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用各种姿势,让他叫爸爸
    一秒记:(小説2016):网址:xiaoshuo2016com

    辉奚沉着脸,往外走着。

    等待辉奚走远了,那个人才嘀咕着,“奚哥对司念辞的偏见太多了吧。”

    “好像,我觉得都没那么糟糕。”

    旁边的提醒着,“别说了,小心被奚哥听到,我们才是一个团的,没必要为其他人,伤了团内的和气才是。”

    ……

    云端已经在楼下等着司念辞,他今天穿一身正式的西装,看起来还真的有模有样的。

    眼睛上,还带着个镜框。

    司念辞和尊昀并肩走着,云端抬眼看见这两人,不由得快步走上去,“走着,今天带你们去吃饭!”

    尊昀平时有和云端一起偶尔碰面,就不急着寒暄了,他伸手和云端对着拍了拍。

    “不,今天去唐恺家里吃。”

    云端略有些迟疑,“唐恺的小媳妇会做饭菜?”

    司念辞一巴掌拍到云端头上,“想什么呢?”

    “她敢做你敢吃?”

    云端忽然毛骨悚然,他抖了抖,“不敢,不敢。”

    尊昀抿着嘴笑了笑,“是恺家里的阿姨做的,阿姨做的一手好菜。”

    “我之前有幸吃过一次。”

    云端没正经的笑嘻嘻,打开了车门,“我知道,逗你们玩呢。”

    司念辞视线在车内扫了一眼,然后上车,“那神经病呢?”

    云端坐上了驾驶座,他拉着安全带,“不知道啊,估计自己跑了吧。”

    “我刚来开车,就不见他人影了,不过说真的。”

    “真的像个神经病似的。”

    尊昀听的有些稀里糊涂的,他好奇地问着,“你们在说什么。”

    云端摆摆手,准备要开车,“没什么。”

    “就一赖皮脸,硬要想蹭车的。”

    司念辞对于云端这个形容词,勉强满意,勾了勾嘴角,“不管他。”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唐恺的住处。

    唐恺受了伤之后,就没有单独住。

    唐恺老早就准备好,下楼接司念辞他们。

    自从养伤以来,他过的跟老头似的,每天在小区楼下溜达,时不时养养花,养养草。

    最近还画起画来,他最早并不是专业的音乐学院出来的。

    而是美院出来的。

    唐恺站在楼下,时不时眺望着有没有车辆从远方行驶过来。

    虽然,养生生活过的还不错,但毕竟不是真的老头儿,总过老头儿生活,会感觉着缺点什么。

    终于,有辆车子行驶过来,在靠边停着。

    司念辞懒洋洋地从车上下来,细碎的刘海,斜斜地靠在一边,被睡的有些蓬松。

    唐恺看见司念辞,连忙跑过去。

    唐恺好久也是没见到司念辞了,两人一见面就是拳头一顿对击。

    唐恺刚想开口,嘴巴就被捂住了,他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冷清的司念辞。

    尊昀和刚下车的云端一脸问号:“????”

    云端率先问出口,“辞哥,你在干啥呢?”

    司念辞拧了拧眉尖,“他要说话。”

    云端顿了顿,“说话怎么了?”

    司念辞一副你开什么玩笑的模样,“他声带不是受损了么?”

    “嗓子不要了?”

    云端虽然最近也很忙,但是有玩微信,还是有在几个人的群里,聊聊天什么的。

    也不至于像司念辞一样,与世隔绝,连个微信都不玩。

    云端忍着笑意,把被捂的满脸通红的唐恺,从司念辞的魔爪解救下来。

    尊昀眼底蕴藏着笑意,“唐恺的声带,虽然还没彻底恢复完整,还需要养。”

    “但是已经恢复到可以讲话的程度了,只是不能太过大声和激烈的用嗓子。”

    “也还不能唱歌。”

    云端终于笑出声,还笑的肩膀乱颤。

    唐恺恢复了自由之后,立马呼吸一口大空气,“对啊,尊昀说的对。”

    “我的天,辞哥,我知道你爱我心切,但是也别把我憋死了呀。”

    司念辞冷冷的睨一眼他们三人,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憋死你最好。”

    尔后,司念辞先行踱步走向电梯里面。

    云端笑的像朵灿烂的花儿,“辞哥真可爱。”

    尊昀微点头,“有点。”

    唐恺声音放的很小,轻声细语的,“哎~辞哥还是我辞哥。”

    “走着,家里准备了大餐给你们呢。”

    “上去就可以吃饭了。”

    ……

    司念辞斜斜地靠在墙壁上,手里随便戳着手机。

    咚咚咚。

    微信传来一声响声。

    司念辞低头戳了戳。

    是程璟发来的消息。

    司念辞微微眯着眼眸,自从程璟那天戏弄他以后,他就克制住自己,不靠近程璟。

    就连休息那几天,也没有和程璟独处一个空间。

    他在房间里看了各种片片,各种姿势他都仔细看了,虽然上面的人很辣眼睛。

    但是想了想用在程璟身上,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受。

    呵,戏弄他?

    等着,等他用各种姿势,让他叫爸爸!

    要是云端知道,那几天司念辞拉他过去家里住,当挡箭牌,不是因为他说的坚守底线,而是看片片,会气的吐血。

    司念辞乱想了一通,又回到手机屏幕上。

    他点开了程璟发的那条微信。

    司念辞戳了几个字。

    在那端等待的程璟,正翻阅着文件,听到信息的声音,他停顿下来,拿起手机看了看,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他伸着指尖捏了捏眉间,有些不可觉的疲惫。

    近期他总是多梦,睡不安稳。

    梦里都是司念辞,但有很多事情。

    他的睡眠质量不好,又多梦。

    这些让他最近神经有些衰弱,梦扰人。

    他一睡不好,容易头疼。

    莫申拿着文件夹,进门,看见程璟在揉眉心,把身上随身放着的治头疼的油,程璟递过去。

    “阁下,这个给您。”

    “是头疼又犯了吗?阁下最近睡眠还是一直不好?晚上让老陈给您看下?”

    程璟放下文件,接过油瓶,微微点头,“恩,让他过来一趟。”

    “还有些事情,需要确认下。”

    莫申应下,“好的,阁下。”

    “我晚点给老陈打电话,那司先生那边需要说下不过去?”

    搜秒记:{\(m.wanben.me)\}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