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只是比较闲
    :

    云端一脸懵逼地站在椅子旁边,揉了揉眼睛,又不可置信地问着,“辞哥,辞哥,你还打算在医院守着啊,你都在这里守了两天了。”

    司念辞单手摸着下巴,有一股懒洋洋的意味,“嗯,我知道,明天就回去。”

    “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蛋疼的系统,让他守在江乘这边两天,说什么会有支线任务的线索。

    不然他才懒得在这里窝着,一股难闻的消毒水味道,还有窄到不行的沙发。

    云芯咬着筷子,眨了眨盛着水雾的眼眸,“辞辞打算要继续守在医院吗。”

    末了还抬起头,一脸调笑地看着江乘,“江哥好福气呀,我们辞哥舍弃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守你。”

    司念辞莫名地感觉这话,好像哪里怪怪的,他蹙着眉还是解释一下,“我只是比较闲,刚好比较闲而已。”

    江乘将放在一旁晾着很久的金丝边眼镜,缓缓地戴上,像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镜片却闪过一丝不大明显得光,“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不大需要,我已无大碍。”

    司念辞似笑非笑地将手放下,整个人往沙发缩了缩,“我这人呢,有个很奇怪的怪癖。”

    “莫名奇妙会救了人,但是我救完了,要确定那个人没事了,心里才会让自己有个安心。”

    “但是这些都和别人无关,我只是为了我自己。所以啊,你过你的,这两天危险期过了,我自然会走。”

    云端屁颠屁颠地捧着饭盒,往司念辞身旁凑,还露出一颗毛茸茸的绿头,“辞哥,辞哥,我跟你一起在这里守着好了。”

    云芯将饭盒咔嚓的盖上了,慢条斯里地扯着纸巾擦拭着嘴角,“云端,你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舅妈都在找你,你想挨舅舅的揍?”

    云端忽然抖了抖,缩了缩脖子,苦着一张脸,“辞哥,我好像不能陪你了,你可能不知道,我爸就是一个宠妻狂魔,我妈要是找我找的太急,我爸爸准会忍不住揍我一顿。”

    “我上次差点,被揍的屁股开花。”

    司念辞伸着修长的手,在云端毛茸茸的头发,瞎摸了一把,“回去吧,崽。”

    “下次还有时间出来。”

    被顺了毛的云端,原本蔫巴巴的,现在一下子精神抖擞,他要是有尾巴,此刻已经翘上天,“辞哥,噢不,辞爸!”

    “这是你说的,下次有时间出来,我可是会一直等你的哟!”

    司念辞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轻声嗯着。

    云端噔噔噔的直接饭都不吃了,拽着云芯的手,就直接跑,还不忘挥着大手,朝他们告别,“江哥,辞哥再见哟!”

    走廊上响起云芯急促的高跟鞋的咯吱声,还有云芯有些大的嗓门,“哎哟我去,死小子,你给我跑慢点,我的高跟鞋都要断了......”

    病房内陷入了静谧之中,唯有没关上的门,在轻磕着墙壁。

    江乘微眯着眼眸,轻轻地打量着司念辞:“你是怎么知道,我倒在亭子里的,又是怎么进入我家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