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良心不会痛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程璟唇瓣动了动,“胡侯的事情,是解决了。”

    “顺便,牵扯出了林择这条线。”

    “在表面上看来,林泽和司廷是毫无交集。”

    “英娱供奉的一哥,傅伦,却是和司廷,曾经是大学同学,甚至关系甚好。”

    “现在还没有确切的线索,能够确认司廷和英娱在做着些什么交易。”

    司念辞伸着修长纤细的指尖,轻捏着下巴,对于程璟这番话的铺垫,审视了一番,他抬起头扬着眸子,“所以,你们查出了什么?”

    程璟似笑非笑地看着司念辞,“司廷,是个同。”

    “并且,他不是像表面看的像个温润的人。他的手段近乎偏执,不然旁支的司家中,不会是他坐镇,并且权利也算极大。”

    “他很疯狂,只要是他认为要去做的事情,他绝不会放弃。”

    司念辞感觉程璟好像靠他靠的越来越近了,他嫌弃的往后仰着身子,“你这是想表达什么?”

    程璟侧着眸子,语气云淡风轻,“你昨天晚上喝醉了,若不是我晚来。”

    “你可能和他会发生什么道不清理不明的关系。”

    “……”

    司念辞这下觉得程璟真的是不忍直视,他双手环胸,满脸近乎嘲讽,“你脑袋清醒么?”

    “需要我帮你,揍你一顿?让你清醒清醒?”

    在程璟看来,司念辞就像是个毛头小孩一般,他也不恼,“对于司廷来说,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

    “就没有什么伦理之分。”

    “当然,我这也是猜测。”

    “不确定,他这次来是抱了那种目的,但是无论是那种。”

    程璟忽然就停顿了下,并且“呵”一声,“你,都会很危险。”

    司念辞直接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整个人,瘫在了桌子上,还用自己的双手当着枕头,枕着。

    “你未免对我的信心也太少了,危险是什么?”

    “是你辞爸爸最喜欢的东西,因为特么的刺激。”

    程璟伸着手,在司念辞乱晃的大腿上,拍了一下,“说话,能坐起来,好好说?”

    司念辞停止晃动,又继续搭着长腿晃动,“我刚才坐了好久了,累。”

    “不想这样和我谈,那咱们就别谈了。”

    程璟嘴角似乎浮起一抹无奈的弧度。

    “该用到你的时候,会让你出马的,现在还为时太早了。”

    程璟略伸着指尖,摸索着大拇指上的白玉戒指,“你现在先,好好演好你的爱国分子,进入娱乐圈,为国争光。”

    “剩下的,我们再慢慢继续。”

    司念辞仰躺着,下巴勾勒出了一个清浅的弧度,他啧啧一声,“行吧。”

    “有什么需要,和你辞爸爸说一声,我就出马。”

    司念辞已经自然而然地将程璟,划分为需要他帮忙的合作伙伴。

    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对于,程璟提出合作的事情,百般抵触。

    程璟茶色的眸色,不经意闪过一丝笑意,炸毛的猫儿,开始会有落套的一天。

    程璟敛着眸子,俯视着视线看懒散瘫着的司念辞,“你,还有几天进入下一轮淘汰赛?”

    司念辞晃动着的长腿,停顿了下来,他一个挺身,直接从桌子上挺起背,然后坐着,“啧。”

    “没剩几天了,好像是四天来着。”

    这轮淘汰赛进行之后,就开始进入冲刺赛,冲刺赛完了就决赛了。

    麻烦的是,他得住宿舍,住到决赛结束为止。

    云端那个狗崽子,昨天给他科普了一大堆,他什么都没记住,就记住了一个可能会有摄像头对着他拍摄,让他注意艹人设。

    他奶奶的,他要艹什么鬼的人设。

    住宿舍每天都睡不好觉。

    司念辞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很不耐烦,程璟偏着眸子看他,嗓音低沉,“怎么?听起来很不舒服?”

    司念辞有些烦躁地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撇着嘴,“参加比赛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程璟倒是想起来,江乘好几次给他安利司念辞参加比赛的节目,他倒是没怎么去看。

    他很少看这类娱乐节目,他一般只看财经频道和法政频道。

    程璟沉吟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比较中肯的评价,“娱乐圈,要进娱乐圈,确实是会很麻烦。”

    程璟难得说了一句司念辞觉得中听的话,司念辞将手搭在了程璟的肩膀上,“是吧,你也觉得麻烦?”

    “他们审美什么的都挺奇怪的,还有一堆奇奇怪怪的流程。”

    “踏马的,我觉都睡不好了。”

    程璟对于司念辞直接把手架在他的肩膀上,微微皱眉表示不满。

    然后接着司念辞说的话,接下去,“看来,你除了睡觉最大,其他事情丝毫不能影响你。”

    司念辞轻嗤一声,“谁说没有其他事情,这不是还有吃么?”

    “要是肚子饿了,我就会自然醒的。”

    程璟点点头,语气颇为认真,“下次想让你醒过来,先在你睡觉之前,饿你一顿。”

    司念辞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程璟,“你觉得,我会不吃饱再睡觉?”

    程璟:“……”

    司念辞从桌上单手撑着一跃,直接从桌上下来了,他拍了拍双手,“行吧。”

    “在这呆的太久,他们两个该跑上来了。”

    程璟从桌上下来,明明这动作是和司念辞一样的,由他做出来,却有种别样的儒雅。

    司念辞单手抄着口袋,晃悠悠地踢开天台的门,直接走进去。

    ……

    司清儿和司廷两个人在大眼瞪小眼,她撅着嘴巴,似乎是有些不满。

    司廷手里还端着一杯茶,模样从容,唇瓣轻动,“你考虑的怎么样?”

    司清儿气的脸颊都鼓鼓的,大哥从小到大就这样,一副奸商的样子,老是像只笑面虎一样,要挟她。

    “哥哥,你这样良心不会痛吗?”

    司廷呵的浅笑着,眸光清减,“为什么良心会痛?”

    “我这是为了司家主家和旁支的友好相处,都是一家人,多来往有什么不妥?”

    司清儿鼓起来的脸颊,顿时就瘪了,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大哥让她在司奶奶这里多撒娇,还有对辞哥哥这边也多下点功夫,然后让辞哥哥,可以参加今年的司家聚会。

    说是聚会,其实就是一群势力互相勾搭,结伴而行的宴席。

    司家主家从来不参加,一旦参加就等于表态。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