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打扰到你们?
    :

    江乘虽然刚才一副温润如玉的公子哥模样,但是司念辞早就感觉出来,这厮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一个名利双收的经纪人,买醉买到胃出血,甚至拒绝透露其缘由。

    司念辞不由的啧啧一声,按照系统给的凌乱片段的线索,这其中,怕是有什么不得不说的秘密。

    江乘的打量没有停止过,甚至从薄唇吐出来的字眼,愈来愈咄咄逼人,“你究竟是有什么目的,还是有什么居心苟测?”

    司念辞从沙发上,懒洋洋的抬起头,这江乘怎么浑身上下都有股特别讨厌的感觉,这个感觉还莫名的熟悉。

    “啧,你这是在怕什么呢?江,哥?”

    司念辞江哥两个字,咬的特别紧,在尾端还尾音上调,他从沙发上起身,身型清隽,宽大的羽绒服的下摆,随着他走路的波动而律动着。

    江乘是半倚靠在床边的,相对身型挺立站着的司念辞,视线气势矮了一大截。

    司念辞一只脚漫不经心地直接,踩在椅子上,纤细白皙的手,直接上手捏着江乘的下巴。

    笑容狂妄肆意,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魔,妖孽而清冷,“江哥,你为旧情人买醉,想必真的是很难过了是不是?”

    江乘的瞳孔有些微微的收缩,他挽着嘴角,低低地笑了笑,“呵,这样啊。”

    完全不像被揭穿恼羞成怒的人,只是那只手反扣着司念辞的手,微微突起的青筋,泄露了他的情绪。

    司念辞也不在意手被扣住了,他只是想诈一下江乘,可以从他这里找出点蜘蛛马迹,现在竟然江乘都露出马脚了,他不妨加把火。

    司念辞嗓音清澈喑哑,仿佛带着一种蛊惑力。

    “你们,这段不被看好的感情,只有你自己在苦苦挣扎着,你一直不相信,他会害你啊,可是......”

    江乘猛的直接将司念辞砰的往后推,司念辞的腰直直撞上了还没来得及,收拾好的小桌子。

    小桌子被撞的往后倒了倒。

    司念辞“操了“一声,龇牙咧嘴地捂着自己的腰,妈蛋,腰要断了。

    司念辞抬起头,危险的露着犬牙,尖锐地发着光,他直接一脚踏上床,单手擒着江乘的双手。

    江乘身体还很虚弱,所以现在是司念辞占了上风。

    司念辞痞气地伸着另一只得空的手,直接拽着江乘的衣袖,“你特么的,发什么疯呢?”

    “有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

    “我是,打扰到你们了?”

    一道低哑泛着略清冽的嗓音,横空而出。

    司念辞和江乘都分别的一愣,然后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

    病房的门,原本就是敞开的,程璟一进门就撞见了这激烈的一幕,司念辞骑在江乘身上,两人姿势暧昧。

    程璟只是接到消息,说江乘出事,打电话又没人接,查了下是在他体检的这家医院。

    便前来,看看好友。

    江乘及时反应过来,直接推了司念辞一把,从他的魔爪从逃脱出来,身上的衣服被司念辞扯得都有些凌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