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难得吃瘪
    :

    “而你,所站的位置,就是书房。”

    司念辞愣了几秒,视线随意的扫着周围,这才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劲。

    这书房内的家具,大多数是红色的檀木材制作,风格沉稳而内敛,简约的书架旁,摆着一张柔软的大床,墙壁上还挂着些许的油墨画。

    司念辞:“......”

    看着司念辞难得的吃瘪,程璟眼底浮起一抹不大明显得笑意,他嗓音温润得提醒着,“客房在三楼,你多爬了一层楼。”

    “你的房间,在三楼的这个位置。“

    司念辞眨眨眼睛,“哦。”

    然后若无其事的直接绕过了程璟,只是手里还握着那个杯子。

    面上平淡的司念辞,默默地在心里日你大爷的,一百遍。

    程璟微乎其微的挽起嘴角笑了笑,伸着节骨分明的指尖,拿出另一个杯子,还不忘提醒,“那是我的杯子,虽然是新的,但也喝过。”

    司念辞开门的手,顿了顿,低头看着差点就被他喝了水的水杯。

    司念辞真的是耐心都快要被耗尽了,他将杯子又放回去桌子上面,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程璟温和抬起深邃如夜的眸子,屋内也恢复了一片平静,只有飘动的窗纱,隐约着有着悉数声。

    当程璟再次低下头时,眼底里的思绪早已都隐藏着,深不见底。

    ……

    司念辞一大早就被敲门声,手机铃声还有门铃声,各种声音吵着。

    他闭着眼睛,长卷的睫毛微颤着,只是眉心中间隐约的褶皱着,他将被子枕头全都往头上套,减少了些许噪音,呼吸起伏平稳的继续睡着。

    莫申有些头疼的站在门外,面容是绅士彬彬有礼的,司念辞有种严重的赖床毛病,但是离出发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他再不起床就来不来了。

    莫申对着门微微地弯了弯,很抱歉地说着,“司先生,莫申冒犯了。”

    然后熟练地掏出了房卡,直接滴的刷过去。

    房间的门,一下子就被打开了。

    莫申踱步进房间内,动作连贯毫不犹豫地直接掀起司念辞的被子,语气恭敬,“司先生,您该起床了。”

    “去机场接机的时间,快到了。”

    司念辞抱着抱枕,翻了个身,好吵,天大地大不知道睡觉的人最大么?

    司念辞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直接抱着枕头滚到角落去,继续睡觉。

    莫申:“……”

    面对司念辞的再次赖床,莫申只好使出杀手锏,掀枕头。

    刷的一下枕头起来了,司念辞也起来了,他刚睡醒,眸子里都还带着几分朦胧。

    莫申看司念辞这样子,应该也是醒的差不多了,他连忙将手中准备好的衣服,

    直接一把塞进了司念辞的手中。

    “司先生,阁下正在楼下等着您,您洗漱完毕了请前往楼下。”

    司念辞已经被彻底吵醒睡意全无,他爬起来洗漱了一番,换上了据说是司老太让他穿的衣服。

    司念辞的起床气,从未被超越以至于他走下楼梯之时,浑身都散发着“不要靠近我”的危险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