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从根源上扼杀
    :

    程璟对于司念辞的这个意见,没有给予反驳,也没有给予鼓励。

    他点点头,“我会找个时间和江乘说。”

    司念辞终于将今天的目的说完了,眼皮有些沉重的微合着,他眨眨眼眸,单手勾着栏杆,“我特么的困死了,先回去睡觉。”

    话音刚落,地上便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程璟被这有些猝不及防的突如其来,弄的有些微怔住。

    他低着头,看着地上瘫着的司念辞,前一秒还在说被困死的人,下一秒已经进入了秒睡状态。

    程璟稍微往地上蹲下,伸着修长白的通透的手,在司念辞脸上轻拍了一下。

    手指接触的肌肤,滑,还有烫。

    程璟指尖顿了顿,稍后将手掌抵在司念辞的额头上,所触及之处,都是滚烫的一片。

    这是发烧了?

    烧到昏迷自己还不知道?

    程璟的眉拧的深锁,他直接俯身将司念辞扛起来,扛在肩上,直接踱步走进室内。

    走路的步伐,比平时隐隐快了几步。

    ......

    滴答,滴答,吊针上的点滴悉数地落着,躺在病床上苍白的少年,睫毛微颤着,有几分要醒来的迹象。

    病房内走动在地板上触动的频率和声响,使得病床上的少年,睁开了双眸。

    云端正好削苹果削一半,看见病床上有声响,直接刀和苹果都不要了。

    丢在一边,整个人朝病床上扑去。

    “嗷嗷啊,辞爸爸你可算醒来了,你说你那么威武的人,怎么说倒就倒?”

    “真的怪吓人了,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司念辞只手揉着眉心,头疼的快要炸裂,他扯着干涩的喉咙,没好气地,“别嚷,没看见你爸爸正头疼着?”

    “又不是怎么了,鬼哭狼嚎什么。”

    明明司念辞气势因为生病,有些弱,但是气场还是吓人的可怕。

    云端硬生生止住了想嚎嚎的嗓子,脖子一缩,样子特别乖。

    他怂的同时,还不忘拿着装着温开水的水杯,递给司念辞,“爸爸,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司念辞接过了水杯,一轱辘地往嘴里灌,些许水珠溢出唇瓣,滑过下巴,滑至性感的锁骨。

    云端眼巴巴的看着虎喝水的司念辞,还是忍不住偷偷感叹,爸爸长的就是好看,这么粗鲁的喝水,也是带着一股仙气。

    司念辞喝了杯水,也是缓了过来,他抽着纸巾,随意的擦拭着,“我这是怎么了?”

    云端又开始一脸的忧心忡忡,但是不敢扯开嗓子嚎,“辞哥,你发烧了,发高烧到39.9,都烧迷糊了。”

    哦,原来是发烧了,怪不得他头那么疼,眼皮都快抬不开。

    司念辞在原来的星球上,是从来没生病过的,系统每年会定期给做检查,要是查出有什么毛病,直接提前给药预防。

    从根源上扼杀,所以他从来不知道发烧什么滋味,什么感觉。

    云端继续像个老婆婆似的唠唠叨叨,“你都不知道,司奶奶昨天晚上守着你很晚,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司奶奶就你这么一个亲孙子了,辞哥你把司奶奶都吓坏了。”

    “要不是总统先生过来劝奶奶,奶奶指不定要熬通守着你的。她年纪都那么打了,辞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奶奶那么操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