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比较护短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云端那边好像很吵,他捂着了电话,“辞哥,我现在在司宅这边,司廷要过来带人走。”

    “我先拦着他,等会再和你说。”

    司念辞从衣柜里,随便抓了件衣服,“不用,我现在赶过去司宅,你在那边等我。”

    司念辞挂了电话之后,将身上的衣服换下。

    然后匆匆地往外赶着。

    ......

    司宅

    客厅内

    司清儿气喘吁吁地甩开司廷的手,“你放手啊,神经病啊?”

    司廷温润儒雅地笑了笑,只是抓着司清儿的手,力气加深了些。

    “出来玩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回去了,清儿。”

    “闹够了,就该回家。”

    云端上前,用力地把司清儿往旁边扯,然后将司廷的手甩开。

    “司廷先生,过来做客,上门就抓主人的手,是不是很不厚道?”

    司廷瞧着好不容易抓在手心的人,溜走了。

    他微乎其微地蹙眉,又恢复做一派温润模样。

    “清儿是我妹妹,我算不上是客人。”

    云端极其官方的笑了笑,“那真是很抱歉。”

    “现在清儿是变成我们这里主人的一员了,再说她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你就是客人,客人就该有客人的样。”

    “请你客随主便,上那儿坐。”

    云端朝着沙发的位置方向,指了指。

    司廷的耐心已经告罄,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与他奸商气质,极其符合的微笑,“云端,我和念辞,也是一家的关系。”

    “我不希望,我动手之后,会变得很难看。”

    司清儿躲在云端的背后,有些心有余悸,她是真的怕死了司廷。

    这个男人的就是个彻底的疯子。

    她那天之所以会这么没有计划,匆忙的冒险跑出来,就是因为这疯子,辞上次喝醉酒,差点把他就地正法。

    虽然她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要娶她。

    但是她知道,在他的心里除了权势,并不能容下任何东西。

    她才不要做他的傀儡和玩物。

    “谁在我这里撒野?”

    冷冷清清的嗓音,在门的那边响起。

    打破了正在胶着的场面。

    在场的三人,纷纷将视线都移向,门边。

    司念辞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懒散地从台阶上下来,。

    然后踱步走到司廷的跟前,气势很足。

    云端接收到了司念辞的视线提醒后,悄悄地拉着司清儿就走开。

    司念辞走到司廷跟前,虽身高有差距,但是气场是丝毫不输给司廷的,并且反而有压一头的趋势。

    司廷很如常地笑了笑,态度很亲近,“念辞,你回来了。”

    “最近好像是很忙?我们好久都没有叙旧了。”

    是正常而又亲近的寒暄,好像是真的关心很好一般。

    司念辞径直略过了站着的司廷,悠悠地走向沙发处。

    然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舒服的姿势。

    径直在沙发上坐下,他还有模有样地冲着茶,不忘抬下颚,招呼司廷。

    “坐。”

    “来者是客。”

    一句话将关系撇的很是干净。

    司廷也不恼,嘴角依旧噙着笑。

    他在沙发另一端坐下,“清儿在这儿打扰到你们了。”

    “我会带回去,好好教育。”

    司念辞端起了陶瓷茶杯,他将茶杯放在了嘴边,轻吹吹。

    脑海里尽是程璟,嗜茶如命的模样。

    司念辞眯着眼眸,轻啜一口浓香的茶水。

    “司清儿,不是你妹妹了。”

    司廷不苟言笑,他也端起了茶杯,并对着司念辞扬了扬。

    “对,所以她未来会是我太太。”

    司念辞不怎么明白司廷娶司清儿是几个意思,但司清儿现在是投靠他来着。

    所以,对这种衣冠禽兽,就不需要拐弯抹角。

    司念辞扬着眉,“那你经过她的同意了么?”

    “哦,忘记和你说了,我之前就把清儿从你们家的户口里,迁出来。”

    “她现在是独立的个体,并且她现在住在我司家。”

    “我这人呢,比较护短。”

    “所以,你现在并不能够想对她做什么。就做什么,你需要经过她的同意。”

    司廷完美无缺的笑容,第一次出现了缺陷。

    他面色变得有些深沉,他将茶杯放下,“你什么时候迁的户口?”

    司念辞很是悠闲,再次将面前的陶瓷茶杯充满。

    浓郁的茶香味,飘散在整个空中。

    “前段时间。”

    在司清儿逃出来之后,他顺手用经验值让系统兑换。

    把司清儿的户口迁出来,这司廷当然什么都不能发现。

    谁让系统是个bug呢。

    司廷轻轻笑着,“念辞,我不是很明白,你要插手我和清儿之间事情。”

    司念辞故意挑衅,“哦,可能是之前差点我和清儿差点成为未婚夫妻的关系。”

    “所以我就顺手做个人情。”

    “倒是你?不是很明白,你大张旗鼓来我司宅抢人的原因?”

    “是觉得我司宅没有人了么?”

    司廷在商场周旋多年,当然是很沉得住气。

    他笑了笑,以退为进,“既然,念辞想要清儿在这儿住一段时间,那么那就让她住吧。”

    “只是她有些淘气,还望念辞多担待着。”

    司念辞是真的觉着和司廷这种,奸商说话。

    很没意思。

    司念辞将杯子放下,茶也不冲了。

    他可不认为,司廷这么大张旗鼓地过来抢人,会没有其他的任何目的。

    对于司廷这种奸商,又虚伪的人来说。

    要步步都算计好了,并且觉得事情一起了才有价值。

    毕竟时间,对于奸商来说,可以多坑几个人,所以是很宝贝的。

    不过,要是司廷这么沉得住气,什么都不说。

    等他开口?

    那没门。

    司念辞活动了下脖子,已经靠着在沙发上。

    那就来比比看,谁沉得住气。

    司廷端起茶杯,他眸底闪过一丝光芒。

    他低着头,微抿着茶。

    苦涩浓香的茶味,蔓延在整个口腔里。

    果不其然,在喝了第六杯茶。

    司廷笑盈盈地开口,“念辞。”

    “听说,最近,你和总统阁下,走的格外的近。”

    “总统阁下,去出差,也带着你?”

    司念辞讥讽地勾着嘴角,果然,这不就是来了么?

    司念辞漫不经心地伸着指尖,在沙发上轻敲着。

    “不,你错了。”

    “不是最近走的很近,是.....”

    “一直都这么近。”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