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避之不及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一边发还一边吐槽,系统在地球真的是个bug,要是不蛋疼,听话一些,那就很完美了。

    又蛋疼又不听话的系统弯弯:“……”

    视频和文件都发送完毕,程璟那边的手机就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司念辞顺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手机也丢在一边。

    江乘还以为司念辞要干点啥呢,这突如其来的躺下去是怎么回事。

    江乘伸出脚踹了一下司念辞的腿,“莫名其妙的躺尸是做甚么?”

    司念辞指了指程璟,“在他那儿,自己去看,我踏马的有点累了,要躺一会儿。”

    司念辞向来都是睡意说来就来,他微瞌上眼皮,就有点昏昏欲睡了。

    江乘拧着眉将视线转移到程璟身上,只见程璟低头戳了戳手机,面容平静。

    但是越平静越代表,程璟看的东西越不简单。

    江乘将刚才扔掉的毛巾,又捡了回来,沉声问道,“是什么?”

    程璟默不作声的点开了视频,视频传来的声音,有些熟悉。

    粗犷沙哑的嗓音轻轻地笑了笑,“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他就不会有事并且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奖励。”

    “这是个只赚不赔的买卖。”

    “可是,这样污蔑别人,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只是把他丑陋的一面提前的揭发出来……”

    听到这熟悉的嗓音,江乘瞬间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面上依旧是云淡风轻,手上却早已攥紧,微微突起的青筋却暴露了。

    视频一个接着一个……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透过手机,有力地响起。

    “嗨,有兴趣喝一杯吗?”

    “你滚开!”

    支离破碎的酒瓶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

    声音。

    “你他妈的装什么装,来这种地方不就是来约的吗?”

    “哦,原来是喜欢在这种地方……”

    某种不可描述的声音戛然而止,手机是被关掉的。

    司念辞顶着一头有些凌乱但是很柔顺的头发,睡眼朦胧地冲着两人,“卧槽啊,你们是怎么这么义正言辞,听这种东西?”

    “还想听全过程?”

    程璟轻描淡写地挽着嘴角,笑意不大明显,“我记得,这视频,是你发给我的。”

    司念辞看起来有些凶巴巴的询问,顿时像是气势弱了一半,但不妨碍司念辞轻嘲,“哟,好能耐。”

    “要是没有这些,你们指望能翻身翻的又快又没污点?”

    江乘径直拿起程璟的手机,似乎是将程璟手中的东西往自己的手机传送,他像是不经意状的问起,“你怎么会有些东西的。”

    司念辞随手拿起旁边的饮料罐,嘎吱地扭开了易拉罐的瓶口,“少来试探我,你把总统先生手机里的删掉,我这里还有备份放心。”

    司念辞仰头将饮料咕噜的往嘴里灌,咽下酸甜的汽水,才垂眸俯视江乘,“对我有什么怀疑这些的,劝你往后放一放。”

    “把你那点烂事处理完了再说吧,都火烧眉毛了,你想看青芒和江氏毁在你手上么?”

    “啧,真麻烦,我最近话真多。”

    司念辞搭着长腿,有一大没一搭地就绕着沙发往外边去。

    程璟微乎极微的拧了拧眉心,司念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客厅里,他这是生气了?

    凭他对司念辞的了解,应该不至于?

    “……”

    程璟伸着指尖捏着鼻梁,好像他对司念辞也不怎么了解,司念辞是所有离他最近的人里,但他却对对方没有知根知底的。

    “这些东西足够了,你想给他一席之地,我不反对,但是如果他还能兴风作浪,我不介意自己亲自动手。”

    程璟简单的丢下几句话,便挥着袖子离身而去。

    ……

    江乘云淡风轻的面容,似乎开始有了一些裂痕,他手里紧紧得握着手机,指尖在用力的摩挲着。

    林择……

    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从他们开始认清了对对方的情感,之后,他犹豫了几天最终还是决定直面自己的内心。

    他也要对林择负责,毕竟他酒后把林择摁在墙边亲了一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才知道,他不是不想谈恋爱,他是没遇到对的人,哪怕那个人是个男人。

    只是他现在的处境,还有他不敢将这事公布于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他们在一起都是偷偷在一起,或许是时间一久,他可以感觉到林择越来越不安,好几次都想让他给个能够,让这段恋情重见天日的期限。

    他那个时候,不过是想等更有把握以后,再给答案。

    他不否认,也有他自己不敢直面的成分在其中。

    后来……

    林择去酒吧买醉,就被潜了。

    他不知道那几天林择是怎么过来的,甚至都没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只是反复的像要一个答案,中间他们闹的很不愉快。

    甚至还吵了一架,最后林择说要解约过去英娱,态度很决绝,并且把他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还说要让他身败名裂。

    林择的眼里,开始有了近乎陌生的冷意,走的时候,头也不回。

    江乘将头埋在双手之间,陷入亘长的回忆之中,双肩有些微颤。

    ……

    程璟背着手,在院外兜了一圈,正在寻找着司念辞的身影,正好在门槛处碰见了江母和江颖。

    程璟微微一笑,沉稳而平易近人,“伯母,你们是在找江乘?”

    江颖勾着江母的?手臂,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虽然程璟看起来笑的平易近人,但是浑身摄人的气场是抵不住的。

    江母点了点头,“对,这小子我以为他还是死板的在那儿跪着呢,没想到这次倒是跑的挺快。”

    程璟指了指内庭,“他刚洗完澡,在内庭的客厅处。”

    “伯母,那我就先走一步,我有点事找念辞。”

    江母也不留程璟,端庄地挥挥手,“去吧,等会留下一起吃个饭,再走。”

    江颖原本已经和江母走着有一段距离,她忽然回过头朝着程璟说着,“我刚才好像看见了他花园那里。”

    坐在小长椅上,偷吃的像只小松鼠。

    这后半句江颖没有说出来,她匆匆说完又扭着头勾着江母的手离去,仿佛程璟是什么避之不及的怪物一般。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