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96章 安郡王的思量
    皇上安抚了萧婉儿,等萧婉儿一离开,他便收起了脸上的慈爱。

    “去把那两个奏折拿过来,然后让兵部的”

    皇上刚说两句,又是一阵咳嗽,安郡王和慕王着急的赶紧上前。

    “父皇,您都这样了”

    慕王关切的想说什么。

    “这是什么话”

    皇上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慕王只好闭嘴。

    就这样,半个时辰之后,三四位重臣,以及好几位将军便奉诏入宫,在皇上的寝宫觐见商议军政大事。

    安郡王这个时候便离开了寝宫,去了一趟上阳宫。

    “二哥父皇怎么样了”

    萧婉儿正坐在皇后床头,给皇后娘娘说着话,看见安郡王进来。

    “父皇和朝臣们商议大事呢,我就出来了。母后怎么样了,御医有没有说母后什么时候能醒”

    安郡王虽然也担心父皇的身体,但他明白父皇是个勤勉之君,不会因为病痛就不顾军国大事。

    “御医们说是这一两天就会醒了。”

    萧婉儿微微一笑。

    那天夏小麦离开了皇宫之后,安郡王和慕王才获知了行刺的消息,匆匆进宫。

    现在事情已经平息下来,萧婉儿这才和安郡王说起了那日夏小麦如何救治母后的事情,安郡王听着也觉得心惊肉跳。

    慕容皇后仁德,对待几个皇子也是很好的,所以安郡王对她也还是有些感情的。

    听完萧婉儿的叙述,安郡王不由得想起夏小麦之前来寻他的事情,蛤蚧参茸酒的事情后来他也是知道的。

    想着想着,他才意识到,如今刘府的处境,不由得着急起来。

    “二哥,你说什么禁卫军已经将刘府监禁了刘将军怎么可能通敌叛国呢”

    萧婉儿惊叫着询问道。

    “婉儿,小声点”

    安郡王蹙眉,看了一眼昏睡的皇后,拉着萧婉儿走到角落。

    “二哥,刘将军我不熟悉,可是我熟悉刘府的其他人,刘府的人可好了有那样和睦的家庭,刘将军怎么可能叛国呢我去找父皇”

    萧婉儿一着急,抬脚就要离开,被安郡王一把拉了回来。

    “不要说了,我听说今日早朝父皇就是为此怒气攻心,才会吐血的。你这样跑去找父皇,父皇会怎么想岂不是觉得刘府的人对你好事居心叵测,另有所图现在本就没有定论,刘府的人也只是拘在府中而已。”

    安郡王恼火自己怎么就把这事说出了口,萧婉儿本不该去掺和这样的事情的。

    “那我去找五哥”

    萧婉儿咬了咬唇。

    “好了你别瞎掺和了五弟和刘星辰的关系你不知道刘星辰要真的叛国了,五弟能脱得了干系现在五弟上的这么重,这样的打击先别说他受不受得住了,若是他去求父皇,父皇岂不是更要迁怒怀疑他”

    安郡王低声呵斥道。

    “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萧婉儿有些呆呆的看着安郡王,突然想起了太子如今的下场,哪里还希望自己的另一个哥哥被责罚,只能忍下了心中的担忧和冲动。

    如今她能做的,似乎也只有守着母后,期盼她早日醒来了。

    安郡王虽然这般安慰萧婉儿,但是他离开上阳宫之后,虽有犹豫却还是去了偏宫寻自己的五弟。

    自己总对外说什么无心朝事,可是在这京城之中,身为皇子怎么可能是个简单人物。对于皇宫朝堂的事情他冷眼旁观,心里哪里会没有自己的想法。

    太子也就算了,他不喜欢太子那阴阳两面的脾气。剩下的两个弟弟,安郡王平日里也都是平和对待,希望兄友弟恭。

    然而近日一系列的事情让安郡王心中略有不安,特别是听说了今日早朝的事情,更让他心里有了一些判断。

    慕王这个人平日里都是躲着大事的,今日倒是突然变得主动挑大梁了。

    安郡王想的也不复杂,看来太子失势,慕王便坐不住了,看来是要趁机培养一些势力,然后在父皇跟前露露身手,显显眼。

    “唉”

    安郡王叹气一声,看来自己还是不忍心偏向了萱王,想要帮他一把。

    慕王说是为了萱王着想,但是刘星辰和萱王关系非同一般,不告诉萱王,未来再出什么别的事情,萱王岂不是容易被栽赃罪名

    其实若不牵扯兄弟间的生死,安郡王又怎会趟这趟浑水

    看来太子的事情还是让安郡王有些感触的。

    来到了偏宫,寒暄一阵支走了萱王妃,安郡王才和萱王简要的说了早朝的事情,不过父皇吐血的事情他瞒了下来。

    萱王听罢,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才缓过神。

    “怎么会这样星辰他去西境,表面是巡视西境,但是实际是奉了父皇的密令去做事的,具体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怎么就通敌叛国了这怎么可能”

    萱王立刻就否定了郭烈山的奏折。

    “确实是听着蹊跷,郭烈山已经死了,而且突袭之下,他又怎么知道是有人通敌的至少后来靖州府来的奏折就没说这个事情。”

    安郡王点点头,初听闻通敌确实震惊恼怒,但是细细想来却觉得疑点重重。

    “不行,我要去找父皇”

    萱王六神无主。

    “你怎么和婉儿那丫头一样了现在什么时候了我来告诉你这件事,是要你知道一些省得被蒙在鼓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平定西境的拓跋锋你这个样子能做什么就只想着个人生死名誉吗”

    安郡王呵斥道。

    “可”

    萱王语塞,但是自己如今这幅样子,上阵杀敌也做不了啊

    “五弟,刘星辰是父皇派去的,清则清,浊则浊,天高地远的你什么也帮不了他,他只能自证,你明白吗若你真的要帮他,那就赶紧养好伤,然后照顾好他在京城的亲眷”

    安郡王正色劝说道。

    萱王看中情谊,这正是安郡王担心的地方,怕萱王日后得知了冲动做出什么事,这才提前过来和他说明情况。

    父皇清醒之前,慕王和大臣们的谈话,安郡王也说与萱王听了。至少朝臣之间的建议也不统一,那么刘星辰目前就不算定了罪,那么一切都还有余地,这让萱王稍稍安心。福利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