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死亡凝视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

    吴帆得知司念辞超喜欢柠檬薄荷糖,就一口气给司念辞买了几个口味的一大包,硬要司念辞收下,并表示没几个钱。

    于是乎,司念辞掏钱买了两大包的巧克力,表示礼尚往来。

    只有袁裕孤零零一只站在路中央。

    司念辞走了几步,才发现袁裕没跟上,他扭头一看,然后伸手捞过袁裕手里的箱子。

    袁裕手里的箱子被搬走了,他愣了会,叉着腰,“你抢我的箱子做什么?”

    “你都有糖了,还抢我箱子!!”

    司念辞半挑着眉心,侧脸被些许阳光照耀着,逆着光,“不是太重了?”

    “你想吃糖么?”

    袁裕愣了愣,司念辞是以为他箱子太重了,所以才走不动?

    这怎么可能拜托。

    不过,袁裕瞅着司念辞单手抱着箱子,然后从自己手里拎着的袋子,掏出来一瓶薄荷柠檬糖,然后丢给自己。

    袁裕手里拿着司念辞给的糖,有些迟疑地问着,“你给我呀?”

    司念辞点点头,“很好吃。”

    袁裕想说,又不是小孩子,哪里是一瓶糖就可以哄的,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此刻司念辞正温纯无害地挑着眉,告诉他,“我特别喜欢吃这个。”

    袁裕忍住了自己疯狂想摸司念辞头的手,真是要命了。

    一个男的长的比女的好看就算了,还这么可爱。

    袁裕摇了摇头,所以说他的魅力被压制住了,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袁裕手里拿着司念辞给的糖,他难得很好心的给司念辞打开车门,“上车呀?”

    司念辞舌尖微抵着清凉的薄荷柠檬糖,“杰哥呢?”

    袁裕先行上了车,“我刚才给他发了信息了,快到了。”

    “让我们先上车,他等会就到。”

    司念辞得到消息,也不停留,迈开步伐就往车上跨。

    而在这房车的后面好几辆车中间,有个脑袋,探着,正带着望远镜。

    ……

    忙了一天,转眼间也到了该吃饭的时间。

    司念辞一行人已经到了节目组,安排的住所里。

    是一个有些历史的大杂院那种。

    袁裕揉了揉眼睛,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

    他拍了拍睡在一旁,衣服蒙了整张脸的司念辞,又推了推旁边的成杰。

    成杰被推了下,也悠悠地转醒,他捏了捏眉心,视线逐渐清明。

    只有司念辞一动不动。

    袁裕掀起了司念辞的衣服,司念辞拧着眉闭着眼睛。

    袁裕伸手戳了戳司念辞的脸,没反应,继续戳。

    成杰打开了矿泉水,悠悠地喝着,默默补上一句,“我听说,司念辞起床气很重。”

    成杰话音刚落,袁裕就对上了司念辞刚醒来就带着的死亡凝视。

    袁裕:“……”

    卧槽,这眼神真特么锐利。

    杰哥你可以不可以早点说!

    袁裕颤颤巍巍地手指捏着那衣服,“咳,那啥,我们该下车了。”

    “到地儿了。”

    司念辞拧了拧眉间,收回视线,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拍摄现场。

    在工作。

    他抿了抿唇瓣,一言不发地将衣服套上,然后开门下车。

    袁裕赶紧凑近成杰抖了抖,“杰哥!你干啥不早点告诉我,我一点儿心里防备都没有!”

    “真特么的太可怕了!”

    成杰施施然将瓶子放在一旁,“难得你也有怕的人,我得留着。不然就没意思了。”

    “哦,等会你多给他送点糖和吃的,他就很容易被顺毛了。”

    “这是他助理云端说的。”

    袁裕似信非信,“杰哥,你该不会坑我吧?”

    “我现在去踩雷,会不会玩完?”

    成杰意味深长地一笑,“不会,因为他等会就没时间了。”

    “为什么?”

    “因为等会他要按照限定的食材,来做节目组要求的菜呀。”

    “据说是谁做大厨,是由抓阄决定的。嘿嘿。”

    袁裕嘴巴变成o字形,“不会吧,我们晚上会不会吃不上饭了?”

    就司念辞那白的可以当反光板的手,可以做饭,厨房会不会被炸了?

