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直的不行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司念辞眉梢一挑,就将手机先行挂断了。

    程璟刚抬起手,就看见手机屏幕上的挂断的画面,他失笑着摇头,司念辞的脾气倒是一如既往。

    这个念头刚闪过,他微微蹙了蹙眉心,他怎么会用一如既往来形容?

    程璟指尖捏着眉心,微微揉了揉。

    ......

    窗外的天空逐渐吐白,露出一点儿阳光的光辉,清晨的鸟儿叫声格外的清脆。

    床上的人,忽的睁开眸子,从床上一跃而起,带起一片风。

    司念辞眉间都快拧成川字型,他沉着脸,走进了浴室里。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的响起。

    司念辞任由淋浴的水,直接没入他头顶。

    踏马的,他做的什么鬼梦。

    居然梦见他和程璟一起做什么描不可述的事情。

    操。

    他明明就很直,直的不行了。

    砰砰砰,砰砰砰。

    隔着浴室的门,都可以听见卧室的门,被敲的砰砰响。

    司念辞将淋浴的水关上,然后批了件浴巾。

    将自己包裹的起来,他懒散地边擦拭发丝,边走出去开门。

    砰砰砰的敲门声,在持续不断的继续着。

    司念辞哐当的打开门,云端用力拍门的手朝前扑着,身子踉跄。

    司念辞转身就踱步走到桌前,拿起吹风机,呼呼呼的吹着。

    云端好不容易站稳了,他赶紧跑到了衣柜处翻着有衣服,像往常一样叨叨,“我说辞哥,大清早的你洗什么澡,洗啥头发呢。”

    “今天不是说好了,要早点起床,早点出发,好去拍广告的吗?”

    “得罪谁都可以,千万别得罪赞助商金主爸爸呀,毕竟他们是衣食父母啊。”“

    司念辞慢吞吞地关了吹风机,往旁边一放,薄唇微启,“关你毛事。”

    云端翻衣服的动作顿了顿,他扭头瞅着司念辞,只瞧见司念辞抿着唇的侧脸。

    “哎呀,辞哥,大早上的脾气那么大。”

    云端已经翻好了衣服,他把衣服放在床上,“记得穿这个,我出去外面等你哈。”

    云端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觉着司念辞可能是起床气又升级了。

    云端出去后,司念辞对着床上那堆衣服发呆,他抿了抿唇,昨晚那个梦好像还有余温,隐隐约约在他脑海里回荡着。

    “操,真踏马的不正常。”

    司念辞烦躁地抓起衣服,他自己的心思自己很清楚,但这个梦真的是莫名其妙的。

    司念辞将身上的衣服脱下,露出了白皙嫩的可以掐出水的背脊。

    他停顿了下,指尖摸了摸还贴着纱布的伤口,那天程璟反射性条件地把他护着的画面,历历在目。

    “算了,这和他又没什么关系,也不关他的事。”

    “不做没良心的人。”

    ......

    这次的代言是一个大牌vae,主要是主打男士服装,在服装业内,很是有名。

    云端翻了翻注意事项,将需要记住的都记下来。

    他偏了偏头,打算先和司念辞说一些,抬眼就看见司念辞已经呼吸均匀地闭着眼睛,眉尖的褶皱有些深,看起来睡的很不安稳。

    云端悄悄地从包里拿出一条小毛毯,盖在司念辞身上,还把摇下来的车窗往上摇。

    车子到了vae公司的大厦下,车子刚靠边停,云端还没来得及叫司念辞。

    司念辞就自动醒了,他忽的睁开眸子,眼底里净是迷蒙。

    云端扭头就看见他们家辞哥醒了,他将毯子收起来,然后顺手给司念辞整理了下头发,“醒啦?”

    “喝点水清醒清醒,待会我们要进去了。”

    司念辞面无表情地接过水,眨了眨黑眸。

    操。

    他怎么又做梦梦见程璟,有完没完,像梦魇一样。

    司念辞在脑海里扣着给给。

    您的给给忽然出现,“咕噜噜,主人,主人,有啥吩咐呀?”

    司念辞:“我最近总是做些奇怪的梦,很烦,想办法弄掉。”

    给给:“那在主人,我需要看下梦的内容哦。”

    司念辞:“......”

    mmp

    给给很夸张地咦一声,然后很严肃地说着,“主人,这是这具身体的发情期到了,然后刚好有那么个对象可以给宿主想象,所以......”

    司念辞:“发情期?你特么当我是动物?”

    给给不以为然:“人类其实最原始的时候就是动物呀,都有发情期。”

    给给:“想必主人现在就是喜欢任务bdss程璟,才会把他作为发情期的对象,主人您......”

    司念辞凶巴巴地打断:“闭嘴。”

    “用得着你和我解释我喜欢谁?”

    给给夹着尾巴:“主人要是没啥事情,我先溜啦。”

    给给刚说完就真的溜了,脾性和弯弯真的是超级像,遇事就跑。

    司念辞从车上下来,他低着眸走进大厦。

    云端跟在一旁,看着他们家辞哥有些蔫吧吧的,他凑近问了一句,“辞哥?”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不大对劲。”

    司念辞单手抵着额头,他幽幽地说着,“没什么。”

    “有些事情没想通,想通了就好了。”

    云端颇有些担忧地询问着,“那辞哥,你现在没事吧?等会的拍摄还ok?”

    司念辞用力的揉了揉,恢复了冷冷清清的模样,他活动了下筋骨。

    “ok。”

    ......

    经过繁琐,对司念辞看来就像是点头哈腰拍马屁的过程,终于进入了拍摄。

    好在公司给司念辞艹的人设就是冷冰冰的,所以司念辞全程一句话不超过几个字,大多数是点头示意。

    司念辞换了一身的白色西装,冷清的气质夹杂着禁欲的气息。

    他闭着眼眸,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面点着。

    化妆师在给司念辞上妆,不过这次的化妆师是女的,并且一点儿都不花痴。

    全程很敬业的给司念辞化妆,就好像不认识司念辞这个人一样。

    平静,没话。

    云端对此表示很满意,他摸着下巴,看着司念辞的脸在化妆师的点缀下,熠熠生辉。

    化妆师戴着口罩,睫毛很长,她给司念辞抹完最后的定妆粉。

    然后收拾拍了拍刷子,“好了。”

    说完,就开始收拾起工具,然后啪的一声将擦了手的手帕丢在了垃圾桶,直走出门。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