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91章 倩儿的早产
    面对倩儿突如其来的情况,夏小麦满手鲜血的站在秦老板身前,脑子里有些凝滞。死亡离自己如此的近,没有谁能保持平静的。

    不,不要慌张

    夏小麦咬着唇,闭着眼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深夜冰冷的气息灌入口鼻,夏小麦瞬间清醒不少,眼神也恢复了些神采。

    这会儿功夫,一众人已经赶紧将倩儿弄进了客厅隔壁的小厢房中了,徐大夫正在给倩儿施针,张婶和赵氏则是安排丫鬟们做该做的准备工作。

    “徐老,你有认识什么靠谱的接生婆吗我让他们现在就去请”

    夏小麦走过来赶紧问道。

    “临福街安居巷的刘张氏,她丈夫叫刘吉”

    徐大夫满头大汗,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现在倩儿的胎相大动,孩子必须立刻生下来,徐大夫施针是要让倩儿清醒,不然大人孩子都会有危险

    “陆护卫,临福街安居巷,将刘吉家中的接生婆张氏请过来,速度要快”

    夏小麦转头到门外换来了陆清玦。

    “我也去”

    二柱出声说道,估计也是怕路上出什么变故,陆清玦做不了主,跑回来耽误事。

    “二柱,你不能走秦老板现在这个情况,你若不在,倩儿哪里还有依靠”

    夏小麦沉声道,有二柱陪在跟前,倩儿也能好受一些。

    “大嫂,我去”

    三丫见状,主动说道。

    “好三丫你记得,若是刘氏这边出什么岔子,你就去找尹掌柜那儿,让他帮帮忙。”

    夏小麦嘱咐道。

    “嗯”

    三丫重重的点了点头。尹掌柜的铺子离养生馆不远,和三丫也认识,这样上门救助也能省去不少麻烦。

    “求求您,徐大夫,求求您,救救我爹”

    倩儿转醒,满脸泪水的乞求徐大夫。

    “二夫人,你这”

    徐大夫真的是很像说实话,但是倩儿如今的情绪波动太大,他又担心自己说了倩儿会更加危险。

    “啊徐大夫,求求您,呜呜呜”

    倩儿强忍着腹部的疼痛感,挣扎着就要给徐大夫下跪。

    “倩儿,你别这样倩儿”

    二柱和赵氏惊慌不已。

    “二柱哥,你帮帮我好不好我就只有爹一个了,二柱哥”

    倩儿感受到了绝望,可是又有谁愿意放弃自己的至亲呢只能哀求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二柱流着泪,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抚倩儿。

    “倩儿你放心,我和徐老,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救治你父亲的”

    夏小麦坚定的看着倩儿。

    “大嫂大嫂,真的吗”

    倩儿看着夏小麦,莫名的有种安心的感觉,大嫂总是能带给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倩儿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期望的看着夏小麦。

    “倩儿,我答应了你,你也要保重自己,好好的生下孩子,到时候孩子外公醒了,看见孩子肯定会很高兴的”

    夏小麦柔声说道。

    其他人跟着劝说安慰倩儿,徐大夫将赵氏和张婶拉到一边,简要的嘱咐了一些事情,接生婆还没来,他们也不可能就这么等着人来,赵氏和张婶毕竟还是有一些经验的。

    剩下的事情,徐大夫一个男大夫也不好在场了。

    “小麦,说实话,二夫人父亲的伤势我是真的没有把握,虽然现在血看着是止住了,可这样的伤势他不可能撑过去的”

    徐大夫和夏小麦又回到了厅堂,只觉得秦老板这边恐怕

    三柱一直留在这边看顾秦老板,但其实也能干着急,见着徐大夫、二

    柱和夏小麦回到这边了,赶紧迎上去询问二嫂的情况。

    “徐老,您一定要救救他”

    二柱眼含泪光的看着徐大夫,虽然说是不能见死不救,但是二柱也主要是为了倩儿。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写一些方子和药材,三柱速速你去抓来。”

    徐大夫也不再多说,赶紧取出纸笔写下来。

    夏小麦没有闲着,现在倩儿那边赵氏和张婶、瑶儿在,她便在秦老板这边想想办法。秦老板胸前的伤口拉的有些大,现在血虽然不至于外冒如柱,却还是不停的往外渗。

    徐老之前施了针是准备使用“烧火止血”的方式来让伤口合拢以止血,这个方法夏小麦是听闻过的,到底也很简单,利用高温让皮肉收缩粘合,也有消毒的作用。

    但是夏小麦却知道,这样的方式看似有效,却会大大的损伤皮肤,之后恢复的时候也更容易引发伤口的感染。

    虽然夏小麦心里有些想法,但也并没有把握,徐大夫匆匆的安排了三柱,又赶紧回来给秦老板处理伤口。

    刘府因为刘星辰和护卫们的关系,一直备用的有外伤止血的药膏和药材,宋南早就送了过来,夏小麦在徐大夫来之前,就已经用过了。现在徐大夫将针灸和药配合使用,血算是暂时止住了,秦老板虽然气息已经微不可闻了,但对于徐大夫和夏小麦来说至少还有机会。

    隔壁厢房里,倩儿痛苦的声音起起伏伏,让人听着异常的揪心。

    徐大夫拿着刀具在火焰上来回烧着,脸上的犹豫和担忧之色异常明显。

    现在秦老板的情况让徐大夫根本不敢使用麻沸散,若是他真的采取烧火止血的方式,稍有不慎就会再次血流不止,他的把握太低了。

    不过也没得犹豫了,徐大夫将刀刃深入伤口,将依稀可见的肺叶寸长伤口先进行了处理,这个伤口看似不大,却因为布满了细小血管才导致了大量的出血。

    二柱焦急的来回踱步,因为三丫和陆清玦一直没有带着接生婆回来,倩儿那边痛苦的声音已经弱了下去,显然已经耗尽了气力,孩子却始终没有动静。

    依稀间,赵氏她们焦急的呼喊声传来,紧接着,张婶便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

    “徐大夫,徐大夫,二夫人又昏过去了啊”

    张婶惊慌不已。

    “催产提气的汤药喂了吗”

    徐大夫蹙眉问道。

    “之前喂了一些,却没什么效果,这会儿已经喂不进药去了”

    张婶说着语气有些哽咽。

    徐大夫一听这话,脸色大变,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针包就往隔壁去,二柱和张婶赶紧跟上。

    “大嫂,这,这接生婆怎么还不来这”

    三柱看了看气息虚弱的秦老板,又看着二哥他们匆匆离开的身影,也是着急的不行,只能是看着如今家里的主心骨,夏小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