    ……

    司念辞刚从起床气里解脱出来,又听见节目组宣布的蛋疼规则,让他在限定的材料里,做限定的菜色。

    做完了,达到要求了才可以吃饭。

    做不到标准,就会一直让他们重复重复。

    但是,那个做饭的人,是抓阄决定的。

    而司念辞就是被选中的人。

    司念辞表示:“……”

    宣布的导演,被司念辞的视线注视着,莫名觉得毛骨悚然。

    司念辞冷冷的看一眼导演,然后接过任务卡。

    转身踱步就走。

    刚才在一旁看戏吃瓜的袁裕,瞅着司念辞走开的背影。

    “确定安全措施做好了吗?我担心把厨房炸坏了。”

    成杰在一边的长椅子上坐下,神情悠哉,“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顶多是炸了锅而已。”

    身后的院子中央,种了一棵棵榕树。

    嫩绿的叶子,还抖着新鲜的水珠。

    袁裕看了看成杰,把手头里的东西放下,“那我还是去盯着好。”

    “杰哥,你今天累了,就多休息吧。”

    成杰点点头,在一旁削着东西,“行,那你去吧。”

    “给他打打下手也是好的。”

    “好咧。”

    袁裕说话间已经蹦蹦跳跳,跑去了厨房里了。

    这大杂院,当然做饭的厨房,也是很符合当时的情节的。

    就是用那种烧柴火的灶台,来煮饭的。

    还有锅是超大的锅。

    袁裕刚进厨房,就瞧见一个背影蹲在了生火的地方,在捣鼓着。

    袁裕进了门,“干嘛呢?”

    司念辞听见有人来,抬起头,抿唇,“生火。”

    司念辞刚抬起头,就被袁裕看见了像花猫一样的脸。

    在脸颊两边,有些黑乎乎的痕迹。

    袁裕没忍住,捂着嘴角偷笑,“生火啊。”

    司念辞哔啦的点燃了火焰,扔进去灶台的柴火里面,“嗯。”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却让袁裕觉得有种阴森森毛骨悚然的感觉。

    袁裕扫了扫周围的东西,“需要我帮忙吗?”

    司念辞指了指一旁躺着的骨头,还有玉米。

    “洗骨头,切成块,还有,洗下玉米,玉米也要切。”

    袁裕利润地接过了骨头,在一旁冲洗起来。

    火很茂盛。

    司念辞将大锅放下去,舀了一勺游下去锅里,然后颇为有模有样地翻炒着鸡肉。

    在一旁洗东西的袁裕,他不由得被香味吸引住了。

    他回头一瞅,发现司念辞炒起菜来了,不仅有模有样,还颇有架势。

    很专业啊。

    袁裕剁了剁骨头,然后剁完了之后,洗玉米。

    “辞哥,你这厨艺还不错呀。”

    “闻着好香,看着也好香。”

    司念辞炒菜的时候很专注,只是淡淡地应了声“还好。”

    袁裕切完了玉米,放进了锅里。

    “节目组给的啥要求啊?”

    司念辞将翻炒的滚烫而香味四溢的鸡肉,盛起来,放在了盘子里。

    “必须做四菜一汤,必须每盘都有胡萝卜青椒青菜,还有给我的这些食物都必须用上。”

    袁裕摸了一块胡萝卜啃,“阴险阴险,要是你没完成要求,这些菜岂不是浪费了,要重做?”

    “咦,不对,肯定是被他们给分摊给吃光光了!!”

    “过分!”

    司念辞放了一旁,摆盘摆的十分精致。

    “不会做不到,每个都有胡萝卜。”

    “每个菜都会用上。”

    袁裕有些摸不着头绪,他低头一看。

    色泽鲜艳诱人的宫保鸡丁已经炒好了,在鸡丁旁边,还有胡萝卜青椒青菜等作为装饰。

    他抬头看了看其他的盘子,都有这种摆盘。

    甚至在要装汤的盘里,旁边还带着个垫底的盘儿,那盘儿还摆着摆盘,正是那胡萝卜+青椒+青菜的组合。

    “这都可以?”

    司念辞停下动作,缓缓看一眼袁裕,“他们没说一定要吃,不能当排盘和摆设。”

    摄影师:“……”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感觉。

    袁裕拍手,“也是哦,你真聪明,特别会找漏洞!”

    司念辞已经擦了擦锅底,准备下一盘菜,头也不抬,“把玉米和骨头,胡萝卜都放在一个锅里,下点水熬。”

    袁裕按照了司念辞说的,去做了,然后他看见司念辞加了盐。

    就直接盖上了盖子。

    大厨手法!!

