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戏看够了?
    :

    刚才还病怏怏的江乘,直接猛烈地将林择推至门前,抵着。

    两人忽的就激烈的拥吻着,唇齿交碰,安静的屋内清晰的响着唇齿相融,相濡以沫的声音。

    正趴在窗户旁,观战的司念辞:“......”

    “卧槽!”

    司念辞感觉眼前这场景,十分的辣眼睛。

    知道江乘是个同,但也不知道会来的如此激烈。

    好在里头两人亲了一会儿,就停下来。

    不然,司念辞有种想跳窗进去,将两人分开,然后指着他们让他们有话好好说,别亲来亲去的冲动。

    屋内。

    江乘微微的起伏地呼吸着,他伸着略有些粗糙的指腹,摩挲着林择红艳的唇瓣,嗓音沙哑的唤着,“林择,林择,林择。”

    “我该拿你怎么办好。”

    林择眼里完全没有刚才热吻的温存,他半冷漠地笑着,不同于妖艳的外表,嗓音微有些沙,“你知道的,我就是带着目的,来这里的。”

    江乘的指尖骤然捏紧林择的下巴,“我知道,我都知道。”

    “你知道?你还是打算,这样放任我?”

    “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以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让你身败名裂么?”

    林择伸着手,推开了江乘,动作那么娴熟,熟练。

    江乘嘴角的弧度,弯的刚刚好,笑的不达眼底。

    “好,我等你。”

    “等你来,让我身败名裂,如果能让你觉得,满意。”

    观战的司念辞表示牙酸,这特么是演的酸唧唧的苦情戏啊,蛋疼系统怎么回事,尽是给他找些奇奇怪怪的事。

    闲爸爸太闲了,是不是。

    林择微微扬着修长的脖颈,修长的指尖轻抚上江乘的脸颊处,“江乘,你还是那么的自以为是。”

    “你知道么,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讨厌你。”

    “我不会忘记,不会,是你,将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江乘眸底的深色,越来越沉,但是依旧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倔强的抿着嘴角。

    林择使劲将江乘猛的推开,沙沙的嗓音中,泛着凉薄,“我最讨厌你,这副什么都不讲的样子。”

    “你好自为之,你会后悔的。”

    林择径直打开了身后的门,砰的关上了。

    随之接踵而来的,是江乘紧握着的拳头,砰的砸向白色的墙上。

    门再次被打开,江乘抬起头,眼里还带着点期盼,但是看见来人,眼里的光,都熄灭了。

    程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病房,他蹙着眉看江乘,眼底都是不赞同。

    “你这是在干什么?”

    江乘收回了拳头,收拾完情绪,恢复了最初的模样,浮沉着步伐,往那边走去。

    “没什么,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些什么。”

    程璟轻睨着窗外,忽然动了动脚步,直接走向窗台,唰的将窗户都尽数拉开。

    司念辞还维持着搭在玻璃窗上的姿势,他眨了眨眼眸,看着程璟。

    程璟低沉着嗓音,“戏看够了,还不下来?”

    司念辞稍微活动了脖颈,嗤笑一声,便直接踩着窗户口,直接跳进了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