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单身太久
    谨记\小說2016/网址:xiaoshuo2016.com 以免丢失

    云端二话不说,就低头去啃咬看着很好吃的唇瓣。

    凌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脑海里漂浮过,要不要问问boss,如果意外“献身”,会不会怎么样……

    云端啃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伸着舌头去舔,唔……好甜呀呀呀……

    凌期紧绷着身子,他察觉到云端某个地方在昂扬顶着他。

    凌期微微眨着眼睛,其实他原本就不是什么直男。

    他之前谈了两任,结果都是不疾而终。

    因为现在很少有同性能够顶着舆论生存下去。

    而云端又是大傻白的直男,咋呼呼的。

    虽然哪怕云端时不时,不经意间在撩拨他,他以为只是云端分不清兄弟的界限在哪里,防备心也不强。

    但是现在……

    他垂眸看了眼,在他身上不停吃豆腐的云端,眸色深了深,云端…好像并不怎么直。

    云端啃完了嘴唇,撩着牙又去啃凌期的下巴,手还撕拉划拉的撕着凌期的衣服。

    凌期是军人出生,虽然现在退役了。

    但身上结实的古铜色肌肉,还是存在的。

    云端摸了摸凌期的胸肌,嘟囔着,“这比我腹肌还硬啊……”

    “我腹肌最近太忙没练,都有些软了……”

    凌期紧皱眉头,额间的青筋凸起,他的***早早苏醒。

    他起身,将云端反压在身下,压声问着,“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云端有些大舌头,“当……当然知道了……”

    “我……吃你……”

    云端的手,开始胡乱地扒着凌期的裤…子。

    凌期的裤子瞬间被拉开,他有些低喘。

    他制止了云端的行动,“你喝醉了。不要乱动。”

    云端哪里会那么听话,他咔嚓把凌期又反压在身下,哗啦啦把凌期刷的脱的一干二净,“没醉!”

    “不要小气呀,小爷就亲一会儿。”

    “你身材这么好,不要浪费。”

    凌期瞬间被扒光,他的眸子隐约藏着危险的光,他都被扒成这样了,他又不是柳下惠。

    凌期勾着云端的脖子,单手解开云端的扣子,“真的要吃我?”

    “嗯?”

    云端瞬间愣住,他心里的小鹿扑腾扑腾的跳着,妈妈,这个男人好妖媚!

    好想……

    云端被迷得神魂颠,他用力地点了点头,“想!”

    凌期收起平时的正经严肃样,嘴角挂着邪佞的笑,他将唇覆上云端的唇瓣。

    舌尖在唇齿,肆意地撩动着。

    云端被迷迷糊糊地再次被反压,他觉着有一只手,已经扯开他的衣服,从上往下移动,所到之处撩起苏苏麻麻的,有点热热的异样感觉。

    却莫名的舒服……

    “嗯……”

    云端低低地发出闷哼声……

    ………

    “唔……再来一次吧……”

    云端咕噜噜地转了个圈,在床上的墙壁哐当撞了一下,忽然皱眉。

    他惊醒,捂住嘴巴。

    卧槽…

    他做了什么梦啊,居然梦见自己和小期期在做某种不可描述的运动,甚至还不停地要求,再来一次……

    云端啪啪地赏了自己两个巴掌,人家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把人家睡了???

    云端想继续拍醒自己,手却被抓住了。

    他没想那么多,扭头一看。

    瞬间……

    凌期正睡意沉沉,他裸着身子,锁骨,胸肌前有几个红色的小点点,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诱人的男色。

    反而平添了几分诱…惑。

    凌期闭着眼睛,嗓音低哑地很,“别闹,再睡会,累。”

    云端连口水都咽不下去了,他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也是光溜溜地,并且身上有青青紫紫红红的痕迹,看完这些,瞬间感觉自己屁股眼隐隐作痛……

    卧槽……

    不是做梦啊……

    他真的把凌期睡了……

    昨天断片的记忆,像电影播放一样,哗啦啦的放映。

    他昨天,硬把凌期脱光光,还不停吃豆腐……

    还有……他被弄的很舒服,骚的像只小妖精,哼哼唧唧地叫着……

    甚至……还要求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

    他这是单身太多年,所以欲…求…不…满…???

    在云端胡思乱想的时候,凌期已经醒了。

    “酒后乱性,可以不用负责。”

    凌期低哑的嗓音传来,云端冷不伶仃地抖了抖,然后抬眼朝着凌期看去。

    凌期侧着俊脸,整张脸半隐匿在被子里,看不清神色。

    云端摇头,“不,我都把你睡了,肯定要负责。”

    “你也要对我负责。”

    凌期略抬眼,勾眉,“?”

    云端拍拍胸脯,“我单身狗多年,容易欲…求…不…满…”

    “所以你勾起了我这种心思,希望以后我再有这种需求,希望你再接再厉。”

    “不过呢,我也不是白嫖。”

    “我们可以试着在一起。”

    云端款款而谈,把前些天还在黯然失神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

    凌期:“……”

    他有点意想不到会是这种场面,他原以为会发展的一发不可收拾。

    ……

    云端鬼鬼祟祟地打开门,轻手轻手地把门关上,然后蹑手蹑脚地脱鞋。

    云端觉着这时候,司念辞应该还在睡觉,他可以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假装昨天他已经回来了。

    于是,当云端捏着脱鞋,踮起脚尖像小贼一样,往里面走的时候,看见沙发上的人,就忽然滑稽。

    司念辞正抱着一锅东西,姿态优雅地舀着勺子,“夜不归宿?”

    云端石化了几分钟,把脱鞋丢在了地上,然后吞了吞口水,“嗯……”

    司念辞抱着小锅站起来,然后慢吞吞地往云端那边走。

    视线扫了一圈。

    云端顿时觉得菊花一紧。

    司念辞音调微冷,漫不经心,“崽,你看你这……”

    云端实在受不了紧张的气氛,张开双手,决定坦白从宽,“哥,别问了,我都交代。”

    “我昨天……昨天把凌期睡了……”

    哐当,是勺子和锅发出来的清脆的碰撞声。

    司念辞愣了半饷,随即又眯了眯眼眸,“怎么回事??”

    云端低头揪着小手指头,“酒后没控制住自己,见色起意……”

    话越说越小声。

    “是我把凌期扒了,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会给他名分的,我们试着谈一谈……”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