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检查
    “呵呵,区别?区别就是从此以后只有我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他们的生死在我一念之间,而他们却再也不可能伤害我和我的家人。”宇文清冷笑的道。

    “我去,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板夹了,伤害你的人你有能力去报复谁也没办法评价什么,可是那些无辜的人你凭什么左右别人的生命?你能耐是吧,那我在这,我伤害你的女儿了,你来啊互相伤害啊。”宇文露忽然不再悲戚的模样,反而是义愤填膺的对着宇文清骂道。

    对面三人脸色一僵,都好像被石化。

    原来是李瞳的分魂听着宇文清那种视别人生命为草芥的惊天疯语怒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宇文清是被什么事情刺激到了,已经没有了基本的理智和正常的逻辑思维。

    这个时候,李瞳控制着宇文露,那是宇文清最爱的女儿,想要组织宇文清的计划,必须要简单有效的方法,如果要闯入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那无异于以卵击石,所以李瞳当时就爆发了,他倒要看看宇文清对于女儿多么在意。

    “你……你是谁?”暗影舌头有点打卷的问道。

    宇文清和黑影全都还在震惊,他们两个是跟宇文露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人,根本没有从宇文露这惊人的变化中反应过来。

    不过暗影的话音让他们也意识到这种话虽然是宇文露的声音,但是肯定不是宇文露自己的意识的。

    “我?我是宇文露啊。”宇文露食指回指,揶揄的道。

    “你不是,肯定不是,我的女儿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跟别人话,更何况是我们这些长辈。”宇文清着急的道。

    “长辈?你的女儿?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女儿被你控制,只是看到了我,就直接晕了过去,当时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第一时间杀了她,也可以将她带离那里,然后上了她,你就是那么坑女儿的?”宇文露不屑的道。

    这话明显就承认了话的根本不是宇文露的本意,而是致使宇文露昏迷的那个人。

    其实在宇文露昏迷之后,黑影带着人将宇文露带走,马上他们也查看了那个公寓所有的进出人口,并全部进行了逮捕,不过最后发现少了一个男人。

    对于消失的男人,他们自然有些疑惑其是不是就是让宇文露昏迷的人,不过接到宇文露却发现也没任何的损伤,所以也就以为那是一个觉醒奇异异形能力的武者,或许是什么隐身之类的能力,悄悄离开了公寓,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可是现在……

    “你究竟是谁?你怎么可以用露露的身体话?你赶快从露露的意识离开,不然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宇文清冷生的威胁。

    “我去,你是不是脑袋是死做的,我特么好不容易进来,你觉得我会出去?再了,我就在这,你让我死无葬身之地看看啊。”李瞳的分魂是又好笑又鄙夷。

    “你……”宇文清气结。

    李瞳的没错,真正的聪明人谁会上当相信他的鬼话,恐怕只要放了他的女儿,那么宇文清才会更加不死不休的找到控制女儿身体的人。

    三人对视一眼,眼神都是一跳。

    “嗖嗖嗖!”

    三道身影同时抓向宇文露。

    “呵呵……”

    李瞳的分魂完全可以操纵宇文露的身体抵抗和躲避,在分魂控制下,宇文露所有的能量能力身体全都是分魂可以指挥的部分,不过这个时候他根本没必要闪躲,分魂的神妙不是其他人可以看出端倪的,因为他们没有灵魂力,没有对天灵的认知。

    宇文清率先将宇文露一把擒在怀里,拉着她的手一股金属的能量就探进了宇文露的身体之中就行检查。

    异形觉醒的武者和古武修炼者都是有着可以自身能量为引感觉别人体内能量变化的能力的,只不过这种探查最多就是对经脉窍穴的感应,与灵魂力全方面立体式的探查根本没法相比。

    果然,宇文清探查之下,眉头一皱,他根本感觉不到宇文露的身体有任何的变化。

    暗影也抓住了另一只手探查,可也是一无所获。

    “我的手段可不是你们能够揣度的,你们再查看也无济于事。”李瞳的分魂此时控制着宇文露的身体,被两个男人同时摸手的感觉就像吃了死苍蝇一样恶心,可他还是要表现的一副很淡然无所谓的不屑表情出来。

    “哼……”宇文清冷哼一声,把宇文露横抱起,直接穿过广场然后向着中心的空间落下。

    那里不出所料,还真是实验室之类的地方,跟以前在a市发现的那个地方一模一样。

    几人下来,直接把宇文露往一个营养舱里放进去,马上一块巨大的投影就可以看到宇文露身体里面的血液经脉骨骼。

    实验室中有专门的研究人员,可是他们根本就无法发现宇文露身体之中有什么不妥。

    宇文清让所有人都避退,只留下他和宇文露的身体。

    “你到底是谁?究竟想要什么?你放了我的女儿,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条件。”宇文清看着宇文露艰涩的道,这个时候他感觉到很无力,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强大了,也把女儿一直留在身边,用最强的力量守护,可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任何条件吗?”李瞳的分魂对自己的身份先避而不谈,而是紧追的问道:“如果我要你效忠我呢?”

    “效忠你?听你口气似乎年纪也不大,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么大的势力是你可以掌控的吗?”宇文清反驳的道。

    “怎么?我只是问你答不答应而已,至于我能不能掌控,只要你心念女儿的安危,那么你就是我的大管家,这个势力还是有你帮我掌控,我想要的就是你听话,我让你进攻哪里你就必须全力以赴毁灭哪里,就这么简单。”李瞳不以为意的道。

    宇文清久久无言,他的脸色一再变化,对于他来,这么几年掌控着这么神秘强大的力量,已经铸就了他一颗争霸世界的雄心,可是一边却是自己唯一的一个血脉亲人,他最愧疚和心爱的妻子和他的唯一女儿。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