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前倨后恭
    原来一切早已命中注定,原来与杨曦是早有渊源,这让李瞳心底里对于杨曦的关系和在意又多了一份沉重。

    不过让李瞳奇怪的是,当初异形肆虐对于普通人来却是是灾难,可是对于当初实力已经站在修炼者顶峰的杨曦父母来,那些异形潮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古武界在异形爆发时,大多人都冷眼旁观,不闻不问,都不知道当时异形虽然肆虐,却鲜少有真正的异形强者在人间屠杀,真正异形发动大军由顶尖强者出现时,都是h市沦陷一年后了。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杨曦的父母怕是遭人毒手,被一股暗中窥伺的强者阴谋灭杀,却推倒了异形的身上。

    久而久之,杨曦父母的死就被当做意外消弥在时间长河里,再不被人所注意,没有人去怀疑。

    不过现在由李瞳听到这件陈年旧事,却心中酌定,杨曦的父母死的非常蹊跷,绝对是人力所为。

    李瞳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势力居然对杨曦的父母痛下杀手,不过只是略做推断,杨曦父母死了,谁是最大受益者,谁就最有可能。

    杨曦的父亲是众望所归的掌教继承人,而玄武门之中虽以掌教为尊,可是其他长老弟子哪个不想取而代之,那么如果杨曦的父亲意外而死,那么接下来谁最可能成为掌教,谁的嫌疑就最大。

    当然除了掌教之争的玄武门内部因素,还可能是对玄武门敌视的势力暗中作梗,毕竟当年杨曦的父亲天资绝冠,成就不可限量,如果能将其扼杀,那么对于玄武门自然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除此之外也可能真是意外,或许杨曦的父母头昏脑热直接闯入地穴世界挑衅异形强者,也或者正好碰到走出地穴的异形高手,不过这些原因在李瞳的想象里,应该微乎其微,毕竟天级强者一般相互除非死战不退,不然的话,除非实力绝对碾压,否则打不过完全可以逃掉。

    也因此李瞳猜测很可能杨曦的父母就是死于前两个原因,而有了这么一个猜测,李瞳自然不能对当初的救命恩人的死因置之不理,李瞳暗下决心,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知是到了这么一件可惜可叹的事情,真让夏师叔心情低落,还是因为感觉了什么隐秘,不想再多嘴,总之之后,夏师叔就基本不再多话了。

    而李瞳这时候也心情复杂,思想万千,也没有再主动挑话,跟夏师叔问询,结果两人沉默的一路飞纵,途中经过几处有阵法守卫之处,全都由夏师叔交涉让看守放行,直到来到一处高耸的云峰之下。

    “咦,前辈,不是要带我去见杨曦吗?她不是在掌教峰吗?怎么把我带到了这里,这不是你刚刚所的长老峰吗?”

    李瞳明知故问。

    “啊?”夏师叔前行的身影一顿,暮然回首,一阵惊愕,不过他很快镇定的回答道:“我刚刚不是跟你了吗,掌教峰那是我们玄武门的内门核心重地,以我的地位当然无法入内,所以必须交由一位可以进入内门的长老带你,那你才能去掌教峰,当然这也是因为你手持珍贵的玄字令牌,不然就算是杨曦师妹的朋友,也只能在外门弟子峰等待接见。”

    这夏师叔几十年虽修炼都像是修到狗身上了,可是几十年也不是白活的,睁着眼瞎话的本事那是信手捏来,回答的滴水不漏,任李瞳明明知道其居心叵测,可硬是挑不出对方的话有什么不对。

    于是李瞳认可的点点头,继续跟在其身后,朝着山峰上的一条羊肠道往上而去,一路居然没有什么弟子守卫阻拦,显然此地主人早有知会,而李瞳也故作不知的埋头跟随。

    很快两人就到达了这座山峰的顶端,这里自然不像一般山峰那么枯燥乏味,只见这封顶上四周有奇石怪松,有花圃田园,更有流水湖泊,因为山顶处直接云霄,自然云雾缭绕,宛如仙境,而在这仙景环绕之中,封顶中心有一处庄园矗立,里面屋舍殿宇,亭台楼阁,居然错落有致,应有尽有。

    李瞳不经感概,好一处人间仙境,只是一个长老峰就这般奇景,那么作为整个玄武门最核心的掌教峰又该是什么样的所在。

    夏师叔一路带着李瞳直到庄园门口,才有人将他们拦下。

    “老夏,你将这位公子带到这里就回去吧,之后自然有我师尊陪同这么尊贵客人。”在庄园门外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其神态倨傲,一脸傲娇,即便夏师叔年纪大其很多,可是却一副呼来喝去,根本不当夏师叔是什么前辈老者。

    不过对于这汉子的态度,夏师叔显然早已习惯,反而有些讨好的拱拱手,笑着回到:“那就劳烦这位师兄了,我先告退。”

    修炼界之中,通常达者为先,一个修炼废材,就算是年纪活到一百岁,可是面对一个尚是少年的更强者,按照规矩是要以晚辈之礼对待的,否则真要倚老卖老,惹恼别人,一个不好就可能引来灾祸。

    这夏师叔要是面对一些尊老的强者弟子,别人碍于年纪,有的可能称他为师叔,可是遇到不礼貌的,脾气不好的,他这么一个修炼废材,还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山门看守,那绝对就是呼来喝去,任意欺凌。

    老夏点头哈腰的倒退,灰溜溜的就走,而那汉子却看也不看一眼,反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李瞳,眸光闪烁。

    “这位师兄有什么要问我?”李瞳看着对方的目光假意错愕的问道。

    “哦,没有没有,在下唐突了,只是第一次听到居然有门派之外的人手持宗门的玄字令牌,确实心中有些疑惑公子是何许人,本以为会是名扬在外的其他家天才子弟,却不想在下眼拙,居然一点都看不出公子身份,这才有些惊异。”这汉子倒是没有什么不自然,大咧咧的就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