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董家重地闲人免进
    可是上古遗迹后,邢家追踪李瞳到李瞳,与之战斗的地方被发现,各大家族纷纷问责邢家,认为邢家故意隐藏消息,想要独占宝物,因此全部开始排挤孤立邢家。

    甚至在古武界有其他家族暗中开始对邢家在外的资源产业动手侵占。

    而也是这个时候,一直亲近邢家的外界董家,居然不再主动为邢家提供消息和帮助,甚至隐隐有跟邢家划清界限的趋势。

    邢家恼火无比,可是如今的董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董家,如今的外界也不是柔弱可欺的外界。

    自从异形灾难爆发后,外界人类的确是水深火热,可是对于那些觉醒了异形能力,又一步步走到如今联合国高位的人来,他们拥有了权力和战斗力,已经不再向从前的联合国一般没有底气。

    也许正面去对抗一个古武界大族联合国没有把握,可是现在古武界的一个家族想要再像以前一样任意左右外界的权柄,那恐怕也已经是妄想。

    董家在外界如今如日中天,也不是邢家想要拿捏就能动手的。

    不过现在邢家也肯定不会对付董家,邢家现在纷乱不断,必须要把李瞳揪出来扳回劣势,那么外界的消息必须要借助熟悉的董家。

    他们不是没想过找其他的外界大族,可是如今就连董家都有心刻意躲避邢家,其他家就更不用了。

    而让董家继续提供消息,也不像以前那样直拿直取,现在必须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相信董家能够靠在多年的香火情和事情利弊上能够选择继续帮助邢家。

    毕竟邢家就算如今稍有势颓,可是比李瞳那个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人要有更大的利益,并且只要李瞳能抓住,邢家洗清了冤屈,那么邢家依旧还是那个古武界的霸主,那么对于董家来这样的盟友肯定更加值得帮助。

    邢远安心中憋屈羞愤无比,可是现在必须要依靠董家外界的势力,这样才能尽快找出李瞳。

    比起自己受一点点委屈,换来家族曾经的荣耀,邢远安作为这次事件的另一位始作俑者当然有义务拉拢到董家的支持。

    邢远安与守护他的强者很快就靠近董家,可是刚刚走到距离董家大门百米的距离,远处传来一个喇叭警告的声音。

    “来人止步,此处是董家家族重地,闲人免进,如有预约,请先联系邀请的董家之人。”

    这看上去没有针对谁,只是例行公事般的警告和提醒。

    但是对于邢远安来不易于奇耻大辱,这哪还是自己来过的那个董家。

    记得清楚,第一次来董家之前,董家人早就把自己的影像发给了大门守卫,自己还在千米之外,董家人就发现了,然后迅速的在大门口列队欢迎,可是这次呢,大门守卫换了吗?

    邢远安知道,大门守卫显然得到了指令,不再把自己奉若上宾,甚至可能还有排斥的敌意。

    对方发出警告,邢远安这时候不能不理,他知道大门的守卫都是按规矩办事,根本不会变通,若是自己真的贸然往里闯,董家的防御工事不是摆设。

    别看邢远安自己是地级中级强者,身边还有一个天级的护卫,可是面对董家这种联合国真正大佬的家族防御武器,也是不够看。

    就在董家这个庄园里面,邢远安以前来的时候有董家人专门介绍了家族的防御工事,那可是有可以毁灭天级顶尖强者的现代化武器。

    完全的就是国之重器,却同时用完了一些掌控国家话语权的名门大族手里,他们为了自身的安全,什么导弹核武的会在所不惜的使用出来,这就是这些家族的可怕。

    邢远安心知肚明,所以也不敢再前进,停留在百米外,运气道:“守卫大哥,麻烦你带话给董家家主,就邢家邢远安来拜访,有要事相商,绝对对于董家来是有益无害的好事。”

    邢远安只能这么,要预约,他也知道这一套,他试着事先联系董家的一些位高权重的人,可是一个个的都推脱不已。

    没办法,邢远安只能硬着头皮前来,心想自己做足了诚意,应该有希望能够和董家达成共识。

    “哦,邢远安吗?真是不巧,我们家主一早就出门访友去了,根本不在族里,请下次提前预约。”

    邢远安?一个守卫居然直呼其名,很不客气的拒绝邢远安的请求?

    以前那些守卫可是连跟自己上话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呢?完全的就没把邢远安当个人物。

    “这董家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不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吗?邢家就算再不济,有伪神级强者存在,那么就是绝对的大世家大势力,他们就不怕邢家一旦空出身来,秋后算账吗?”

    邢远安真是想不明白了,董家这是吃了什么胆,居然敢这么对待他这个堂堂的邢家家主继承人。

    “少家主,这董家欺人太甚,我这就过去拆了他们的老家?”跟随邢远安来的是他们邢家旁支培养的天级强者,他们成就有限,不过因为实力不错,被调用到主脉做供奉,以此福泽所在的支脉,他们对于主脉的忠诚度是极高的,对于主脉的重要人物也是非常敬重,哪里容许别人羞辱,何况是外界的人。

    那天级强者话间就要飞天冲去董家,可是却被邢远安一把拉住,摇头阻止。

    “算了吧,族叔,看来董家是对我们有所防备的,根本不肯轻易再跟我们邢家合作,不过我不能放弃,我现在就去他们联合国中央城蹲守,他们董家人总有去那里办公的主事人。”

    邢远安心里其实远比身旁的护卫愤怒,可是这一次家族巨变也让他一下子成长了许多,他知道,现在家族的情况不容许他再任性的给邢家招惹是非,不然邢家的情况很可能会雪上加霜。

    这一次从古武界出来,邢远安心中始终回荡着父亲邢志龙的抱怨咆哮,他是邢家的罪人,为邢家招惹大祸。

    邢远安委屈,可是事情就是那么神奇,一切因果起来的确就是他和李瞳的冲突才有了邢家如今的难堪,所以他必须要改变这些,改变自己无意中给邢家带去的不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