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硬气的俊朗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莫申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的,手里拿了两只透明的雨伞,微微俯身递了上来。

    司念辞接过雨伞,吧啦地打开,就举着无雨伞进入了连绵的雨幕中。

    莫申将另一支伞撑开,如同往常一般准备举着,却被程璟拦下,莫申微抬头,“阁下?”

    程璟接过雨伞,摆摆手,“我自己来就行。”

    莫申还没来得及理清是什么情况,程璟就已经举着伞,一同落入了雨幕之中,渐行渐远的身型,与司念辞并肩走着。

    莫申好像想到了什么,默默的退下,往墙边丛草处隐匿。

    跪在院子中央的江乘,在雨水渐滴落中,依旧背脊挺直,腰上的背着的石头像是不存在一般,哪怕镜片被雨水晕染的模糊不清。

    他直直跪着,不仅仅是认错,还是愧疚,对家里人,对林择的愧疚。

    身上投入了一片暗影,周遭的雨水仿佛也停止了。

    江乘抬着头望去,透过被雨水晕染的镜片,可以依稀看见个人影,还举着一把伞。

    “江哥。”

    来人嗓音清清冷冷,有些莫名的清冽。

    江乘低下头,伸手摘下眼镜,将眼镜的水甩了甩,“嗯。”

    “我爸,还好吗?”

    司念辞撑着下,往下蹲,递出去一张白皙的类似手帕还是手绢的东西,雨伞歪歪斜斜的,“还好,喏,你擦擦吧。”

    江乘挑着眉,没带眼镜却不失那股妖艳劲,“你还随身带这个?”

    “据我所知,这个东西好娘?”

    司念辞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看来你还是不够惨,还有时间在这里嫌东嫌西。”

    “这是纸巾,不是手帕也不是手绢,赶紧擦擦你的眼镜带上,特么的又嘴贱又眼瞎。”

    江乘接过司念辞丢来的纸巾,将眼镜仔仔细细的擦了擦,然后脸上随意抹了一把,将眼镜带上,“谢谢,不过这纸巾还真好用。”

    程璟举着伞,伞高高的立在中央,伞足够大,正好遮住了三个人。

    程璟安静沉稳地站在一旁,听着司念辞和江乘互相斗嘴,眼眸闪过一丝浅浅的不易察觉的笑意。

    江乘贫完嘴,开始进入了正题,“现在网上舆论风向怎样?”

    刚才还稀稀疏疏的雨点儿瞬间,幻化成倾盆大雨,啪啦啪啦地砸在了雨伞上,周围的的风也渐起。

    程璟环顾了周围一番,不由得出声,“进去里面谈吧,雨越来越大了。”

    司念辞抬头看了看程璟,又看了看周围,利索的从地上起身,他将夹在脖子间的伞,拿在手中,“进去说话,难不成你想我们两个在这里和你一起淋雨么?”

    程璟的注意力不在淋雨不淋雨上,反而是在“我们”两个字上。

    这两字,貌似有些独特。

    江乘抬头望了望四周越来越声势浩荡的雨水,犹豫了一番,动了动有些发麻的四肢,还是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身型仅有一刻的不稳,便直直地挺着背脊站在,将身上的大石头卸下来。

    司念辞皱着鼻尖,晃眼便看见一个肌肉结实有力的身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投下了暗影。

    司念辞不禁暗戳戳的吐槽,踏马的,江乘身上的肌肉一块都可以当他好几块了,为什么他没有??

    程璟举着伞,眸光动了动,前方那颗毛茸茸的银灰色的头,似乎是在专注的研究着什么。

    程璟的视线顺着司念辞的目光望去,是江乘一身裸露的肌肉。

    顿时眸光就有些怪异,程璟还没来得及体会那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身体就先行做出了行动。

    径直将略过司念辞,挡在了司念辞跟前,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扔在江乘身上,“穿上。”

    突如其来的衣服,砸的江乘有些懵,江乘捏着那件外套,举着,“什么?”

    程璟嗓音淡淡,面容俊美,“别着凉了。”

    程璟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江乘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他的身体程璟又不是不知道,就这么点小雨,根本是小菜一碟。

    江乘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就看见司念辞在一边扯着嘴角嘀咕,“好像是有点冷,我还是进去吧。”

    江乘忽然意识到什么,将视线收回,盯着程璟看了看,将身上的外套套上,眼神带着几分探究。

    司念辞刚才话音刚落,就跑的没影了。

    剩下程璟和江乘公撑一把伞,伞足够大,容得下两个并肩走着身型旗鼓相当的男人。

    江乘拍了拍身上还残留的水,不经意状地问着,“你最近,好像和司念辞走的很近。”

    此话一出,程璟脚步微微一顿,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便继续走着,“嗯。”

    江乘拍衣服的手停下,他抬头看着程璟棱角分明的侧脸,“是不是太近了?”

    刚才那件衣服,绝对不是因为怕他着凉才让他穿的。

    倒像是是因为他在司念辞面前露身体了,程璟才让他穿的。

    但这个也可能只是他的猜测。

    所以,他想从程璟这里得到答案。

    程璟深色的眸子微微转了转,像是想起了些什么,“这点距离不算什么,我的命还是他的。”

    “???”

    江乘拧了拧眉尖,总觉得是不是他误解了什么,程璟说这话但有点像是……

    江乘是混过商界的老奸巨猾,倒是分辨的什么人什么身份,该说出的话。

    “他又救了你一命?”

    他们已经走进了走廊内,带着一身湿气,外面依旧是大雨浩荡。

    程璟将雨伞收起,顺势抖落了几串雨水,“嗯,上次在边境出了点事。”

    江乘曲着长腿,半倚在了墙边,姿态慵懒,“有没有烟?”

    程璟节指分明的指尖,抄了抄口袋,拎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扔向了江乘。

    江乘咔嚓的点燃了烟,若隐若现的火星呲啦地燃烧着,“他怎么会对你的行动那么的了解?不会很危险么?”

    “虽然很感谢他救了你一命,但是你没发现你今年出的事太频繁了,并且你的身份不一样,这些都不难免要往其他方向想。”

    程璟接过江乘递过来的香烟,自己也点燃了一只,不同于江乘抽起烟来有些痞气,程璟嘴里叼着烟,反而有种硬气的俊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