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背景板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化妆师戴着口罩,睫毛很长,她给司念辞抹完最后的定妆粉。

    然后收拾拍了拍刷子,“好了。”

    说完,就开始收拾起工具,然后啪的一声将擦了手的手帕丢在了垃圾桶,直走出门。

    干净利落,背影很酷。

    云端瞅着化妆师离开的背影,嘀咕着,“这个化妆师好酷呀?”

    “啧啧啧。”

    司念辞刚才眯了会,这会儿有些迷糊,他甩了甩头,懒散地从位置起身,手里还拿着养乐多,就要往外走。

    被云端拦住了,“辞哥,你这是干啥呢?”

    司念辞醒了会神,幽幽地吸着养乐多,喝完了之后才往垃圾桶里扔。

    他一直做梦眯会的时候,也做梦,一做梦就感觉自己困得不行了,好像没睡觉一样。

    真踏马的累。

    司念辞喝完了养乐多,然后往垃圾桶一丢,就搭拉着出门了。

    尾巴上还跟着个云端。

    刚才已经离开的化妆师,忽然又返回。

    她睁着黑黝黝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司念辞他们的背影越走越远。

    随后,她挺直着脊背,然后一步步的走向垃圾桶。

    蹲下,把刚才司念辞扔掉的养乐多的瓶子,捡起来。

    捏在手心,捏的很紧。

    捏的指尖,有些隐约发白。

    ......

    医院走廊里。

    云端拿着病例还有药包,眉头拧的很紧,都快把纸张看出个洞洞来。

    而司念辞慵懒地靠在窗户旁边,他戴着黑色的口罩,只露出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

    “行了,别看了,再看也没用。看出个洞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

    因为戴了口罩,司念辞的声音有一些嗡嗡的。

    云端很严肃的把纸张放下,“怎么好端端的就过敏了,就是为了怕用了过敏的东西。”

    “化妆品我和那边沟通好,之后才我们自带的。”

    “但是这过敏就是用的化妆品过的敏,我想不通啊。”

    “到底是哪个刁民想害你?”

    司念辞好像是不怎么担心,他懒懒地伸了伸懒腰,“这不是检查了,就是脸上长了东西。”

    “过几天就好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云端拉着司念辞,边走边唠叨,“幸好是拍摄完了,不然这脸还上不了镜,真特么邪门了,你三天后还要接另外一个通告,你说你这脸,要怎么上镜?”

    司念辞冷不伶仃吐出一句,“化妆品没问题,有问题的应该是化妆工具之类的。”

    “有过敏源。”

    云端拉着司念辞的脚步停了停,“辞哥,你说啥?”

    司念辞刚才用系统验了验,验到了是工具出了问题。

    但是具体是什么人干的,给给说目前测试不到,好像说因为时机未到什么的。

    真他妈的是什么破系统。

    麻烦,规矩还多。

    “是化妆品的工具,大概那天的化妆师也有问题,但是没有证据和把握。”

    “不过现在没事”

    “现在没什么事,走吧。”

    云端只好作罢,将纸张收起来。

    “辞哥,医生说你这还好没什么事情,吃这些药,抹一些药膏,过几天就好了的,但是你得忌口,这几天我会严格地控制你的饮食。”

    司念辞脚步突然停顿:“......“

    云端走一旁,回头,“怎么了?”

    司念辞:“控制饮食是什么意思?”

    云端理所当然:“就是比如重口的,火锅啊,辣椒什么的都不能吃。”

    “为了你的脸好。”

    司念辞眯了眯眼眸,“过分,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小崽子在我脸上动手脚,我要扒了他的皮不可。”

    云端看着司念辞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果然只有吃的才能让辞哥,有所反应。”

    一个来自吃货的自我修养。

    ......

    云端和司念辞到达了公寓,上了楼层,他们出了电梯,就发现凌期已经站在那儿,手里推着餐车,看见云端和司念辞,微颔首。

    云端现在看见凌期已经很自来熟地跑上去,哪怕凌期整天板着一张脸。

    “哎呀,凌期,你来啦。不过你今天准备了啥呀?”

    “辞哥,脸上过敏了,所以要注意饮食,好多东西都不能吃。”

    说话间,云端已经伸手将桌布掀开。

    凌期缓慢地说着,“已经得知司先生过敏了,今天的饭菜口味较清淡,还有浓汤。”

    “还有这个”,凌期从身后拿出来拿出来一东西,“这是治过敏的药,清凉止痒,不留疤,好的快。”

    云端一脸稀奇的看着凌期,“兄弟,你可以呀,你怎么像个万事通一样呢?”

    “这玩意是啥玩意?”

    凌期把那包药放在云端手上,“好玩意,价值连城,并且不好求。拿好了。”

    然后凌期朝着司念辞弯了弯腰,“司先生,祝您用餐愉快,凌期先退下了。”

    司念辞摆了摆手,“走吧。”

    云端打开钥匙,咔嚓的开着门,顺便把餐车推进去。

    “哎,我说辞哥,你啥时候认识的凌期这么酷,又能干的人呢?”

    司念辞将脸上的口罩摘下来,顺便勾着门,关上。

    笑而不语。

    要是云端知道自己那么狗腿,莫名看好的人,是程璟的人。

    那么,他的表情一定会很好看。

    虽然司念辞现在对各种好吃的,特别的执着,但是不妨碍粥做的好吃,汤熬的好。

    他依旧吃的津津有味。

    云端在一旁吃着,还不忘念叨着,“辞哥,你这几天记得吃药,记得擦药,要保护好你的脸,你现在就你的脸最值钱了。”

    司念辞懒懒抬个头,欲开口。

    门铃就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司念辞微眯了眯眼眸,云端咬着一根鸡腿,就从地上起来,嘟囔着,“应该是凌期吧。”

    当云端兴高采烈地打开了门,之后,瞬间动作一僵。

    云端机械性地砰的要关上门,一双修长节骨分明的手。拦在了门前。

    被门夹着。

    司念辞吃的腮帮子鼓鼓的,还不忘嗤笑,“谁啊?你怎么跟见了鬼的一样。”

    云端面部僵硬地看着那只手,推开了门,然后风度翩翩的进来。

    云端像个背景板一样,被略过,略过。

    程璟背着手,踱步走进了屋内,颇有一番巡视的架势。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