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我也能变态
    许少聪如怒目金刚,身形震颤中,道道金光从全身四散而出,那些金光带着锋锐的攻击,李瞳不管在任何方位出现都不能避免被攻击。

    李瞳虽身周有阴阳罡气护身,可是那金光如芒针尖刺,护体罡气一时没有刺破,可是却被扎入尺许,身体已经受到了威胁。

    李瞳虽实力强大,可身体还是凡胎肉躯,无奈之下,道道身影闪烁瞬间合一,一个闪动静立五十米开外。

    金属形态不愧是最强防御,而如果有了金属的锋锐,那么攻击也会很强大。许少聪显然就是金属觉醒者中绝强者。

    李瞳可是异形古武同修,身体能量同级别尤为强大,可是此时却也跟许少聪半斤八两。许少聪的实力可见一斑。

    “李瞳,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强大,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许少聪舔舔嘴,像是看到了很有兴趣的猎物,“不过,也要到此为止了,你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应该死的安然了。”

    许少聪完,右手从身上摸出一只瓶,瓶子是银光色金属制品,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他大拇指在瓶口一撬,瓶塞飞走。然后一咕噜将瓶中的东西灌下。

    几乎在许少聪喉结刚刚一动咽下,只见他的原本暗金色的身体,越来越亮,越来越亮,没一会竟然变成一个太阳般,映射的方圆千米都是金光。

    所有人都被那光芒刺的想要闭眼的时候,那光芒猛地收回,‘轰……’忽然许少聪的金属身体上滕起了一簇簇的火焰,那火焰明灭闪动,在许少聪身上起舞一样。

    李瞳远远的就能感觉到,那火焰散发出灼热的能量,空气都好似被烧的抽干了空间,视线里都有了扭曲。

    “第二种异形?这是什么情况?”李瞳目瞪口呆,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操作,第一次听看到觉醒者能够拥有两种异形能量的情况。

    “怎么样?李瞳,你可是第一个需要我解封第二形态的同级强者,做到这一步,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不过,今天你必须死。”许少聪一脸得意,这一刻他的信心无限膨胀,就差扛个天下第一的匾了。

    “新的异形生化研究?你们还真是不简单啊,你们对异形和觉醒者的研究技术,超过联合国超级研究院很多啊。这样吧,本来我是想杀你的,不过你这样可是很有研究价值啊,我会把你做成标本,贡献给研究院,怎么样,对你好吧。”

    李瞳却是被惊到了,是惊喜。这种技术要是被国家掌握,那么人类将更加强大,面对异形也会战力大增。

    “好,你子有种,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就让你尝尝烈火牢笼的滋味。”

    许少聪身上火焰一涨,金属身体的表面,竟然像水银一般流动起来,只是两个转眼,许少聪就变成了一个冒火的金属液体。

    “烈火牢笼,焚毁天地!”

    许少聪的身体一点点的缩,双手十指却忽然伸长变粗,转瞬间,不等李瞳反应,就被十指交错纵横的一个牢笼给囚禁其中。

    十指如柱,只留很窄的缝隙能看到里面,熊熊火焰从十指上喷涌,将李瞳包裹。

    “我不发威,你真的以为就你能表态了是吧,论变态,我才是最专业的。”

    “哈哈,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牢笼中已被火焰填满,还以为李瞳正是水深火热呢,结果听到的是李瞳一声大笑的叫嚣。

    “超级变幻形态……”

    李瞳也要来个变身?许少聪有点不信,他一直认为李瞳的异形变化就是那把黑白剑。而李瞳再来一个形态,那岂不是,李瞳也掌握了二次异形觉醒的方法?

    许少聪此时已经是一个婴儿大的身高,吊在十指形成的牢笼一边。他瞪大了一双钛合金般眼睛,看向李瞳的位置。

    火焰明明存在,却被一片黑暗遮盖,趋于无形无色,李瞳的身影出现,似乎要融入黑暗一般,整个人变得深邃神秘。

    无风却飞扬的长发,漆黑冷漠的眼睛,脸上一副冷酷安静,李瞳就像黑暗中降临的死神,整个人没有一丝温暖,没有一丝情感。整个人充满了危险、死亡的气息。

    “故弄玄虚……”

    许少聪也感觉到李瞳的变化,明明还是那个人,可是感觉里却就不是同一个人。

    很奇怪,很诡异!

    但许少聪可不是吓大的,他认为李瞳只是为了在心理上压迫,从而让烈火牢笼露出破绽。

    “就让一切结束吧,该死的李瞳!烈火牢笼,收!”

    许少聪心中不安,马上将自己最强的攻击使出。

    一人高的烈火牢笼猛地一缩,变成了半人高,其中的李瞳一下被压的半跪,可那烈火牢笼还是不停,火焰的温度攀升,牢笼的空间收缩。

    李瞳的身体在渐渐的被挤压,头也越埋越低,就要碰到牢笼的底部。

    “找死……”

    低沉沙哑的身影从烈火牢笼中传出。

    只见,烈火牢笼开始颤动,很快变成了翻滚。

    “不可能……”许少聪被烈火牢笼的翻滚甩动的像只木偶,没法抵抗,没法脱身。

    “不……不要……”

    翻滚中,烈火牢笼开始一点点胀大,直到一人高都没有停下,而婴儿般大的许少聪,随着烈火牢笼的胀大,像个被抽丝剥茧的毛线,越来越,越来越,到最后像是成了一块铁皮,紧贴在烈火牢笼的外壁。

    烈火牢笼倾刻间,变成了一间房屋的大,而这时候烈火牢笼已经被拉扯的千疮百孔。

    “嘭……”

    笼顶陡然炸裂而来,一道身影冲天射出。

    “啊……”

    许少聪的惨叫,只见烈火牢笼化作金刚手指,收缩变短。贴着外壁的许少聪被充气一样,逐渐胀大。

    烈火牢笼消失,许少聪狼狈的出现,他嘴角挂血,暗金的金属身变得暗淡,火焰也只是星星点点,而他右手的手掌上永远没了两根指头。

    所谓刚过易折,许少聪的金属身可没有斌的橡胶体那样的生存力,没有了就是残疾了。

    内容来自书丛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