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倒是很频繁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程璟垂着眼眸,没有发现异样,“奶奶,您知道为什么我总是相亲不成功么?”

    “您盼着我给您抱孙子……”

    “我以前以为我是可以接受您的安排,但是现在不行了……甚至对其他人都提不起兴趣……”

    哐当,佛堂的木门被撞的咯吱响。

    司念辞刚才是借助系统的非法闯入,才闯进来的。

    穿墙而入,才及时赶到。

    不然真的来不及。

    司念辞刚好接住要倒下的程老太太,眼疾手快地把药给程老太太塞进去。

    程璟身子略顿了顿,他回头看见倒在司念辞怀里的程老太太,连忙拿起手机打电话。

    语气短而急促。

    “马上,叫老陈过来!”

    司念辞单手抱着程老太,另手拨打了120,“喂,这里是总统府,麻烦叫辆救护车,没开玩笑,人命关天。”

    程璟来不及询问,他把程老太太抱起来,“谢谢。”

    司念辞跟在程璟身侧走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次任务虽然是让他救人,但是说到底还是因他而起。

    他刚才跑进来虽然很匆忙,没听到全部,但是听了尾声,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程老太太被送上了救护车,程璟和司念辞也坐着莫申开的车跟过去,老陈已经在救护车上,陪着老太太。

    程璟刚才没来得及和司念辞说话,他抬头瞧见司念辞坐在身旁,脸色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程璟微微启唇开口,“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这不关你的事。”

    “该来的迟早会来的。”

    司念辞敛着眸子,嗓音清冽,“我知道。”

    “程奶奶现在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以后悠着点。”

    “她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

    司念辞说着,忽然想起来了,还在山上吃斋的司老太太。

    忽然有些头疼。

    这气完一个,还有一个呢,这要重蹈覆辙??

    程璟知道给给会根据任务给司念辞提供药物的,程老太的生命危险,可能就不会有了。

    但司念辞这愁眉苦脸的……

    程璟想了想,忽然想到司老太太,他都能想到,司念辞何尝不是能够想到。

    他顿了顿,“司奶奶那边,你放心,不会让今天的事情,再重演一遍的。”

    “今天的事情,是我欠妥考虑,考虑不周。”

    司念辞摆摆手,摇头,“不要那么悲观先,可能我奶奶比较好说话,结果不会那么糟呢。”

    司念辞虽然安慰着程璟,但是心里却没什么底。

    ……

    程老太太已经转入了病房内,医生说幸亏药物及时,不然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司念辞站在走廊上,消毒水的药味萦绕在他鼻尖,他觉着他好像和医院结下不解之缘。

    来的倒是很频繁,落下又补回来。

    程璟听完医生的嘱咐,送走了医生后,踱步走到司念辞跟前,“奶奶没什么了。”

    司念辞看了下手机,“我下午还有个通告要赶,时间不多了,我先走了。”

    “空了再联系。”

    程璟点头,他踱步,“我送你?”

    司念辞把程璟推到病房门边,“这里需要你,你就呆着吧,别耽误我时间了。”

    “走了,白。”

    程璟看着司念辞离去的身影,微微抿了抿唇……

    ……

    云端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司念辞上车,“我们从这儿赶过去需要三十分钟。”

    “我们还有五十五分钟,二十五分钟换装化妆应该足够了。”

    司念辞跑的有些喘,他理了下胸口的领结,“嗯,知道了。”

    云端已经开动了车,他询问着,“程老太太还好吧?”

    司念辞轻声应着,他伸着指尖揉了揉太阳穴,“还好,现在没什么事。”

    “好好养着,别太气着就没事了。”

    云端点头,才放心了一下,“要好好的,别出事才好。”

    ……

    英娱近期的股票大跌,甚至很多有口碑的品牌店都有得到抵制,甚至旗下的所有产业都受到了不等损失。

    英娱整个公司最近都处于低迷情况,所有员工都大气不敢出一下。

    最重要的是英娱的最高决策人,毕恩已经好些天没有出现在公司里。

    英娱头一次,弄的有些人心惶惶。

    英娱的副总裁,当机立断给员工开了个会,撒下一颗定心丸。

    但是还是不能够阻止人言可畏,和谣言的迅速传播速度。

    ……

    某个大厦的顶楼,是层玻璃透光的顶楼阳台。

    在某个玻璃桌上面,躺着一道修长的身影。

    他低垂着头,一头金色的头发湿漉漉地垂在耳侧,脖子上。

    他身上只着一件裤子,他光着上身手里拿着沾满鲜艳的血的刀,在自己腹部处,手起利落地铿锵挖出一颗子弹。

    等子弹哐的落在盒子里的时候,他才将刀丢掉,整个人虚脱地躺着。

    不顾伤口还在流血,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

    玻璃门叮的被打开,一位身着白衣大褂拿着医药用箱的男人,匆匆跑进来。

    “毕恩,你这是在玩命么?”

    那男人虽动作优雅,但是语气有点儿呛。

    毕恩抬眸,毫不在乎地弹弹指尖,“闵卓,你来了。”

    “麻烦你给我处理伤口,子弹我已经取出来了。”

    毕恩的口气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闵卓一言不发地打开医药箱,给毕恩进行消毒上海一系列的伤口处理。

    毕恩嘴里叼着一根草,垂着眸,看着闵卓给他处理伤口,他忽然开口,“你的手,真好看。”

    闵卓包扎伤口的手颤了颤,又恢复原状。

    毕恩嘴角的笑有些邪佞,“你的手是那手术刀的手,我的手是拿杀人刀的手。”

    “但我们的手,却格外好看。”

    “我最满意的就是我的手,我以为除了我的手,不会再有人的手比我满意。”

    “你是第一个。”

    毕恩语气轻佻地说着,顺势把闵卓有些单薄的腰肢给搂住,他俯身咬住闵卓的耳垂,呢喃,“让我很想把你摧毁。”

    闵卓手里的箱子哐当掉落在地面,他的镜片下积蓄了一层厚厚的薄雾。

    他身子顿了顿,微微张手搂住毕恩,掰正毕恩的脸,薄唇附上。

    闵卓激烈而凶猛地稳住吻着毕恩,一手修长节指分明,漂亮的不像话的手,在毕恩身上探索着,直到某个角落。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