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今天也要三从四得 第二百五十七章:他送的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司念辞拆开包裹的瞬间,脸都黑了。

    tm,程璟给他送的东西,是各种涂抹的药物,就是干完那事涂的。

    叫事后药?

    “操。”

    司念辞把药全部塞回去袋子里,然后塞进包裹箱里,他起身随意得翻着柜子。

    还真给他翻到了胶纸。

    司念辞嘴边叼着胶纸,用尖锐的虎牙刺啦的一咬,胶纸被撕开,司念辞把箱子给重新的粘回去了。

    云端刚进门,就看见司念辞在沾着包裹。

    他手里拿着新的衣服,往这边走,“哟,辞哥,干啥呢?”

    “要寄包裹啊?”

    司念辞已经将包裹粘好了,“没有。”

    “这是我刚收到的。”

    云端疑惑,“那你是拆了又把它粘回去了?”

    这是什么毛病?

    司念辞微掀着嘴角,露出尖锐的虎牙,“寄错了,等会帮我叫快递员。”

    “我寄回去。”

    “这样啊,那怪不得。我等会帮你叫,辞哥,你先来试下这套衣服。”

    “没问题的话,要拍下个封面了。”

    司念辞把粘好了的包裹,放在了一旁,然后起身,“来了。”

    ……

    在司念辞忙碌到一点多的时候,准备返程回去。

    在他都快忘记毕恩这回事的时候,接到了知道陌生号码的短信。

    短信内容是这样的。

    给给也出来蹦跶,“主人,主人。”

    “快快回复,这个是毕恩发的号码!”

    司念辞懒洋洋地眯着眼眸,兴致缺缺,“不回。”

    给给一下子就急了,“主人为啥不回复啊,不想去了吗?”

    “不想完成任务了?那兑换那么的多东西,好浪费。”

    司念辞觉着这二代系统,不仅缺心眼,还傻缺,“没说不去,别瞎猜。”

    “要去。不回信息,谁规定一定要回信息的。”

    给给才安静下来,“那主人,现在让司机调头呀?”

    司念辞拉上小被子,还在身上,打算小睡一会儿。

    “我不是有刚兑换的一些玩意儿么,到时候再用就好了,又不是特么用不起。”

    “我要睡会,你别烦。”

    给给委委屈屈的闭嘴,有很好多话想说,但是又不敢去惹司念辞。

    只好安静地呆在一边。

    司念辞到了家里以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见有时间,就趴在床上睡了会。

    ……

    “主人!主人!”

    给给牌呼叫闹钟已经开始开启了,“快醒醒啦,还有2分钟就到了约定时间啦?”

    司念懒洋洋的抬眸,抓着闹钟看了看。

    慢悠悠地起身,把身上的衬衫脱掉,换成了黑色的卫衣,裤子也是修长的黑色运动裤。

    做完这些,司念辞还给自己扣了个黑色的帽子。

    司念辞慢悠悠地倚靠在墙边,薄唇微启着,“走吧。”

    ……

    anse酒吧顶楼。

    是个露天的吧台,各种格局都散发着种莫名的冷气。

    毕恩穿了件黑色的丝绒衬衫,整个人搭在沙发上,翘着的一双的长腿,在慢悠悠地晃动着。

    他修长的指尖捏着高跟酒杯,高跟酒杯轻轻地晃动着,猩红色的液体,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样的鲜红。

    墙上哥特式风格的挂钟,叮叮当当地敲响着。

    指针的针,还在转动着。

    毕恩微微仰头,将杯子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他的耐心就快要告罄了。

    就像是踩点踩的刚刚好一样,敲门声应声而起。

    司念辞被毕恩的手下带着进了门,他戴着帽子,对周围丝毫不感兴趣,只是进了门。

    毕恩将酒杯放下,然后挑着挑花眼,薄唇勾起了一个刻薄的弧度。

    他嗓音缓慢地说着,“来了么?”

    司念辞微低垂着眼眸,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嘴角没少嘲讽,“没来,你看见的是鬼么?”

    毕恩眸光深深浅浅的,他略弯着唇瓣,“玩个游戏么?”

    司念辞微微将低垂的帽檐,往上移动着,并没有搭腔。

    而是双手抱胸,而是姿态懒散地靠在沙发上,微搭着眼皮。

    毕恩拿起来了一个没有喝过的高跟红酒杯,拿起来红酒,咕噜噜地倒了酒。

    然后放在桌子上,往司念辞坐着的位置推了推,“喏。”

    做完这些,毕恩才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他修长,白的不像话的手,微微捏着高跟红酒杯,要和司念辞对碰。

    “碰一个?”

