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1002章 坏消息接二连三
    夏小麦回到了房间,轻轻的合上门之后,默默的转过身,缓缓的靠着房门蹲了下去,将头埋进了臂弯。

    第一次她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惧,京城里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会有一个等待刘星辰的信念支撑,可如今

    夏小麦死死的咬住嘴唇,肩头轻微的颤抖伴随着低声的哭泣声,生怕院子里家人的欢声笑语被自己打断。

    或许是前世看过的各种书籍和电视太多了,又或是来到这一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夏小麦头脑中想到的事情远远超过普通百姓的懵懂和跟风状态。

    刘星辰是不可能叛国的,这点她是坚信的。但是有这样的消息传回来,她猜测有两种可能,一是敌国西蜀的计谋,二是边境出现了什么误会。不管是哪一种,夏小麦都觉得澄清事实是迟早的事情,她恐惧和担忧的却是刘星辰的安全。

    到现在为止,夏小麦都不知道刘星辰到底是去西境执行什么样的任务,连萱王都不知道,看来是非常绝密的事情。绝密说明这个任务非常重要,也说明此前皇上对刘星辰的信任。现在刘星辰“叛国了”,皇上还会相信刘星辰吗若是军事上大禹继续败退,会不会让皇上是去耐心呢

    然而夏小麦实在是知之甚少,这样无知的恐慌才让夏小麦越发的担忧不安,她这才体会到“头上悬着一把刀”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死亡,夏小麦不怕,因为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但是这第二次,她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牵挂,有了丈夫、孩子和家人。

    晶莹的泪水落下,夏小麦带着坚韧的目光,缓缓抬起了头,慢慢的停止了抽噎。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轻言放弃、怨天尤人的人,因为她非常清楚,哭天求地是没有意义的。

    命,自己靠自己

    夏小麦扶着一旁木凳子,缓缓的站了起来,情绪的大起大落让她身心俱疲,腿脚也因为蹲着时间太长而麻木。

    “啪啪啪”

    她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泪水干了让她的脸和眼睛有些紧绷难受,用手随意的摸了摸脸颊,低着头开门去打了些热水,低调的没有惊动家人和丫鬟。

    热毛巾敷在脸上,夏小麦皮肤上的舒服让她心里也平静了很多。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她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所以一切只能等。萱王如今在宫里,夏小麦却没有太乐观,萱王如今受了伤,有慕王在,恐怕也很难说服皇上。

    想到这里,夏小麦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信息传递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速度慢不说,事实性也难有保证,实在是太值得吐槽了。

    夏小麦想着想着恢复了一些,虽然有些疲倦的感觉,却因为心里的思索也无法入睡。由于担心家人可能会从其他途径知晓这个惊人的事情,夏小麦打算在这段时间里更多的和家人们呆在一起。

    在刘府之外的禁卫军,在张管事离开之后,便安排一个人回宫去向吴统领汇报这件事。

    不到一个时辰,这个事情便被吴统领单独禀告给了皇上。

    当时皇上正在寝殿小憩,和大臣们商议军事到天亮,这才略略休息一会儿。下午恐怕就会有新的军报呈上来了。

    因为皇上有下令禁卫注意刘府的一举一动,所以吴统领得知之后便赶紧禀告,便也不顾皇上休不休息了。

    “刘夫人和那个二柱进去之后如何了告诉刘府其他人了”

    皇上听了吴统领的转述,冷漠的开口询问道。

    吴统领心里一紧,皇上大发雷霆的时候他是敬畏的,但是皇上明明愤怒却面无表情的时候却会让他恐惧。不过吴统领也能猜得出来,皇上定是为着京城的流言蜚语恼怒的。

    “没有,刘二柱很是恼怒激动,刘夫人却很克制情绪,似乎只是在大门争执了几句,

    便没有再谈论此事了。”

    吴统领赶紧回答,心里却是有些惊讶。

    他见过夏小麦本人,也听自己的夫人谈论过很多,现在觉得这个夏小麦真的算得上是奇女子了。年纪尚小,心思沉稳,能掌管铺子和府中事宜,这可是不是谁都能处理好的。

    隔天早晨,一份来自西境的奏报详细的说明了关于刘星辰的事情,皇上在御书房当着皇子大臣,亲自拆了奏报封腊,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脸上的神色越发的涨红和难看。

    “父皇”

    慕王和安郡王同时出声关心,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情况越糟糕他们越不愿意戳伤疤。

    “淮城失守了,看来西蜀这一次是大军倾巢而出了”

    皇上将奏报愤然的一甩。

    “什么”

    “怎么会这样,这淮城怎么就丢了”

    “是啊,那宇城岂不就成了西蜀的囊中之物了”

    大臣们纷纷变色,慕王一把抓起地上的奏报,看了起来,其他人便纷纷凑过去看。

    果然,就如皇上说的那般,牧老王爷刚刚进入靖州,便听说了关城丢失的事情,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宇城,想要安排调派剩下三城的军队。

    四城的兵力一共六万,关城原本驻扎了一万将士被屠杀之后,拓跋锋的下一步很明显是要攻打陵城,所以郭烈山从最靠后的淮城调来了一万人马,配合陵城的两万人准备据敌。靖州的大部分百姓都是习惯了耕战结合的,牧老王爷直接去了宇城打算召集百姓为后面收复关城做准备,却不曾想郭烈山的三万居然没能抵挡住五万西蜀军队。这个时候,淮城只剩五千守军,宇城牧老王爷有一万五千将士,再有接近一万的民兵和宇城百姓。

    拓跋锋似乎早就知道了宇城和淮城的部署,没有去攻打牧老王爷所在的宇城,而是另派骑兵攻打淮城。从时间上来看,陵城失陷和淮城被攻几乎就是同时发生的,牧老王爷根本没有时间调配兵马,只能绝望的困守宇城。

    牧老王爷的绝望并非因为自己打算和宇城共生死,而是这靖州边防状况他实在是乱熟于心,边境四城本就是抵御西蜀的防线骤然攻破意味着大禹西境门户大开。大禹虽是有抵御的能力,却没有反应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