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旁若无人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司念辞将两只手甩开,拧着眉心问,“怎么?摁住我作甚么?”

    程璟扫一眼那桌上花花绿绿的鸡尾酒,语气云淡风轻,“那是鸡尾酒,酒量不好就别喝了。”

    “你是忘记你上次发酒疯的事了?”

    司廷被程璟先行一步说了话,他也不为所动,他噙着温润的笑,“是呢,小辞的酒量真的很差,就像这种鸡尾酒,上次一瓶就倒了。”

    司廷手里拿着隔壁的饮料,递给了司念辞,“你喝这个吧,这个味道还不错,最主要的是没有任何酒精含量。”

    司念辞掀着嘴角,露出虎牙浅笑,“知道了,看你们一个个怂的。”

    “不喝不就是了。”

    程璟松了松衣领,嗓音低缓温醇,“只是怕你出丑,毕竟这里人这么多。”

    司念辞嘴角叼着瓶盖,他冷艳的扫一眼程璟,“我发现你话怎么这么多?”

    “哦,”程璟露出一个绅士而又沉稳的笑,“那是你不了解我。”

    司廷手里拿了一瓶鸡尾酒,他垂着眸子将手中的鸡尾酒轻轻摇晃着,司念辞和程璟两人熟悉的程度似乎超出了他的想象,像这样旁若无人的斗嘴。

    呵,有意思。

    ......

    至于什么狂欢当然是不可能的了,这晚宴只是简单的吃吃喝喝,喝喝小酒,然后再唱唱歌而已。

    这已经接近尾声,逐渐的到了要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了。

    尊昀和唐恺两人,已经先行回去了。

    剩下一直赖着不走的司廷,云端站在司廷跟前,一半是客套一半是驱赶的语气,“咳咳,司先生,这天色已晚。”

    “您看您,是不是该回去早点歇息了?”

    司廷扯了扯领结,然后悠悠的抬眼看着云端,“哦,天色确实已晚了。”

    “我刚才喝了酒,我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恐怕也是不能自己开车回去了。”

    云端很是流畅自如的接住,“那我帮您叫个代驾如何,很是方便的?”

    司廷露出完美无缺,而又精致的笑容,“不用这么麻烦,司家这边还是有客房,容我在这住一晚。”

    云端:“.......”

    卧槽,这个司廷怎么脸皮这么厚,他怎么赶都赶不走,非要他把话说的那么直接他才肯走的吗。

    司念辞半倚在门边,他用脚踹了踹云端,“得了吧。”

    “他不走就留下来,这里不缺他一个客房。”

    云端有些愤愤的回头,他走近了司念辞的身旁,然后悄咪咪的在司念辞的耳边说着,“辞哥,这个人虎视眈眈,不能够让他留下来!”

    司念辞偏着清隽的眸子,“什么虎视眈眈?崽子你是不是忙傻了?”

    “怎么尽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云端有些恨铁不成钢,他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辞哥,根据我男人的第六感来看,这个司廷。”

    “绝对是来接近你的,然后目的很不单纯,你都不知道他在圈子里的名声传的有多离谱。”

    司念辞扯着嘴角,嗤笑一声,轻嘲着,“我只听说过女人的第六感。”

    “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

    云端:“......”

    他辞爸爸就是有的的时候太天真的太单纯了。

    哎,守护他辞爸爸的这些事情,就让他来做好了。

    云端暗自在自己的心底里给自己,展绘了一副宏图,将来好为他们家辞爸爸打下江山。

    司念辞伸着指尖戳了戳云端的脸颊,偏着头问道,“崽,你怎么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你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云端顿时回过神来,他拍拍胸脯,“辞哥,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打鬼主意呢,要打鬼主意我也是堂堂正正的打。”

    原本已经摇摇晃晃走出亭子的司清儿,忽然自己又蹬蹬蹬的跑回来。

    她呼吸有些急促的停在了司念辞和云端的跟前,脸颊两边都是红扑扑的,“端哥哥,能让我和辞哥哥,单独说一句话吗?”

    司清儿晚上喝了很多酒,啤酒掺杂着各种酒,此时双眼都有些迷蒙。

    云端瞅了一眼司清儿,点着头说着,“那好吧,你们去说吧,我去收拾收拾东西,我也准备该去休息休息了。”

    云端扭过身子,直接收拾起东西,然后还时不时不忘记给司廷示威着。

    司清儿平复了有些混乱的气息,她站在了司念辞跟前,她笑颜如花,“辞哥哥,我们可不可以边走,边说?”

    司念辞直接搭着长腿,单手抄着口袋,嗓音清冽,“嗯,走。”

    虽然此时的司清儿双眼有些迷蒙,走路似乎也是有些摇晃,看起来就像是喝醉的模样。

    但是司念辞很清楚的知道,此时的司清儿是没醉多于喝醉了。

    在系统给他的资料中显示,司清儿的酒量是很好的,甚至很多男人都没喝的过她。

    现在她是想接着醉酒的状态,来和他说些什么。

    司念辞往旁边的石子路走着,拐弯拐向了一处郁郁葱葱的树下,树旁是挂着一连串的檀木珠子,很是别有一番风味。

    司念辞停住了脚步,侧过身子,看着跟在他身后的司清儿。

    司清儿站在司念辞跟前,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然后再看看司念辞穿着的鞋子,她稍微挪动了脚步,使得两人你的鞋子不再那么的距离远。

    然后司清儿才轻声笑了出来,她抬着迷蒙的大眼睛,巴眨着眼睛看着司念辞,“辞哥哥。”

    有些许的灯光透过葱郁的树叶,撒落在司念辞的肩膀处,司念辞整个人逆着光,身型颀长挺拔地站在那儿,气质格外清冷。

    “嗯?”司念辞的嗓音泛着点清冽,如同在深夜中,不小心波动的琴弦,格外的撩人。

    司清儿终于鼓起勇气,她努力的踮起脚尖,让自己和司念辞视线在同一水平线上,“辞哥哥,其实,我。”

    “我并是不司家的亲生女儿,我大哥司廷,也不是我的亲哥哥。”

    司念辞神色微怔松,他拧着眉尖,该不会蛋疼系统说的有关于司廷的资料密码就是这个?

    密码等同于线索资料?

    沃日你大爷的!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