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话太多
    :

    刚躺在病床上的江乘,被司念辞忽然从窗口冒出来,吓得虎躯一震。

    司念辞有些嫌弃的扫了扫,掉落在身上的落叶,枝叶哗啦啦的抖一地。

    还有一片叶子倔强的黏在司念辞,毛茸茸的发丝上,略显呆萌,但是他自己看不见。

    司念辞抖完枝叶,还是忍不住,踱步走向江乘。

    他伸着手,略语重心长地拍一下江乘的肩膀,“兄dei,下次记得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冲动。”

    江乘被司念辞拍的,猛的一抖。

    “你,你,你......”

    司念辞收回爪子,蹙着眉心,“你什么你,我刚才猫在那里都尴尬死了,谁知道你们那么激烈,一上来就亲,真的是辣眼睛的很!”

    江乘:“……”

    踏马的,谁让你看了??

    程璟挽着嘴角低低地笑着,嗓音如同浸泡过清冽冰块的红酒,低醇,丝丝扣人心弦。

    司念辞感觉自己的耳朵像是被污染了一样,他装模作样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咧着牙嫌弃程璟,“你为什么要笑成这样,真的很辣耳朵!”

    程璟嘴角的弧度忽然就收敛了,他凉凉的扫了一眼司念辞,“话太多。”

    “该偷看的都看了,你,可以走了。”

    司念辞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一屁股直接赖在了沙发上,“你们说你们的,我在这里坐会,等下就会走了的。”

    他才刚得到一点点的,关于江乘和林择的线索,至于系统说的大线索,还没得到。

    半途而废,可不是他的风格。

    看着司念辞和程璟之间的那种莫名的火药味,江乘有些幸灾乐祸的,因为到现在,胆子那么肥,敢对程璟这么横的人,是真的没有了。

    司念辞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还特意将帽子往头上一套,隐去了半边脸,缩在一角。

    程璟敛着眉眼,也没有过多将视线停留在司念辞身上,他直接在江乘的病床边坐下。

    “你怎么打算?”

    话题忽然之间就跳转至江乘身上,江乘意味分明的瞥一眼缩在沙发上,露出一只耳朵偷听的司念辞。他将被子捏至胸前,十分的惬意,“什么怎么打算?”

    程璟习惯的曲着指节,在膝盖上敲着,“林择,我对你喜欢什么人,没有任何兴趣。”

    “我只知道,这个人,现在有点危险。”

    “他来的时候,有和你说了些什么?”江乘微眯着眼眸,眸中的光似乎是晃了晃,“有什么危险,不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吵,小闹?”

    司念辞在一旁竖着耳朵偷听,听到重点,忍不住出来说几句,“他说要让江乘,身败名裂。”

    说这话时,司念辞正懒洋洋没正经软着骨头,瘫着,帽檐都掉了几分,“江乘说,好,我等你来让我,身败名裂。”

    “啧啧,贼特么的酸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看了个什么苦情戏。”

    江乘脖子僵了僵,他扫一眼司念辞,“你闭嘴!偷看还这么多嘴!”

    程璟眼底浮起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他沉着声,开始进入正题,“林择,目前和你们公司对头的,经纪公司英娱接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