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长久战
    :

    司念辞直接将项链抛给了程璟,“这项链有点问题,你要是查了有什么问题也和我说声。”

    程璟看着已经落到了自己身上的项链,他抬起头,视线转向司念辞。

    司念辞将项链丢给了程璟以后,直接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套着帽子,直接睡了。

    程璟作好了长久战,将与他国谈判的用法,也准备用在了司念辞身上。

    司念辞这个人,虽然很危险,但是是个值得人挑战的对手。

    他当总统也有些年头了,很久没人能让他有这种隐约的跃跃欲试。

    有嚣张的对手,能让他脱离这层总统乏味的身份。

    只是今日这对手,忽然不和他唱反调了?

    缓兵之计?

    程璟绝对不会想到,司念辞其实把他当手下使唤了,既然都想知道这个项链藏着什么,程璟愿意查,他都可以知道的,有的使唤为什么不能使唤?

    ......

    司念辞一睁开眼时,发现窗外的天逐渐进入了夜幕。

    他稍微活动了下睡的有些发麻的肩膀,环顾了下四周,车内都是静悄悄的一片。

    当意识开始回笼之时,司念辞才意识到,这里好像是总统府的院子里,这车子正是程璟的那辆车。

    所以,他这是又回到了总统府?

    司念辞打开车门,从车上利落的跳了下来,项链不是都拿给程璟了,所以他又变成了头号重点观察的对象?“啧,程璟这一套一套的啊,怎么这么龟毛。”

    莫申恰到好处的出现,他彬彬有礼的伸着长臂,指着里屋的方向,“您好,司先生,阁下正在偏厅处,等着您,一同进餐。”

    司念辞摸了摸平坦的腹部,丝毫不犹豫地直接迈进了偏厅,管他是鸿门宴还是什么,饿了要先吃饱。

    一进偏厅的门,司念辞就循着味儿,一屁股在餐桌上坐下。

    对面的程璟,缓缓地举着红酒杯,抬着眸,看着已经落座的司念辞,眉梢不经意的挑了挑。

    司念辞懒懒散散地迎上程璟的对视,唇瓣动了动,“我饿了。”

    语气平淡清冷。

    程璟摇晃着红酒杯,猩红的红袖在灯光的照耀下,隐隐闪着光泽。

    程璟轻抿一口红酒,“吃吧。”

    司念辞倒是吃的慢条斯理的,但是腮帮子两边都塞的鼓鼓的,像只偷吃的小仓鼠。

    吃和风度,倒是两不误。

    程璟在饭桌上倒是一句话都没有多,此刻的偏厅,安静的似乎能听见咀嚼食物的声响。

    司念辞无视程璟时不时打探的眼神,风残云卷的吃了一顿以后,心满意足地摸着有些鼓鼓的腹部。

    程璟今日穿着略显随意,只着一件白衬衫和长裤,样式休闲,却不失稳重。

    他微微地打量着程璟,嗓音低沉,隐约有施压感,“结果出来了。”

    “噢?”司念辞猜的**不离十,程璟专门将他扣在这里,并且还屈尊降贵在这里等他吃饭,就是和那个有问题的项链有关。

    司念辞也不急着问结果,反正到最后,程璟还是会说的,这不就是他等他的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