    毕恩端着酒杯的手,悬在了半空中摇晃了下。

    司念辞隔了好一会儿,才缓慢地端起红酒杯,和毕恩对碰。

    司念辞漫不经心地抿着红酒,他脑海里的给给正在炸毛着,“哇哇哇,这人真的是太过于阴险了。”

    “居然在空酒杯下药,太阴险了!!!”

    “幸好主人服用了系统给的百毒不侵,才没有中招。”

    给给在愤怒之余,还不忘吹捧系统,“好在系统措施还是很有保障的呀,看看这么阴险都能挡的住。”

    毕恩的眼眸,在司念辞喝下了红酒之后,闪过一丝暗光。

    他也紧接着,喝完了一杯红酒。

    他张着菲薄的唇瓣,声线沙哑的说着,“我好些天前。”

    “在你身上安置了个微型监视器,你把他弄哪里去?”

    司念辞隐约有些没什么耐性,说起话来当然也是丝毫不客气的,“没用的东西,你还需要问?”

    “制作它的人也挺没用,你想承认无所谓,但我并不想废过多的时间,去倾听你怎么没用。”

    毕恩轻呵一声,对于司念辞的嘲笑,也是不屑一顾,他自顾自说着,“我身上的伤口,好像还有些隐隐的做疼。”

    给给又在司念辞的脑海里叽叽喳喳,“你看看,这人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甚至是很记仇的。”

    “幸好主人用了多面防御系统,他怎么都不会坑到主人头上来啦!”

    司念辞漫不经心地在系统里和给给对着话,“成语用的不错。”

    给给心花怒放,“那当然,给给要做最博学的系统。”

    给给后知后觉的发现司念辞根本没和它一个频道,它有些幽怨的躲在角落里画圈圈。

    毕恩那边已经开始说出来了今晚的第一个目的,他把杯子砰的放在桌子上,语气有些目中无人。

    “我这个人很记仇,并且喜欢新帐旧账一起算。”

    “所以,你来吧,拿什么条件来平息我的怒火?”

    司念辞笑出声,他觉得这毕恩已经不是可以用有病来形容了,简直是不要太中二了。

    毕恩眸色暗下,“你懂尊重的礼仪么?你们的待客之道呢?”

    “还是你哑巴了?”

    司念辞慢悠悠伸了伸懒腰,语气淡淡,“你的怒火平不平息,与我无关。”

    “所以我不回答你,有什么问题?别和我扯这些什么待客之道,我压根就不在乎。”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

    “都应该不想浪费对方的时间。”

    夜的风有些微凉,轻轻吹着放在阳台的各种藤蔓,藤蔓被风微微吹,枝叶都扑朔了几下。

    司念辞懒洋洋地将手抄在口袋,表情玩世不恭。

    毕恩微扯着嘴角,他发现司念辞的性格,是真的很讨厌,强势的他占不了便宜。

    毕恩发现这一点儿都不好玩,他冷声说着,“你准备用什么东西。”

    “来交换。”

    “我要有用的情报,关于总统府的任何一切。”

    毕恩最常使用的,就是利用他们国家独制作的迷药,这种药不仅会让人出现幻觉,还会让人沉迷。

    戒不掉,会任人为所欲为,当傀儡套话什么的。

    毕恩是掐着点,算准了药效发作的时间,才开始询问的。

    他安静地捏着指尖的戒指,眸色冷冷淡淡。

    在等待着司念辞的有所反应。

    司念辞抬手压低了帽檐,缓缓地起身,唇形无声的骂了声傻逼,然后端起酒杯,直接把里面还没喝完的红酒往毕恩身上泼。

    毕恩被泼个猝不及防,他愣了愣,额间的青筋微微爆起,他猛然起身。

    他嗓音都提高了好几分,“你有病?”

    司念辞的眸子,终于抬起来,他微微伸手抬了抬帽檐,露出冷清而淡薄的双眸,“不是你有病么?”

    “你以为你是救世主?还是什么中二恶魔?”

    “随便开口。我就要和你交换?”

    “智障么?”

