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G市老大—龙阳!
    屋外的兽潮已经慢慢没了声响,越发安静的空间中那几道刺耳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最后兀然停在了门前。随后传来一道听起来有些阴阳怪气的男声。

    “这是什么味道啊?好难闻!”

    屋内的李瞳几乎是已经做好了瞬间暴起准备,可突然听到这话,当下略微一愣神,眼睛瞟过先前霍灵被锁的地方,直到看到地上那一堆堆恶心的东西,当即扑哧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

    “谁?”

    嘭!随着一声大喝,房门随即被一股大力轰然踢碎,顿时木屑横飞。随后三道人影徐徐走了进来,为首一人一身白衣,此时正捏着鼻子朝着李瞳的位置看来。而紧跟在那白衣人身后的两个黑衣大汉显然也是被这房内的味道熏得直皱眉头。

    “你是谁?这里就你一个人吗?”那白衣人紧紧的捏着鼻子问着,旋即又环顾了一眼四周,目光再度回到李瞳的身上,

    “你你!你又是谁?你别过来!”

    李瞳也故作害怕的往后退缩着,全然一副害怕到极点的模样,

    “你不会想你是一直住在这里吧!”着那白衣人还一脸嫌弃的退到了房间的入口处。

    李瞳眼中心中闪过一丝冷笑,紧接着便还是装作一副可怜巴巴害怕的模样,慢慢朝着那白衣人爬去,

    “你可以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吗?我求求你了,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一边着李瞳还加快了向那白衣人爬去的速度。

    白衣人本就对这个地方极为反胃,再看着全身脏兮兮的李瞳朝这边爬过来,他几乎就快要不能忍受了,当下也是飞快的往后退着,

    “你离我远点!别过来!再过来我杀了你!”那白衣人飞快的后退着,

    “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李瞳还在哭诉着往前爬,直到那白衣人已经完全进入到密道之中,而这时,李瞳脸上那原本一脸苦苦哀求的模样却是突然消失无踪,转而是一抹狡黠。

    “能让我感到威胁的人,已经足以值得我认真对付了!”

    李瞳的身影几乎是瞬间暴起,一道寒光闪过,死神剑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朝着那白衣人的胸口刺去!

    “你!”

    噗嗤!

    随着一道穿透**的声音,顿时血光四下飞溅!李瞳禁不住惋惜的暗叹一声,旋即抽身拔剑而回。

    这一剑若是没有被白衣人手臂挡住的话!那现在着白衣人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他这一剑虽然是突然暴起,但是这白衣人显然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至少单从战斗经验以及自身等级上来看,恐怕比自己差不了多少!

    “你果然是装的!”白衣人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淡然,转而是一脸阴沉的看着李瞳,而一只手正捂着刚才被李瞳刺穿的手臂。

    “老大!”密道之中的动静传出,两个黑衣人飞快赶到白衣人身边,

    “老大没事吧!”

    “咳咳”看了看依旧失血的手臂,龙阳摆了摆手,脸上虽然苍白,但那阴寒之意却是不加掩饰。

    两个黑衣人见状顿时明白了什么,当下抽出武器就欲攻向李瞳,但紧接着便是被龙阳给拦了下来。

    “你们还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

    “住嘴!”龙阳一声大喝,旋即再度看了一眼李瞳,转而是挥了挥手,

    “撤!”着那龙阳率先朝着密道之外走去,不过才走两步,他便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过身来盯着李瞳一字一句道,

    “阁下的高招确实令人佩服,他日定当再来领教!哦对了!阁下最好注意一下身边的人,我想阁下有这等功力,可身边的人却没有吧!”着那龙阳阴寒的眼神扫过先前两女藏身的水缸,也不再多语,直接转身走了。

    看着龙阳离去的背影,李瞳咬了咬牙,颤抖的双手几度紧握死神剑,眼眸之中挣扎着疯狂之色,不过片刻后却是尽数化为一片颓然,而他手中的死神剑也再也拿捏不住,噌的一下刺入地下,而李瞳的身体也紧跟着跪了下来。

    噗!

    一口猩红的血喷了出来,李瞳颓然的笑了笑,看着地上那片触目惊心的血迹,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虚弱感涌了上来。

    “那么快吗?看来我真的是已经已经不行了啊!”

    “恐怕这一次这一次”还没等他想完,一抹晕黑便是出现在其眼前,然后逐渐放大,放大,他最后听见的是林清言那焦急的声音。

    “瞳!瞳!你怎么了”

    旋转啊旋转!整个世界就这么天旋地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瞳这才慢慢的有了身体回归的感觉,随即慢慢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死了吗?这里是哪里?”

    一边想着李瞳一边撑起了身体四下环顾着,目光游离之间,他仿佛又想起他这一生那一幕幕的往事。

    “李瞳你还是去休息吧!你的身体最多能撑一年!你为这个国家已经付出太多了,你该休息休息了!”依稀间张医生的话又响起了起来,至今他仍记得听到消息的那一刻那种天翻地覆的感觉,他李瞳生来就是为了战斗,就算是死他也要死在前行的路上!

    所以他选择了回到起点,一路上斩杀了不知多少高等级异兽,也不知道救下了多少苦苦求生的生命。当然,也遇见了林清言,这个让他在绝望中看到希望的女孩。

    想起林青研那傻傻的模样甜甜的笑,他就觉得很幸福。其实有时候守候能在一个人的身边然后保护她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唉,只可惜最后没能替她除掉那龙阳!以后恐怕只能靠她自己了啊!”

    想到最后自己伤势复发连剑也握不住的模样,李瞳无奈的摇了摇头,

    “给她留下的最后一幕也是这个狼狈的模样!”

    “喂!子!你在那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叨唠些什么呢?”

    一道炸雷般的声音轰然在李瞳耳边炸响,惊醒了正冥想中的李瞳。

    愤怒的向着声音的来处看去,心中火起就欲发作,然后他却是突然哑了口。

    “你”

    内容来自书丛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