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金蝉脱壳
    哼

    李冷哼了一声,脚步不停,更快的速度冲了进去。距离越近,来自灵魂的锥刺感愈强,像是自己被无数十字椎将自己扎个通透。

    疼痛虽然锥心刺骨,但和上次在试炼场的龙威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巫见大巫罢了。

    粉尘飞扬,音浪如海都无法挡住它的的脚步。不用多久,就来到废墟中央,是一座废弃的炼钢厂。

    李刚一进来就发现不寻常,在这厂房内,他居然闻到破阶草的清香。虽然不浓郁,但还是被他分辨出来。

    因为李之前服用过这种药物制成的破阶药丸,那时自己还处于a级觉醒者,足足卡了八个多月,桎梏都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这对天赋超然的他来,简直难以接受。其实只要时间足够,他完全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完成突破。

    但那时的他不管这些,不顾众人反对,强服破阶药丸。顺利成为s级觉醒者,但也埋下了隐患。也是后来自己生命将要走到尽头的,诸多原因之一。

    正好也能解释,为什么外面那些异形拼死都要往里冲,无非是争夺破阶草,企图进阶罢了。不过他们运气好,守破阶草的是一头灵魂异形,让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思量间,李穿过几个房间,找到破阶草的位置。一眼望去就看见一株碧绿的,将近十公分的草,透出黯淡的光,无风自动。

    还有一只金色的蝉在在他周围亟不可待的来回爬动,看这破阶草的成色,长成就是一眨眼的事。

    在他看见金蝉时,对方也同样察觉到了他。调转身子,复眼中露出极为人性化的警惕与愤怒。

    吱!

    伴随着腹部亮光一闪,一道尖锐如针扎的啼鸣席卷而出。

    形成一道音锥,朝李疾驰而来,气势凶猛,所过之处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李根本不为所动,任凭音锥袭身,也都只能让他皱眉罢了,一步步朝破阶草走去。

    金蝉不愧是b级异形,到这种程度就已经能进行简单的思考。发现不对,立马改变策略欺身而上。速度极快,带起嗡嗡声,宛若一颗出膛的子弹,朝李的眉心掠去。

    “阳生诀!”

    李一声低喝,单手掐诀,另手将剑抽出。乳白的气体瞬间将他全身覆盖,此时已经纯白剑身的生死剑被他当作铁棍一般狠狠轮了出去。

    啪!

    一声清脆的打击声响彻,金蝉以更快的速度应声倒飞,砰的一声撞穿墙壁。

    嗡嗡嗡

    金蝉紧接着飞了回来,翅膀张合间,无数金蝉从中飞出。身体不断变大,变换的跟它一样,就像是分身术。

    “这样就有用吗?”

    李一声冷笑,双手握剑,遥遥一挥,阳气汹涌,滔滔不绝,反将迎面而来的虫海淹没。

    蝉类本身就属于害虫,幼时就靠吸食别人为活,长成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对于这种生物,在面对阳气时就会异常痛苦,所有李才能将其死死克制。

    果然,大量金蝉在接触到阳气的一瞬间,就发出悲惨的嘶鸣声,继而纷纷落地,没有虫能抵抗。这要是换做其他b级异形当然没这么好对付,可李正好是它的天敌。

    金蝉噼里啪啦的摔落在地,化作一粒粒的卵躺在地上。原来这些虫子都是金蝉的卵,只不过现在是死透了。

    而此时金蝉也正是摔落在那一堆卵中,一动不动。

    李轻轻一笑,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捡起金禅的尸体,掉头去摘破阶草。

    抬头一看,破阶草竟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捧土。李一愣,旋即查看手中金蝉尸体。却发现哪还有什么尸体,只不过是一张空壳而已。

    “金蝉脱壳?”

    李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异形摆了一道。估计就是在刚才借着虫害的掩护,金蝉将转眼就成熟的破阶草摘走,从刚才墙上那个洞中逃之夭夭了。

    追!金蝉速度并不快,又是逃离,肯定没有精力去掩盖自己的行踪。阴阳二气朝双腿疯狂涌去,李的速度飙升。

    一脚将墙踹倒,顺着空气中最后一丝味道,找准方向猛追了过去。果然,李很快就发现了踪迹,落叶的方向,刚被劈断的树枝。

    这些在常人眼中难以察觉的信息,对李来却是当空皓月。

    才追出数千米远,李就重新闻到破阶草的香气,心中一笑。

    “哈哈哈,东西送过货上门,孝敬斌哥?太客气了太客气啦。”

    就在李出神的时候,在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欣喜的笑声,听他的话,金蝉应该是被截住。

    紧接着一个身穿运动装的年轻人出现在视野内,看上去和李差不多大,蓄着酷酷的发型,长的也是十分帅气。此时的他正神情兴奋的挡在金蝉前面。

    李出现的同时,斌也看见了他。

    他看了看金蝉,又看了看李。接着脸色一垮,有些无奈地的道:“原来你不是特意送给我的,不过没关系。他能要得,我也能要得。”

    罢手掌一探,五指一扣就抓了出去。金蝉身子一侧,连忙躲开。斌一下抓空,但强大的气浪将地面抓出一个巨大的手印。

    李神色一凛,斌这一抓,力道极大,聚而不散。就光这一手来,这个年轻人实力不亚于自己。

    金蝉见二人都要对自己下手,气急败坏,含怒咆哮。以它为中心,一圈圈犹如波纹板的气浪轰炸开来,对周围无差别攻击。

    换个人在这,恐怕早就变成一滩血雾消失不见。强烈的灵魂攻击,让李也感觉到了一定程度的不适。

    “吵死了!”斌从天上飞身而下,朝着金蝉的位置狠狠踹去。

    咚!

    下一秒爆炸声响彻,这一脚的破坏力力,足足比得上c级炸弹。

    “咳咳”从翻滚而起的烟尘中传来剧烈的咳嗽声,李依稀可以看见其中人影在挥手驱散烟尘,一边脚掌碾着地板。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非得跟你斌哥叫唤,活该!”

    内容来自书丛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