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虎落平阳被猫咪欺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你特么磨磨唧唧啥,赶紧上车我都饿死了。上次的飙车那是特殊情况好么,至于么?”

    程璟思索了一番,略有些迟疑,“那就暂且信你。”

    不过他没有说他会知道这件事情,只是那次刚好听到云端在和其他人说话。

    司念辞微撩了撩尖锐的虎牙,轰隆的踩了油门,车子在路间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步入正轨。

    “去哪里吃?”

    程璟报了个名字,单手!

    程璟报了个名字,单手支着下巴,干脆做起甩手掌柜,有指点江山风范的甩手掌柜。

    司念辞在听见名字的时候,稍微挑挑眉,“天鹤酒庄?怎么那么耳熟,江乘家开的那个?”

    司念辞一边问,一边将导航打开定位。

    程璟略颔首,唇边浅笑,“嗯,可以打折。”

    司念辞邪佞地扯扯嘴角,将方向盘转了转,车子在转弯处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哦,总统先生真是节俭持家。”

    程璟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在给滴滴他问他在哪儿的莫申发信息。

    一边点着头,“过奖。”

    信息内容是这样的:

    莫申:阁下,您现在在哪儿?可需要莫申去接您用餐?

    程璟:不用,车我开走了,我带念辞去吃饭。

    莫申:......

    莫申:殿下,您不觉得这语气有点那啥吗?

    程璟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开,敛着眸子看一眼司念辞,司念辞棱角分明的侧脸,分外帅气。

    莫申虽然没敢把话说的太明白,但是程璟该悟的都悟明白了。

    他低着眸子思索着这些日子和司念辞相处的点滴,和模式。

    脑海里忽然间闪过了在黑三角,司念辞只身救他的场景。

    胸腔里隐隐跳跃着,咚咚的心跳声,强烈而涌动。

    程璟抿了抿嘴角,他觉得这种模式没什么异样的,也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他和司念辞也算的上是生死之交了,关系比平常人近一些,也没什么不妥的。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路边。

    程璟将视线转向驾驶座上的司念辞。

    司念辞单手抵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接听着,只见司念辞拧了拧眉尖,“你慢点说,你现在在哪儿?”

    “好,我知道了。你在那儿等我。”

    司念辞挂了电话,朝着程璟扬了扬手心的手机,“恐怕吃不成饭了。”

    程璟瞥一眼那手机上明晃晃的司清儿三个字,问着,“怎么了?”

    司念辞将方向盘打了个转,沿着路口又倒回去,“司清儿那边有点事,等着我去救急。”

    “看来总统先生的那顿饭我是吃不成了。”

    程璟收回了视线,语调不自觉降了几分,“无妨,下次再请你。”

    车子在道路上匀速的行驶着,车内的气温却莫名地降低了温度。

    司念辞拧了拧眉,“怎么忽然感觉有点冷。”

    车子所到之处,溅起一层水花,被碾压的道路水渍波光粼粼。

    ......

    司清儿蹲在角落里,头发有些凌乱,白皙的小脸蛋儿有些黑乎乎的,她穿着单薄的t恤衫,脚上还踩着五颜六色的袜子,还有小猪佩奇的拖鞋。

    在微风中吹得萧条又冰冷。

    司清儿跺了跺脚,冷死了。

    不知道辞哥哥赶过来了没有,她能在司廷的魔爪下逃出来真不容易。

    她连衣服都没有带,就跑出来了,还有她的化妆品。

    嗷嗷嗷嗷嗷!

    司清儿脚踩了踩脚边的废瓶子,咯吱一声惊动了路过的一只野猫咪。那路过的一只野生猫咪朝司清儿龇牙咧嘴的。

    司清儿顿时就怒了,站起来,插着腰指着猫咪,“你朝我凶什么凶?我都这样了,你还凶我?”

    “真是虎落平阳被猫咪欺!”

    那黑色的小猫咪像是瞪了一眼司清儿,然后傲娇的扭着屁股窜逃而去。

    “哟,怎么沦落到要欺负一只小猫咪?”

    喑哑清冽的熟悉嗓音在司清儿身后响起。

    司清儿立马转身,看见了那道她熟悉的身影,不由得飞奔起来,然后扑向那道身影。

    但是没有她想象中,直接扑个满怀。

    而是被一个拳头,抵住了她的额头,阻止了她向前前进的动作。

    司清儿泪眼汪汪的抬头,吓得打了个嗝,“总......总统......阁下......”

    司念辞懒散地站在一旁,单手抄着口袋,唇边挽着一抹笑,“哎哟,我们总统先生怎么这么可怕,瞧你把人家吓得?”

    程璟将司清儿往后推了推,和司念辞保持了有一些距离之后,才松开手,言简意赅,“你身上有点脏。”

    司念辞环顾着周围,都是一些废弃的物品,类似沙发什么的,这像是一个大型回收站,“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记得这里离司廷的住处挺远的。”

    司清儿泪眼婆娑的揪着衣角,诺诺的指着旁边的沙发,“我在沙发挖了一个空心的洞,然后我钻进去就被载出来了。”

    “事发突然,我啥都没带,不过幸好带了手机。”

    司清儿话音刚落,刚好一阵风吹袭而来,掀起了盖在沙发上的布,露出一个空荡荡的洞口。

    司念辞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司廷底下的人都是瞎的么,就这点布遮着看不见你?”

    司清儿吸了吸鼻子,“才不是呢,哪有那么好骗。我先让他们让人来抬旧的沙发和好些备注不要的。”

    “我钻进沙发,上面可是铺了好几层棉被还有我的这个席木床垫,没差点把我压死。”

    司念辞撇了一眼在风中,穿着单薄衣服瑟瑟发抖的司清儿,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丢给司清儿。

    “走吧,再不走你该被冷死了。”

    司念辞身上一件白色衬衫,被微风轻吹胸口处还略鼓起来,露出青涩精致的锁骨。

    他走着出小道,活动了下手臂,发现原本还在发炎发热会隐隐作痛的伤口,好像不复存在了。

    司念辞低眉思索一番,在脑海里扣了扣系统弯弯。

    忽然出现的弯弯:“?”

    司念辞已经走到了路边的车前,他稍微半倚在了车身前,“你做了什么?”

    弯弯咕噜的吞了一口水,机械梆梆,“弯弯新实验了系统新版出炉了的治疗系统。”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