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雪崩
    之前的吸血鬼的实力也是初入天级,总得实力根本没有李瞳强大,而且那个吸血鬼的属性也刚好被李瞳的极阳能量所克制。

    再加上李瞳为了出其不意,选择了吸血鬼打破护罩时刚好处于兴奋的时机,那时候他的警惕和防御都无比的松懈,李瞳悄悄潜伏靠近,近身攻击,偏偏吸血鬼擅长的则是远程和游走战斗,所有的有利条件堆积,这才有了对吸血鬼的一击必杀。

    而李瞳记得这个追击的老者所使用的是一把长剑,剑法连绵,剑气涛涛,在攻击遗迹宫殿的时候,让李瞳都感叹同样用剑之人呢尴尬。

    其实李瞳传承了阴阳诀,却只有功法而已,唯一配合的剑招就是混沌阴阳斩,可那却是作为杀手锏的保命技能,以李瞳如今的实力也施展不出十剑。

    并且混沌阴阳斩只有在出其不意或者对方较为被动的情况时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尤其是实力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反应和判断都老道果断无比,他们要是感觉到了混沌阴阳斩的威力,自然不会傻傻的挨一剑。

    李瞳也不知道是阴阳诀的配套战技是需要自己领悟还是没有在阴阳剑传承下来,也或者那些战技剑法还在未揭开的阴阳剑第四层。

    这些李瞳不得而知,而天老每一次出现都只是一瞬间,有时候连李瞳自己都感觉突然,忘了要多问一些事情。

    不过现在好了,在遗迹宫殿里面找到了不少的功法战技,只要给李瞳时间,那么他的实力就会飞快的提升。

    老者很快就在拐弯处出现,不过此时他的速度慢了下来,正四处心的观察着。

    李瞳心里咯噔一下,这个老家伙果然能判断李瞳的大概位置,就是不知道凭借的是什么手段。

    不过这时李瞳也看的出来,自己躲在储物空间之中,老者也只能判断李瞳消失的范围,却对李瞳此时的所在一无所知。

    这当然也不奇怪,毕竟李瞳现在相当于处于另一个空间之中,其中的各种信息规则都跟外界不在一个节点上,老者找不到也不奇怪。

    李瞳观察着老者的一举一动,这老家伙感觉不到李瞳的身影,但却判断李瞳只是隐藏的手段高明,他此时一副看上去大大咧咧毫无防备的寻找踪迹,似乎看上去只是一路追寻过来例行公事般的。

    他却不知道李瞳的灵魂力强大,早就掌握了他一路的行踪,自然清楚老者恐怕暗暗的防备着偷袭,可能会在李瞳出手攻击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不过对于李瞳来就够了,老者现在没有外放护罩防御,那么就有机会给他一次重创。

    眼看着老者走近了自己消失的位置,然后一无所获的转身想查探其他方位,李瞳默默的运起阴阳诀,右手阴阳剑持在了手中。

    ‘混沌阴阳斩!’

    几乎就在老者转身的瞬间,李瞳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阴阳剑的剑气内敛,如闪电一般极速劈下。

    尤是老者暗中有了防备,可是这一下也确实促手不及,也只能脑袋一偏,躲开了阴阳剑的轰顶一击,不过背部却没有机会躲避,阴阳剑以雷霆万钧之势轰然斩落。

    “嘭……”

    意料中的血肉横飞没有出现,李瞳感觉到自己一剑劈在了一块猪皮冻之上,表面坚韧厚重只能挤压却挡住了剑的锋利。

    不过老者的身体还是被动承受了沉重的一击,像是被一根重棒打在背上,整个人被击飞。

    “我擦,这是护身软甲?这特么的也太作弊了吧,这么强大的实力,居然还穿了软甲护身,真是猥琐怕死的贱人……”

    李瞳真的是有些无语,那一剑下去他就感觉不妙了,毕竟那个老家伙可是相当于故意卖破绽引李瞳出现的,那么人家自然不会乖乖等死,不过李瞳却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

    护身软甲,传中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宝物,因为每一件的制作需要极其珍贵的材料和精湛的缝制手法,其珍贵稀罕之处,更在神兵利器之上。

    不过真正的强者一般是不屑于穿着这种保命的宝贝的,再加上如今根本也没有护身软甲的制作大师,那么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强大的老者居然就偏偏有那么一件,还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李瞳也相信,护身内甲只能挡住阴阳剑的锋锐,但是那强大极限的攻击轰在身上,即便有护身软甲抵挡,但是对于身体的冲击,对于体内五脏六腑的震动,绝对不是那么轻易抵抗的。

    不过出于心,李瞳一剑斩下,立马飞奔而逃,面对一个防御如乌龟的强者,他可没有信心能够打赢,即便刚才的一击应该伤到了那老者。

    “嘭……轰隆……”

    老者被李瞳的一剑击飞,直接撞在了冰雪峡谷的山壁之上,并且深深地陷入进去,而几乎同时,老者身体砸在山壁之上造成了那一片峡谷极大的震动,然后常年冰雪堆积的山上,发生了雪崩。

    巍峨高大的雪山像是底部被一吨强力炸弹击中,整个山体剧烈的震颤,先是一些雪块哗哗的滑落峡谷,接着以打斗为中心,两边的山体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崩塌。

    一大片一大块的冰封巨石砸落刚刚战斗的峡谷,轰隆隆不断,很快就把冰雪峡谷的一段路填满截断。

    而那个被李瞳一剑拍进了山体的老者,砸出的洞口早被冰雪覆盖压塌,老者被埋在了雪山之中。

    而整整的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那片坍塌的雪地轰然炸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手中一柄细长的软剑散发着凌厉的气息。

    老者嘴角挂着一条血迹,原本整齐的背头银发,如鸡窝一般散乱,身上的青色长袍已经差不多就剩个裙摆,其他地方破破烂烂勉强还挂着。

    “混蛋,居然看了他,这一剑的攻击绝对爆发了那子好几倍的实力,肯定是一种消耗极大的爆发技能,如果不是被护身软甲挡下,那么我就算不重伤怕是也实力要大打折扣了。”

    老者下意识的摸了摸此时裸露在外金灿灿的护身软甲,脸上很是精彩,又是愤怒又是心有余悸还有着庆幸不已。

    “幸好幸好,虽然震伤了一点内腑,不过却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刚刚气息被打的大乱,又被这雪崩撞击到身体,这才受了些轻伤,不过那子的必杀一击,消耗肯定更大,他肯定跑不快了。”

    老者的脸上瞬间又冰寒一片,几把将身上的破烂长袍彻底扯飞,手上青光一闪,又是一件同样款式的青色长袍出现,又被他套在了身上,而后直接提剑向前追去。

    这老者居然也有储物空间。

    内容来自书丛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