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邢家麻烦
    古武界,邢城,邢家大宅。

    邢远安急色匆匆的由门廊直来到堂屋,一个丰神俊朗的中年人端坐主位,修为实力不显,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他就是邢家当代的家主,邢远安的父亲,邢志龙。

    “远安,怎么了,这么着急忙慌的?你大伯有消息了吗?”邢志龙微皱眉头,有些不满的问道。

    “爹,刚刚从联合国总部传来的消息,上古遗迹出现的那个神秘青年就是李瞳,大伯当时在上古遗迹我把魔子虫送了过去,那么就是后来大伯去追踪李瞳,肯定是与李瞳交战了,可是现在不仅大伯,联合国那边也没有任何李瞳的消息,似乎大伯和李瞳都从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任何踪迹。”邢远安一得到消息,马上就过来跟他的父亲商量。

    现在关于李瞳的消息已经不是邢远安可以控制得了,这其中涉及到上古遗迹的宝物争夺,而且还有大伯的生死消息,这两件事情都不是邢远安现在的地位可以处理的。

    据李瞳得到了上古遗迹的宝物,而上古遗迹的争夺势力有几家,可是现在其他家都毫无线索,可是这些势力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邢家,其中包括参与上古遗迹争夺的古武界其他几家家族。

    而之所以邢家,问题就出在了邢家当代家主的亲哥哥,邢远安的大伯,邢志鹏身上。

    邢志鹏在上古遗迹中李瞳逃跑后负责追击,而现在李瞳和邢志鹏却双双失踪,没有了任何消息。

    按理这件事情最吃亏的是邢家,无缘无故的就丢了一个天级顶尖的强者,可偏偏就是因为他是天级顶尖的实力,却让其他参与上古遗迹的所有人对邢家抱有怀疑。

    当时在上古遗迹中,李瞳表现出的实力最多就是初入天级的水准,而各方势力追击后,只有邢志鹏追击的那道峡谷发生了战斗。

    那么问题来了,邢志鹏堂堂的天级顶尖强者,其实力之高很多对他有了解的人都清楚不过,要是邢志鹏追到了李瞳,却被李瞳逃脱,这种可能微乎其微,而要他被李瞳击杀,那更是天方夜谭。

    所有人都一致认为是邢志鹏击杀了李瞳,然后获得了上古遗迹的众多宝物,然后故意玩失踪,不想将上古遗迹的宝物摊分给其他人。

    古武界的其他参与上古遗迹的家族全都向邢家施压,让交出邢志鹏和获得的宝物,而武者互联盟也在不断的谴责邢家贪得无厌,私藏宝物,最后西方势力也觊觎上古遗迹的宝物,不断的有强者潜入古武界,抓捕邢家的嫡系子弟逼问。

    可以,如今的邢家因为李瞳在上古遗迹的出现,邢志鹏的消失,赔了一个天级顶尖强者还惹了一身骚,邢家如今形势相当不妙,隐隐的已经感觉到风雨欲来的危机。

    邢志龙作为邢家当代家主,他是邢家如今的主心骨,即便心中也是心急如焚,可是表面上还是要表现出一副平静威严的表情来,以安抚邢家上上下下那些焦急忧心的族人。

    “嗯,既然是这个李瞳,那么就好了,我们前期就对他详细调查过,现在他掺和进这件事,那么不管他是死是活,我们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李瞳现在不是跟董家的丫头搞到一起了吗?那就先从董家查起,还有那个李瞳在特战大队的不是有几个女人也全都想办法查查底细,尽可能抓到古武界来,还有之前李瞳原本重病垂死回h市老家半年,结果反而实力大进,脱胎换骨,而且好像在那边还有个什么势力,所以尽快去查,把与李瞳相关的人尽力都控制住,到时候如果那李瞳侥幸活着,那么就一定要把他给逼出来。”

    邢志龙其实心里清楚,自己的大哥是天级顶尖强者,对于家族的忠诚是不容置疑的,而且最重要的,家族的魔虫母虫无端端的陷入了沉睡,就明了子虫是忽然暴毙,而邢志鹏作为当时子虫的寄居者,只有他死了魔子虫才会灭亡。

    这就明,邢志鹏是遇到了李瞳,或者遭遇了其他的什么情况,被直接击杀,而对于李瞳的死活,现在谁也不能下定论,就算是邢志鹏的死,也只是邢家一厢情愿的推测,如果没有证据证实,这要出来,他们自己家族恐怕都没几个人相信。

    邢志鹏的遭遇如果这世上还有人知道的话,那就是李瞳了。

    李瞳失踪,生死未知,可他却是事件的关键点,也是上古遗迹宝物最有可能的获得者,那么对于李瞳,不论是生是死,都必须要有一个确切的证明才能结论,否则,邢志龙就会当做李瞳还活着,会用尽手段逼其现身。

    邢家现在的情况不妙,各方势力都虎视眈眈,那么想要证明清白,光嘴上邢志鹏是失踪是死根本没用,必须让另外的人和证明才有直接的服力。

    而这个人就只有李瞳,至于证明,要李瞳把上古遗迹的宝物交出来证明,或者抓住李瞳就是最好的证明。

    “好的,父亲,我这就安排下去。不过……”邢远安答应了一声,可是又马上一副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邢志龙眉头皱的更深,盯着问道。

    “爹,那个……大伯是真的失踪了,还是跟外界传的那样……”邢远安有些局促的问道。

    “混账东西,你问这个干什么,要是连你都怀疑家族的声明,那么别人怎么会相信你大伯的失踪。这个问题是你该问出口的吗?你这现在怎么成了这么个糊涂蛋,难道真是被那个李瞳刺激的连脑子都没了吗?……”

    邢志龙一听,再也在自己儿子跟前绷不住怒火了,这家伙问的话,明显也是在怀疑家族的内幕,这幸好是在自己家,要是被外人听到,那真的有理也不清了,恐怕会直接给邢家招来灾祸。

    邢远安被教训的头一缩,不过低头下去眼中还是有些怀疑和不甘,他堂堂的少家主,总感觉还是被老一辈当做孩子一样对待,什么隐秘都不跟他讲。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