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还好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你说你不是挺逞能的么,怎么一天到晚不是在受伤就是在生病?”

    程璟摆摆手,甚是不在意,“不要把我想象的那么弱,其实不是那样。”

    “你看见的都是意外。”

    司念辞顺便蹲下来,把箱子里的喷雾药拿了出来。

    抓住程璟的手就随便一喷,“瞧把你给能耐的。”

    程璟安静地看着司念辞在为着他忙上忙下的,心底里像是被掀起一层浪,感觉很奇妙。

    司念辞给程璟处理完手上的伤,手起利索的将东西都收拾走。

    司念辞做完这些,顺便带着程璟去客房,他倚靠在门边,斜斜地瞥一眼已经落座躺在床边的程璟。

    “你就委屈点住客房了。”

    程璟因为生病,反而卸下了平日里老成在在的模样,而是多了几分柔顺。

    他拍了拍床边,眸子好似染了层薄雾,“不委屈。”

    “你过来坐这儿,陪我聊会天。”

    司念辞拧了拧眉尖,在考虑要不要坐过去。

    他看了看程璟一脸病恹恹可怜兮兮的模样,退烧贴还有些歪歪斜斜地搭在程璟的额头上。

    司念辞抿了抿唇,想着,算了,就看在他病了的份上,他就过去坐一会。

    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司念辞单手抄着口袋,踱步走向程璟。

    司念辞在床边坐下,他瞅着程璟,微撩着虎牙,“聊什么?”

    “你说你,都病成这样,不好好休息,聊什么天。”

    司念辞虽然已经坐下,但是却免不了要嘲讽一番。

    程璟面颊微泛着一抹不太明显的红晕,他忽然倾身上前,一把将司念辞的脖子搂住。

    他俯身,将唇覆在司念辞的唇上,两人的唇紧紧靠着。

    动作只在刹那间发生,司念辞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着一阵晃动,自己就换了个姿势,被压在身下。

    当唇瓣传来密密麻麻的啃咬的触感,司念辞骤然清醒,他用脚踹了下程璟。

    程璟闭着眼睛,然后单手扣住司念辞,另一只手臂横着,抵挡住司念辞的踹。

    舌尖柔软的抵触,抽去他的呼吸,片刻间似乎有些缺氧。

    血液一涌而上,脖子以上都是热烘烘,滚烫烫的。

    司念辞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他嚯的身体自行做出反应。

    用力一推,利落的反压。

    程璟瞬间,在他身下。

    司念辞单手撑在程璟的身侧,呼吸急促。

    脑海里都是方才柔软的触觉,还有那些梦里发生过的场景。

    程璟面颊微红地躺着,身上的衣服因为挣扎,微微有些凌乱,精致白瓷色的锁骨,微露着。

    他睁着黑的深邃的眸子,薄唇微启着,平日里矜贵一本正经的总统先生,今日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野性。

    司念辞脑子咔嚓咔嚓一声,意识早就被脑海里的画面覆盖,他心底里有个声音一直冒出来。

    亲他,上。

    你不抗拒他,承认吧。

    你并不厌恶他,承认吧。

    你很喜欢这种感觉,承认吧。

    司念辞低咒一声,“操。”

    司念辞抿着嘴唇,低声对着程璟说着,“我就验证下。”

    “冒犯了,反正你也亲过我一次。”

    不管程璟有什么反应,司念辞便俯下身子,一点一点的凑近程璟的唇瓣。

    当两片柔软的唇瓣触碰在一起之时,程璟伸手扣紧了司念辞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

    房间的门并没有关,门晃荡地轻飘着。

    被支开被莫申溜了一圈,回来的云端,手里捧着一包东西,脊背挺直地站在门边。

    他手里的袋子都被他捏地咯吱响,只是里面的人太过沉醉,并没有人发现他。

    云端眼眸都是猩红的红血丝,他咬了咬牙,步伐刚落下,却又迟疑地停顿。

    他一直以为是总统阁下对辞哥纠缠不清,是一厢情愿。

    却没曾想,他防的那么紧,其实辞哥也是对总统阁下有那方面的意思。

    他方才分明瞧见是司念辞将程璟推倒,然后亲吻。

    一个平日冷清慵懒的,少有的一面。

    居然......

    云端手里的盒子都捏的歪歪扯扯,他仰着头深呼吸。

    辞哥以为,他一直以来对他只是崇拜。

    其实并不是的,他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他喜欢他要追他。

    后来,辞哥是真的把他当小孩,并把他带在了身边。

    他以为辞哥并不喜欢同性,所以他默默的把这份喜欢转换成陪伴。

    那么耀眼的人,哪怕待在他身边,也会很开心。

    只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他。

    不是的,只是因为那个人不是他。

    云端离开的时候,有些不清醒的程璟,忽然有意无意地,朝着云端离开的方向,眯了眯眼眸。

    ......

    “主人,主人~~”

    司念辞在床上翻了个身,将枕头嚯地扔了出去。

    “主人,主人~~”

    孩童的稚嫩声,还是一直在不停地重复着。

    司念辞嚯地从床上起来,头发有些乱糟糟,面无表情。

    一股子起床气。

    “有事?”

    “有呀有呀,好消息哟哟。”

    给给咯咯地笑着,“主人昨天和程璟kiss,获得了追加半个月的生命值。”

    “加上先前的半月扣去一个星期剩下8天,再加上这15天,主人有23天的生命值啦!!”

    司念辞忽然清醒,他眉尖的川字越蹙越紧。

    他昨天好像被程璟亲了,然后他就反亲回去,他好像还咬了程璟。

    脑海里思及此处,又开始回放着昨天暧昧不清的一面。

    司念辞瞬间觉着自己下腹有些热气,一涌而上。

    他将被子掀开,落地,朝着浴室走去。

    浴室哗啦啦的流水声传来,给给已经被司念辞给屏蔽掉了。

    司念辞洗完澡,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摸着下巴沉思。

    原来会做那些,梦,是因为他是真的想对程璟做些什么。

    昨晚做完那些,一夜无梦,睡到天亮。

    司念辞挠了挠后脑勺,他居然是弯的?

    不但不排斥程璟的亲吻,还很沉迷。

    “......”

    而且,他对程璟很有反应??

    “......”

    司念辞眯着眼眸,在脑海里经过一番思绪和考论。

    最终得出结论。

    哦,他弯了。

    他喜欢男人,还是程璟这种类型。

    司念辞的性格,就是弯也要弯的堂堂正正。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