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傻白甜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等节目组负责人来了,我会和他们协商,报警肯定是要的。”

    司念辞漫不经心的扫一眼周围的人,语气清冷,“你们在座,可能都会有嫌疑。”

    “这种事情,算的上是蓄意谋杀。”

    “可不能马虎。”

    周围的声音顿时乱哄哄,

    周围顿时乱哄哄的一片,声音参次不一。

    “卧槽,我就来参加个比赛怎么就变成嫌疑人了?”

    “不是说东西是这个那个工作人员送的吗,那就把他抓起来就好了。”

    “我们明天还要参加比赛呢,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不是耽误我们时间?”

    “光天化日之下,啧啧啧……”

    “那个谁,不会被毒哑了吧?这都比到这份上……”

    顿时间,异样的讨论声出来的时候,其他的声音都被掩盖下去。

    司念辞低着头戳着手机,播了另一个电话,语气不温不热的说着,“紧张什么,就是不是嫌疑人,你们也得去录笔录。”

    “我这边已经报警了,差不多该来人了。”

    就在刚才进屋时,系统就自动启动报警系列,还是以司家人身份。

    为的是让警局那边能够重视,处理起来也会不一样。

    司家虽然多年不混政治圈,但是地位还是在的,屹立不倒。

    司念辞撂完话,也不去看他们的神情,他给江乘那边打电话,他手底下艺人出了事,他得知道。

    司念辞刚拨通电话,就看见警局已经带队来了,一整列站在门口。

    带队的人,是个带着眼镜,身材挺拔高大的有些胡须的中年男人。

    他中气十足地对着这门里的人大吼,“全都给我站好了!”

    “别挤来挤去,让我看看是谁报的警?”

    熙熙攘攘的那些选手,顿时被这么一吼就安静住了。

    司念辞微敛着眼眸,先将手机捏着,对着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说了声,“我。”

    那男人顿时愣住了,然后推了推顶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迟疑的问着,“您,您是司少爷?”

    司念辞抿着薄唇,语气听起来有些嘲,“不然呢?”

    那个刚才还凶巴巴的男人,立刻弯着腰,有些狗腿,“在下是总局的黄局长,接到您的报警,我们局立刻带队过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

    司念辞皱着眉头,“大概情况我报警的时候已经和你们说过了,你们接下来就例行公事。”

    “我朋友已经送去医院了,目前伤情还不确定。”

    黄局点点头,手一挥让手下的人去行动,“好的,有需要的我们会联系司少您的,还望见谅。”

    “司少,那您现在是要留在案发现场,还是?”

    司念辞摆摆手,侧身走了出去,“不,我去联系节目组的人,你们该干嘛干嘛。”

    黄局点头哈腰的送走了司念辞以后,顿时换了一张可以吓得小儿啼哭的凶脸,行使着他的工作。

    司念辞看见手中的手机,电话已经挂断了,又拧着眉心打过去,发现是通话中的状态。

    他搭着长腿,在楼梯口碰见了节目组的导演和负责人,还有云端。

    导演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头发已经秃头秃了一边儿,他跑起来一边喘一边擦汗,手里的纸巾都被湿了。

    司念辞站在台阶处,轻启着薄唇出声,“导演。”

    那导演顿时抬起头来,在他身旁还有两个负责人。

    云端顿时间就看见司念辞了,他绕开他们,小跑几步,跑到了司念辞身旁,“辞哥,辞哥。”

    “怎么样了?”

    司念辞眸色清冷,浑身自带着禁欲的气场,“警方已经来人了,唐恺也被送进去医院了。”

    “今天节目组的人,可能都要配合调查。”

    导演胖乎乎的脸上,顿时出现裂痕,他犹豫着,“那会不会形象比赛的进度……”

    旁边的负责人一看司念辞就觉得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他连忙拉住了导演,阻止他继续说话。

    司念辞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袖口挽起,不紧不慢的说着,“影响比赛进度?”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搞清楚,这不是人命关天?”

    司念辞嘴角噙着的笑,邪佞而又肆意,“哦,可能你们觉得这条命的咖位还不够是吧?”

    “报警是以司家的名义报的,至于青芒,你们以为这些年青芒迅速崛起,屹立不倒是巧合?”

    “行吧我就不跟你们废话了,你们自己琢磨是比赛重要还是命重要。”

    司念辞说完这话,便略过他们,径直走下楼梯。

    云端也蹬蹬蹬跟在司念辞后面,等走远了,才一脸愁眉苦脸的,“辞哥,我们现在去医院吗?”

    “恺恺不会有事吧,他吐了好多血,我都被吓到了。”

    他们已经拐着弯,走出了厂区。

    司念辞摁了摁手机,给江乘戳了几个字过去。

    然后抬起眸来,回答云端的问题,“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嗓子估计会废。”

    “只是论废的程度怎么样而已,有人不想他顺利参赛。”

    司念辞已经走到车子的跟前,他伸着手,朝云端,“给我钥匙,这车我开。”

    云端有些战战兢兢的掏着钥匙,拿给司念辞,“辞哥,您不会又开出生死时速吧?”

    云端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人已经坐进了副驾驶,他双手捧着脸揉了揉,有些惊险。

    唐恺上一秒还在嘻嘻哈哈哈开玩笑,吃着鸡腿,吃着吃着就喷血,任谁都会被吓到。

    他到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不过是参加个比赛,怎么也会有人谋命。

    司念辞修长的手扶着方向盘,脚踩着油门,徐徐的将车子开出去道路上面。

    “不会,我开正常速度。”

    云端坐着也会胡思乱想,他想着多说点话,就开始找话题,“辞哥,青芒背后是谁?”

    司念辞微掀着嘴角,看不出喜怒,“江乘和总统先生是朋友,当初他要去青芒独立,你觉得程家和江家不会投股份?”

    云端默了默,果然青芒在国都能和英娱一人撑半边天,背后还是有权利推动。

    司念辞打着方向盘,眉眼泛着点清冷,“你在你们圈子混那么久,怎么还是跟个傻白甜一样?”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