    毕恩眉心狠狠地皱着,他的丝绸衬衫上,染了些红酒,看起来,就像大片的污渍一样。

    看来,没有效果?

    这司念辞,居然可以抵抗住他的药物?

    这药物用了多少年,都没人可以破解。

    毕恩已经来不及深究这究竟是什么回事,他冷眼看了一眼司念辞,“前些天我受到了突击。”

    “腹部中了一枪。”

    “差点葬送的了性命。”

    司念辞双手抱胸,懒洋洋扯着嘴角,“与我何干?”

    给给在系统里热烈的鼓掌,主人真的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领呀!!

    ╭(╯^╰)╮哼唧!就要给这种恶毒的人,欠揍的人一点收拾。

    不然不长记性!!!!

    毕恩身后的吹拂着,仿佛有某种气场,在蓄意勃发,他眼底闪着猩红,“是以你的名义。”

    “诱导我出去的。”

    “我在你身上讨回一枪,应该不过分吧。”

    “既然,你对我没有任何用处。”

    “放心,我会好好玩你的。”

    “让你很清楚的享受这个过程。”

    毕恩话音刚落,手里就掏了一把铮亮的枪,猛然开动着枪支。

    司念辞一个翻身,直接把桌子推倒,往毕恩那边推。

    掀起了各种玻璃的破碎,还有红酒飞扬肆意着。

    桌子是朝毕恩那边摔去的,毕恩狼狈堪堪地躲过了桌子。

    屈身翻了个身。

    司念辞倒是一身的清爽,他幽幽地站在墙边,“呵呵。”

    “这种小把戏,你也想难倒我?”

    毕恩彻底被激怒了,他开始疯狂近身进攻和搏斗,他手里还拽着枪支。

    司念辞猛然的侧身,躲过了毕恩的攻击。

    两人不相上下的搏斗着,速度快的不像话。

    毕恩身手确实厉害,像是发了狂的野兽。

    司念辞也是毫不逊色,两人几乎打的不相上下。

    桌上该有的,地上的盆栽,都被砸的零七八碎。

    顿时现场是一片狼藉,丝毫没有一个露天吧台该有的格调。

    司念辞开始和毕恩打的有些不耐烦的,他还没用继续猛赠力量值,只是在耗着时间。

    他在脑海里扣着给给,“怎么样?都拷贝过去了么?”

    给给正在紧急的拷贝着各种关于英娱那边的各种核心机密。

    这才是司念辞的第二个真正的任务。

    “快了,还差百分之五,主人你再拖一小会。”

    司念辞注意力没有集中才小会儿,毕恩就冲着这个空档,咔嚓的拿起刀,从司念辞脸颊边,擦拭而过。

    毕恩手里的枪,早就被司念辞夺走了。

    司念辞侧着闪了身子,然后擦拭着自己脸颊边,有一丝血腥味。

    “妈的。”

    被划掉一下。

    脑海里同时响起来给给的欢呼声,“主人好了,可以快速解决特!”

    在同个时刻,司念辞使用了增加武力值的系统外挂,然后砰的出拳,一拳把毕恩揍的飞出去。

    毕恩噗的捂着肚子,鲜血从他口中喷出,蔓延满地面。

    “主人,可以打残他,但是不能打死哟,记得揪口气呀!!”

    给给很是操心的说着。

    司念辞咔嚓的转着枪,一步步地朝着躺着的毕恩走去。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毕恩,手枪对准了毕恩。

    “尝尝你自己精心养的枪,滋味是什么样。开心么?”

    “国都,从来都不是可以让你为所欲为的地方,希望这一枪。能让你……”

    “意识到你自己的自不量力和狂妄自大。”

    司念辞话音刚落。

    砰砰砰的枪声就响了起来。

    “啊……”

    是毕恩的惨叫声。

    “主人,现在可以走了,他们的人,已经在攻克门外,快要进来了,人太多了很麻烦。”

    司念辞把手枪丢在地上,利落地转身,走到了门口。

    这里有两个门。

    第一个门并不能直接到达出口,司念辞也不需要出口。

    他只需要用系统可以瞬间转移。

    他只是遮掩一下而已。

    司念辞懒洋洋靠在墙壁上,隔着一扇门,那门被拍的格外的响。

    司念辞微微勾了勾嘴角,口型无声的说着,“游戏结束。”

    只是片刻间,门被打开了,一列队的人进来了,但是司念辞早在上一秒就消失了。

    ……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