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略有耳闻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他们这是想,一网打尽。”

    程璟的嗓音有几分阴沉。

    司念辞漫不经心地扯着嘴角,缓缓的笑了笑,嘴角绽放了妖孽的笑,“想一网打尽哦,想的挺美的。”

    “你应该也是到江家去吧,等会碰面再说。嗯?”

    程璟嗓音低沉轻缓,“好。”

    司念辞这不废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云端趁着红灯的空档,瞅了一眼司喵辞那张笑得有几分危险的脸,“辞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念辞将手机反扣着,塞进了口袋里。

    “嗯,有点事,等会你自己再微博。”

    云端手转动着方向盘,眉心不由得抽了抽,似有不太好的预感。

    不过他没再出声。,而是很安静的开着车。

    ……

    莫申把转着方向盘,低声询问着,“阁下,那可还需要到医院去?”

    程璟低手将手机放进了口袋,整了下有些微微发皱的衬衫,“不必。”

    “直接去江家。”

    莫申点了点头,应着,“好的,阁下。”

    车子抵达了江家的大门处,云端将车停在门卫的靠边处,从车窗露出了一张标志辛性的脸出来,“我找江哥。”

    门卫见到是云家的小太子爷,点了点头,将门卡打开,让云端的车子进去。

    云端将车子停入了车库,随后司念辞也从车上下来,身上的毛衣松松垮垮地套在他身上,衬得肤色格外白皙。

    云端从后备箱拿了一只备用的红酒和烟,然后匆匆跟上走在前方的司念辞,“辞哥,江哥的爸妈属于比较严厉的人。”

    “早期江哥因为不服家里安排,想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接管家里的产业。和家里吵了一架之后,便自己出来创业,后面加入了青芒。”

    司念辞身型挺立颀长地迈着步伐,细细的嚼着几个字,“自己出来创业……”

    说到底,江家还是没有真正放任江乘去自生自灭。

    至于这次,林择放出来的大招,不仅给扣了莫有的虚名,并且还让江家人知道了江乘最想隐瞒的事情。

    这是准备报复,把这帽子扣死了。

    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可以确定的是,江家门风严厉,又是大户人家。

    应无法接受这个好风,林择怨恨江乘其中一个理由,可不就是江乘不敢把自己的事情告诉江家的人,并且也没有对任何人公开过。

    一直是地下情。

    司念辞一边想着,已经穿过哥特式风格装扮的走廊,远远地便瞧见了站在远处背着手的程璟,他正风度翩翩地颔着首,在和一位神情严肃的中年男人说着话。

    领路的佣人已经退下。

    云端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拎着红酒和烟,在司念辞耳畔说着,“这个是江哥的爸爸,那个是江哥的妈妈。”

    “旁边是江哥的妹妹。”

    司念辞点点头,也没多说话,直接搭着长腿往那边走。

    在院中的不远处,江乘**着上身,浑身线条分明的肌肉微微喷张。

    他背脊挺直的跪着,背上还背着石头,在地上凌乱处放着藤条,挪眼望去,依稀可见江乘背上有些许的被藤条鞭打过的痕迹。

    司念辞啧啧一声,江父倒是狠的下心,下的了手,看这架势他忽然想起来负荆请罪这个词语来。

    司念辞微微偏着,压低了嗓音,“确定江乘的爸爸不是当兵出生的?”

    云端在一旁愣了愣,接上话,“辞哥,你咋知道的,江哥的爸爸年轻的时候,确实当过兵,然后后面退伍专业继承公司了。”

    司念辞没接话,只是难得有些乖巧的走到了江武的跟前,他微微曲着腰身对着江武弯腰,“伯父好。”

    原本在和程璟交谈的江武,早就用余光瞄到了司念辞的到来,只是没有上前点破。

    既然司念辞先上前先打招呼,江武就顺着台阶下,江乘这个臭小子,搬了总统阁下过来当救兵就算了,还搬来了这看起来弱弱的毛头小孩来当救兵,真的是要气死他吗。

    江武面上略有些疑惑,迟疑地问着,“这是?”

    程璟嘴角噙着温润沉稳地笑,云淡风轻地指着司念辞,“司家大少,司念辞。”

    “司剑留下的唯一儿子。”

    江武神情在听到司剑时明显恍惚了一会儿,他喃喃道,“司剑……”

    当年司剑的地位可是举国举重,做的贡献可谓是不只是一点儿。

    他当年也受过司剑的照拂和恩惠,在那个商人寸步难行的年代,是司剑给他,甚至商人一条明路。

    原以为司剑会成为……

    司念辞看着已经走神走到天边去的江武,不由得换了个方向,朝着程璟挑挑眉。

    程璟接收到了司念辞的视线,低垂着眸子,微乎其微地挽着嘴角,“伯父,我们该接着说说这件事情。”

    江武一下子被拉回现实,对着司念辞的目光,瞬间也慈祥起来,“小辞,要不要进屋里坐坐,喝点茶,天气冷,暖暖身。”

    司念辞扯了扯嘴角,江乘果然不是亲生的。

    司念辞伸着修长节骨分明的指尖,指了指江乘下跪的方向,“江哥,好像在那里跪了很久。”

    江武一看江乘,瞬间就紧皱着眉头,他看着就生气,“这个逆子,整日就会惹是生非。”

    “搞出这么一堆事情。”

    由于程璟和司念辞在场,江武已经算是很委婉的骂着了。

    一行人直接走进了江乘所跪下去的地方,江武虽然嘴上是万分的嫌弃江乘的,但是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亲儿子,再怎么样也不是真的能狠下心。

    江颖原本是蹲在地上的陪着江乘的,一抬眼看见忽然来了这么多人,努努嘴从位置上起来。

    江颖和江乘长的有五分相似,只是眉眼间少了些精明,面容稚嫩清秀,她乖巧温顺地低着头喊人,“爸爸,阁下,辞哥哥。”

    江颖倒是对司念辞熟悉,在小一辈的名流圈,司念辞可是出了名。

    整日被男女老少惦记的,风云人物。

    她倒是略有耳闻。

    江武伸着手摸了摸江颖的头,慈爱的语气中难掩严厉,“先去找个地方坐会,别在这里站着,大人们有事情要做。”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