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整日整日的臆想
    :

    程璟节骨分明的指尖捏着胸前紧扣着的扣子,轻睨一眼司念辞,“你是对你的国家领导人,没信心?”

    “还是太高看的起,你自己的能力?”

    司念辞嘴边叼着拉链的链子,丝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是你对我和你之间的定位有什么误解,国家领导人。”

    司念辞扬长了尾音,国家领导人这五个字显得格外的刻意。

    程璟继续凉凉地看一眼司念辞,薄唇轻吐,“何出此言?”

    司念辞困意一涌而上,眯着眼微微打了个哈欠,“行了,你就别装了,你上次还是我救的。”

    “行吧,我困了,等会到了,叫我。”

    说着司念辞便侧过身子,直接沿着靠在车窗边,呼吸平稳的起伏着,只留下一撮毛绒绒的后脑勺,对着程璟。

    程璟拧着眉心,微抿着唇瓣,这司念辞是不是有嗜睡症?

    天天看见他,都是在睡觉,没有一天不困的。

    ……

    司念辞做了个梦,梦里被系统叮叮咚咚的声音给吵的他脑壳都疼,司念辞眉心微蹙,睫毛微颤着,忽的睁开了眸子。

    在他眼前呈现的是,一个叮叮咚咚的铃铛有一只手正在敲击着,所以他梦里叮叮咚咚的声音,就是眼前的铃铛发出来的声音。

    司念辞抬着泛着冷雾的眸子,视线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着。

    莫申正端着官方的笑容,熟练地敲着铃铛,正敲的顺手,冷不伶仃对上了司念辞的眼神,手猛地一抖。

    然后若无其事地将铃铛收起来,朝司念辞官方的笑了笑,“司先生,您醒了。”

    “我们阁下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请您前往这外处。”

    司念辞稍微动了动脖颈,将身上套着的风衣帽子扯开,搭着长腿迈出车子。

    窗外已是夕阳西下的余晖,程璟挺着颀长挺拔的身型,半倚在树干上。

    整个侧脸隐匿在余晖处,指尖捏着一根即将燃尽的烟,有丝丝缕缕的烟雾在周围萦绕着。

    司念辞抬眼环顾了周围一圈,发现这是沈宅外面,他搭着长腿,将地面上的枯叶草枝踩的咯吱响。

    程璟似乎是听见了声响,他微颔首,看见司念辞已经往他跟前来,不紧不慢地将烟掐灭,“终于舍得醒了。”

    “司家的旁支已经在你们家呆了一整天,预计还会呆几天。”

    司念辞停顿了下脚步,“你告诉我这个,应该不只是闲着没事干?”

    程璟低着头松了松脖子处的领带,举手投足间,尽是矜贵儒雅,“嗯。”

    “司家旁支,和英娱有合作。可深可浅。”

    司念辞微敛着细长的凤眸,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忽而意味深长地掀着嘴角,“哦。”

    “怪不得,你整日整日的臆想我对你图谋不轨,还觉得我是有什么阴谋论。”

    “原来是有人合作,并虎视眈眈着您这总统的位置。”

    程璟沉稳地迈着步伐,走至司念辞身侧,压低了嗓音,“司家家主,虽是因为辅助前任国都总统,牺牲的。”

    “但是司家和程家,未统一国都建国以来,一直是强有力的国都总统候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