    ……

    一阵忙碌,司念辞做了四菜一汤。

    宫保鸡丁,番茄炒蛋,青椒炒肉丝,糖醋排骨,玉米胡萝卜炖骨头汤。

    导演站在那儿清点食材。

    他暗搓搓手。还以为很为难,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做出了。

    并且还很诱惑。

    导演点了半天,才悠悠点头,出题的时候有漏洞,没有注意被钻空子了。

    还以为可以让嘉宾为难,然后顺便吃几道菜的谁想到。

    没为难到并且,还是一道菜也吃不到。

    司念辞袁裕带着吃的走了出去。

    成杰已经做好了收拾桌子,收拾房间。

    桌上也被他擦的干干净净。

    他连忙上前接过他们手里的菜,也是微微吃一惊。

    “这菜看起来还可以?”

    袁裕刚才已经偷吃了一点点,“何止是可以,简直不要太好吃了。”

    “都是辞哥做的,大厨手艺的!”

    司念辞面容清淡,他放完东西,“要开始吃饭么?”

    成杰和袁裕都坐下,“要!都饿扁了!!!”

    三人就在露天的只有小桌子小椅子的院子里,坐下。

    然后成杰喝了口汤,瞬间舌尖被美味侵袭。

    成杰挑着眉,“哎哟,这汤味道不错哟?”

    袁裕已经嘟嘟囔囔把肉塞嘴里了,“超级好吃吧?”

    “我刚才在里面已经偷吃过了。”

    袁裕还不忘竖起来大拇指,“简直不要太好吃啦!”

    司念辞是真的饿了,他埋头吃着,腮帮子都吃的鼓鼓的,像只小仓鼠一样。

    ……

    窗外的天涩已经昏暗,唯有微风轻摇着窗帘。

    莫申从门外进来,手里拿着保温盒,扣扣扣的敲着没有关的门。

    埋头在文件夹的程璟,并没有抬起头,只是略应着,“进来。”

    莫申手里拿着保温盒,发现桌上三个大小不一样的保温盒似乎是原封不动的放着。

    没有拆开过。

    莫申微摇摇头,然后直接把保温盒送到了程璟的跟前,“阁下,很晚了。”

    “您已经一天没用餐了,该用餐了。”

    程璟终于从文件中抬起头来,他伸着指尖搜了揉眉心。

    看了一眼手表,手表指着十点整。

    不知觉都忙到这么晚了。

    今天开会的气氛,不是很顺利。

    要建立条约,必须经过多方面的开会磨合,投票举议。

    那帮老元首,一听这个条约,就很抗拒。

    各种反对和拒绝。

    他好不容易安抚了他们,还留下了一丝转机。

    接下来要忙的很多。

    程璟将饭盒拆开,手机关机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充电。

    他将手机插电,然后喝起了汤。

    莫申见程璟喝汤了,默默走过去把那几个保温盒收起来。

    程璟喝着汤,思绪飘了飘。

    不知司念辞那边是怎样,录节目顺不顺利。

    要好些天,都不能和他见面,也不能说说话。

    程璟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有黏人的成分。

    他失笑着喝下一口汤,将手机开机。

    只是那小没良心的,现在估计还在吃好睡好的,一点儿都没想他,估计把他忘到了天边去。

    手机叮叮叮的响了起来。

    程璟放下手中的碗,拿起来手机,划开了屏幕。

    是凌期的消息。

    【凌期:司先生,状况,状态良好。

    适应能力也很好,学习能力超强。】

    程璟细细地品尝着那几条短短的信息,寥寥几个字。

    果然,是去到哪里都不吃亏的主。

    嗯。

    他还没正正式式地吃过,司念辞特意给他做的饭菜。

    等这次事情完了,要让司念辞给他做一顿,毕竟,他是司念辞唯一感兴趣的人。

    不是吗?

    莫申收拾完,原本打算和程璟汇报。

    只是忽然看见,程璟对着手机。

    笑的万分的缱绻温柔。

    硬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哦,这个眼神好熟悉啊。

    好像是每次和司先生电话,发短信都是这个眼神。

    万吨的狗粮,正在向你砸来。

    莫申决定暂时不上去打扰程璟,毕竟最近这么忙。

    阁下,也是需要放松的。

    莫申甚至在考虑,怎么让凌期把空了的司念辞打包过来。

    当面充电,肯定效果百倍。

    说不定阁下,吃饭也会按时吃了。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