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87章 奇怪的任老
    夏小麦笑吟吟的看着刘御医,让殿中一下子安静下来,因为不远处的任老一堆人把这话听得清清楚楚。

    “你”

    刘御医在同僚们注视下,只感觉道羞恼。

    “够了,像什么样子”

    任老上前,低声呵斥道。

    刘御医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畏惧任老,却依旧心有不甘,还想说什么,被一旁的同僚拉了拉,这才哼了一声,作罢。

    夏小麦见任老开了口,便将手中的笔暂时放下,静静的看着他们。

    “刘夫人,老朽代表大家,为昨夜的轻视行为向你表示歉意。”

    任老微微颔首,语气也很诚然,看不出也听不出丝毫敷衍的意思。而他身后的四五个御医,见任老这么说了,虽然脸色都不太好,但也没敢说什么。

    夏小麦心里很明白,任老一把年纪了,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给了自己这个夫人很大的面子了。虽然她并不清楚任老和那些看清自己的人心态是否真的转变,但是自己作为晚辈来说,也实在是不太过拿腔拿调的了。

    心里叹气一声,正如之前自己想的那般,她没有能力改变所有人的想法,只能保全自己被人尊重,而此时任老的行为也算是尊重自己了。

    “昨日事发突然,情急之下,晚辈的言行也有些无状,还请各位老前辈不要在意。”

    夏小麦起身,冲着任老微微行礼。

    其实,夏小麦和任老看起来已经很淡然了,其他人微微一怔之后相互看了看,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们可做不到任老这样的低姿态。

    “给萱王请安”

    门外突然响起了小宫女问安的声音,紧接着萱王妃搀扶着萱王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嬷嬷和宫人。

    殿内的人赶紧给萱王行礼,夏小麦在这个过程里注意到,萱王的脸色也很苍白,脸上还有几道伤痕,左手被搀扶着,而右手则是有些无力的耷拉着,夏小麦猜测宽大的白色衣衫下恐怕都是包扎的棉布。

    “各位不用拘礼,王爷只是过来看看母后的。”

    萱王妃淡淡一笑,特意的看了一眼夏小麦,微微点了点头,才对着任老他们说道。

    这下子,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萱王夫妇身上了,夏小麦虽然也有担忧,但是显然萱王的伤势已经被御医们控制住了。

    她坐了下来,继续书写刚刚没写完的配方。

    自己毕竟在医术上没什么造诣,能做的也都做了,应该也不会在宫里呆的太久,这配方她是打算交给安嬷嬷的,然后她会将精油熏香的一些注意事项好好的和安嬷嬷的讲一下。

    等待安嬷嬷出来的时间里,夏小麦难免的主意到了在场进进出出忙碌的医官,心里有了一些犹豫。

    看了看手里的配方,夏小麦其实很明白,就在自己开始使用的那一刻起,这个配方其实就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了,就算是在制作的过程里,夏小麦也没有刻意的回避什么,也没有那个精力和时间。

    冷静下来之后,她其实也明白,任老昨夜的阻拦并不仅仅是因为对自己有偏见的缘故,至少自己提出的辅助治疗方式是他们没有见过的,皇后娘娘情况这么危险,医者有理由不相信她。

    犹豫再三,夏小麦还是收起了那些杂念,走向了任老。

    此时,任老已经没有去关注内室的情况了,而是正和高御医指着一本书讨论着桉树叶子和薰衣草的药性问题,这两种植物在医书上记载的效用显然并不完全,至少能对心症有所帮助的事情就没有记载。正因为在讨论这个,任老也注意到了夏小麦。

    “任老先生,这是两种精油熏香的配方。”

    夏小麦大方的递上了纸张。

    “这”

    任老和高御医均是一愣。

    “任老不用多虑,晚辈毕竟不是大夫,能帮到皇后娘娘也就是这些了,大概晚些时候就会离开皇宫,皇后娘娘终归还是要靠您老来恢复健康的。”

    夏小麦淡淡的说道。

    “刘夫人,这恐怕不太妥当吧”

    任老尴尬的看着夏小麦。

    他要是接了这配方,配合昨晚的事情传出去还不得被人诟病啊那自己刚刚的道歉岂不是也变成了惺惺作态

    夏小麦倒还没有想这么多,只是任老不接,她也不好硬塞不是

    正巧董大夫从内室出来,看见了这夏小麦和任老站在一起,还以为是又出了什么冲突,赶紧上前。

    “任老,小麦,你们聊什么呢”

    董大夫呵呵一笑。

    “茉汐啊,来,这两张配方就交给你了,日后这方面的事情你来处理。”

    任老立刻便想到了对策。

    夏小麦心里微微惊讶,这任老的反应还真是快,这让她心里奇怪任老为什么不敢接受自己的配方呢自己貌似是好意啊

    心里虽然在思索自己是否做事哪里不妥当,但夏小麦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别的神色,既然任老这么说了,那边交给董大夫。

    其实也不用自己说的太多,昨天自己做的时候董大夫就在身边。

    正和董大夫说着,萱王和萱王妃便出来了。

    “小麦”

    萱王妃扶着萱王坐了下来,这才走到夏小麦跟前,拉着她的手久久没有放开,眼中满是感激。

    萱王靠坐在座椅上,咳嗽了两声,和任老他们说着皇后娘娘的情况。

    “婉儿都跟我们说了,真的是多亏了你”

    萱王妃的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萧婉儿在一旁吐了吐舌头。

    “王妃快别这么说,我其实也没做什么,全靠皇后娘娘自己撑了过来。王妃,王爷的情况怎么样了”

    夏小麦关心道。

    “浑身有些散落的刀伤倒还不算什么,主要是右手臂和右腰的刀伤估计要好好养上几个月了”

    萱王妃没有隐瞒,照直说了。

    “既是如此,王妃切勿忧心过度,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夏小麦听罢,觉得王爷现在的虚弱大概也就是失血过多的缘故,便如此劝说道。

    “你放心,我知道的。”

    萱王妃低头摸了摸自己还不太明显的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