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沙发咚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云端像个背景板一样,被略过,略过。

    程璟背着手,踱步走进了屋内,颇有一番巡视的架势。

    司念辞嚯地抬起头,温润如斯的程璟,已经站在他桌前。

    司念辞微怔松,随即危险地眯了眯了眼眸。

    程璟在司念辞旁边坐下,然后很自然地拿着碗,“我还没吃饭,不介意我吃一口?”

    司念辞拧了拧眉尖。

    程璟微噙着笑,“我很饿,那我吃了?”

    司念辞一把将程璟的碗夺过来,“这碗我吃过的,我给你拿新的碗。”

    “麻烦。”

    云端终于从愣神中回过神来,他噔噔噔地跑到饭桌前,好不狗腿的笑着,“呵呵呵。”

    “总统阁下,怎么大驾光临我们这小地方,真是折煞了。”

    程璟悠悠地将手中的碗放下,然后抬起深邃的黑眸,眸光有些锐利。

    他抬着那只刚才拦着门的手,白皙的手中,显然有着淤青,“我今儿没带人过来,麻烦你联系下莫申,找他拿药。”

    云端被盯得有些发毛,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是拒绝的呀,但是总统先生的身体,就相当于古代的九五之尊,娇贵的很。

    他战战兢兢地顶着程璟的施压,一边纠结,他出去一会儿,会不会有事。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吧,拿个药就一会儿的事情。

    云端咬了咬牙,“好的,总统阁下,我这就去。”

    司念辞拿着新的碗筷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家的崽不见了。

    他把碗筷给程璟,“我儿砸呢?”

    程璟正半躺在沙发上,解着胸前的领扣,他好像是真的累着了,眉间有些疲倦。

    “有些事,出去了。”

    司念辞双手抱胸,“你不是很忙么,怎么跑我这来了?”

    程璟视线对着司念辞,他伸着修长的指尖,往司念辞脸上摸。

    司念辞凭着身体的本能,瞬间就将程璟忽然伸出的魔爪躲开了。

    “你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做什么?”

    程璟侧着线条分明的侧脸,语气云淡风轻,“你生病了,我来看你,不然不放心。”

    司念辞恶寒地抖了抖,“你正常点可以么?”

    程璟已经端起了碗筷,自顾自的舀着汤,“嗯,最近太忙,没时间过来看你。”

    “趁着你现在是过敏的病号,来探看你。”

    司念辞将手揣进了兜里,他在一旁坐下。

    他现在看见程璟,那感觉真特么的奇怪。

    梦里一直出现奇奇怪怪的人,现在出现在他眼前。

    程璟慢条斯理地喝着汤,汤的雾气氤氲着他的面容,有几分不虚实。

    司念辞忽然上爪子,他把程璟往后推,柔软的沙发塌了一边。

    司念辞越来越靠近程璟,他是想试试自己会不会有梦里的反应。

    程璟嚯的将夹在两人之间的碗放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旁边的外套,直接将司念辞劈头盖脸的盖住。

    司念辞忽然就感觉眼前一黑,他一脸懵逼。

    他踏马还没证实到。

    程璟拧了拧眉尖,然后幽幽叹了口气。

    “你刚才做什么?”

    他们的姿势还是维持在,司念辞略有些像沙发咚的姿势,程璟在下。

    司念辞的声音闷声闷气的,“那你干啥啊?”

    司念辞把衣服掀开,将衣服丢给程璟。

    程璟薄唇微启,“你是真不知道,靠那么近,会发生什么么?”

    他是在克制,并不是说不喜欢这种靠近。

    司念辞微撩着尖锐的犬牙,漫不经心,“我只是在验证一些事情而已。”

    “能发生什么?”

    程璟接着端起汤,慢悠悠地喝着,气质翩翩。

    “试验什么?”

    司念辞没有回答,耸了耸肩,”这不是没有实验到么?“

    “行吧,你吃吧。我去洗澡。”

    程璟待司念辞的背影越走越远之后,他拳头略抵着嘴角,轻咳嗽着。

    眼底里红血丝,略有些明显。

    ......

    司念辞洗完澡之后,路过客厅,发现程璟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程璟即便是在沙发上屈着,也是一身难掩的矜贵气质。

    司念辞皱着眉,走进了程璟跟前。

    然后蹲下,伸手有些毛躁地摸了摸程璟的额头,顺便把他的刘海撩的乱糟糟的。

    “唔,手感有点烫。”

    呲,这货是发烧了啊?

    发烧不去看病,往他这儿赶,有病?

    哦,他是有病,发烧了。

    司念辞的手,突然就被抓住了。

    程璟幽幽地睁着眸子,嗓音有些低沉的沙哑,“嗯?”

    司念辞挑眉,“装睡?”

    程璟:“......“

    “你动作太大了,吵醒了,我睡的没那么熟。”

    司念辞甩开了程璟的手,“你发烧了,你不知道么?”

    “烫的很。”

    程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云淡风轻的点头,“好像是的,刚才没发现。”

    司念辞看着程璟这么病恹恹,弱不禁风的感觉,顿时怜悯心就起来了。

    他很好心的问着,“需要我给你找药么?”

    程璟点了点头,“感谢。”

    司念辞达拉着拖鞋,去把医药箱直接翻出来。

    然后拿了发烧贴,还有退烧药之类的,直接一股脑地放在程璟跟前,然后抱胸,“喏。”

    程璟拿了药,自己倒了热水,咽了下去。

    司念辞把退烧贴扔给程璟,“这个也拿着。”

    “你说你,怎么这么弱不禁风的?”

    “哦,是不是年纪大了,所以身体机能退化?”

    程璟接过退烧贴,拧了拧眉尖,犹豫了一番,还是撕开贴着。

    程璟手上的淤青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显眼,司念辞就忽然注意到了。

    他抓住了程璟的手,看着淤青的那一块,“这是怎么了么?”

    程璟略顿了顿,才想起来,方才好像是被门夹了下,没什么大碍。

    不过,这让司念辞知道了,怕是会觉得他弱的不行了。

    程璟抽回手,将袖子放下,“没什么。”

    偏偏司念辞就属于很聪慧那种,他微眯了眯眼眸,“该不会是刚才,被门夹了?”

    “啧。”

    “你说你不是挺逞能的么,怎么一天到晚不是在受伤就是在生病?”

    程璟摆摆手,甚是不在意,“不要把我想象的那么弱,其实不是那样。”

    “你看见的都是意外。”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