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算计
    “呵呵,这位师兄看的不错,在下只是一个随师傅苦修的闲散之人,还真不是来自什么名门望族。”李瞳含笑应答,谦逊有礼。

    他自然知道这汉子疑惑是假,试探是真,是想再探探李瞳的口风而已,不过李瞳为了看清对方的目的,自然要给予对方足够的勇气,一个毫无背景的散修,如果这里的人想要对付,那自然对付就对付了,根本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也不怕有什么后台背景跳出来找麻烦。

    果然李瞳这么回答后,那汉子就彻底失去了兴趣,再看也不看李瞳,径直带着李瞳进入庄园,绵延弯转,一路却无话,李瞳很快就被带到了一座雕梁画栋,精致高调的阁楼跟前。

    “你自己进去吧,师尊已经等候多时了。”神情冷淡,毫不客气,就像是在命令手下一样,连最开始一句公子都免了,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再无丝毫礼貌。

    李瞳倒是也见怪不怪了,明显对方知道了自己散修的身份,根本没必要要有什么顾忌,而这种态度对于阁楼里面的人也是一个提醒,明李瞳没什么身份背景不需要顾忌。

    李瞳不动声色,推门而入。

    只见里面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带客厅,有最上方一面供桌两边红木太师椅,两边则是客位桌椅分列。

    上位右边太师椅端坐一人,五六十岁模样,容光焕发,一脸淡笑,仿佛是执掌乾坤的苍天上神一般,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素天峰,居然到了我这殿堂之中。”秦素天虽在笑,可是吐出的话却让人如置身冰寒。

    这要是不明就里的人一下子就要惊呆了,明明那夏师叔是必须来这,而且也是此处的弟子引领而来,结果这所谓的长老却根本像是自己请来的客人,反而一副质问不速之客的意思。

    李瞳心中嗤之以鼻,这秦长老一个天级高阶的古武者,李瞳现在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如果要动手,能瞬间秒杀他,可是这家伙却在李瞳面前尽情装逼,自以为前辈高人,真是可笑。

    不过李瞳知道这家伙也只是试探李瞳的反应,如果李瞳的玄字令牌不是所的杨曦所赠,必然一时间方寸大乱,可李瞳不跟杨曦关系密切,实力也早已可以俯视眼前的长老,自然不会慌张。

    “前辈误会了,我是受贵派杨曦师妹邀请,前来玄武门访友的,有令牌为证。”李瞳冷静回应,拿出玄字令牌,亮了出来。

    神香木,香可渗人心脾,清净神魂,乃是玄武门的独家定制令牌,无可仿造。

    “哦,是吗?”秦长老瞳孔一缩,面目却不动声色,随手一招,就想临空将玄字令牌抓到手里。

    李瞳对于对方的伎俩早有预料,就似未卜先知一般,令牌拿出,在秦长老的召唤劲力刚吐露就又收入了怀中,似乎没有发现对方的抢夺,巧合一般就令牌事先收起,让秦长老的内劲扑了个空。

    “呃!”秦长老有点错愕,没想到居然错手而过,没有将令牌夺到手,不过要他明目张胆的再抢一次,却怎么也拉不下脸来,只能悻悻的收回手,故作镇定的道:“原来如此,你就是那山门守卫禀告的那位公子啊,老夫眼拙,差点误以为你是歹人呢。”

    “不过来也真是不巧,那妮子杨曦如今正到了修炼的关键时候,刚刚闭关,至少要三日才能出关,你看要是真想见他,就在我这里暂时先住下,等她出关,我再带你见他。”

    秦长老长吁短叹的仿佛真有其事的样子,李瞳知道其不安好心,胡八道,可是再没有完全搞清楚对方意图和目的前也不想翻脸,就顺着道:“我自然是要见杨曦一面的,既然她闭关,那我就只能打扰长老了。”

    李瞳猜测这老家伙什么闭关三日,纯粹就是胡编乱造为了稳住李瞳,也是在迷惑李瞳,如果对方真有歹意,那么今晚就会见分晓。

    那秦长老沉声叫一声来人,那原本像是走远的汉子适时出现,眼中惊疑,不过还是带着李瞳离开,送到了一处精致温馨的客房。

    李瞳心中冷笑,这些人还真是沉得住气,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想要抢夺李瞳手上的玄字令牌,可偏偏他们自欺欺人的还不想明着抢夺。

    “怎么回事,老秦,不是今天就能到手一块玄字令牌吗?怎么这会怎么又等等?”一个颧骨高高的老者此时就随意的坐在庄园里带客厅的一椅子上,疑惑的问道。

    “上官兄,我都了不是什么大事,怎么你还亲自跑这一趟,最近那掌门明显对我们有些防备,门派人多眼杂,要是看到咱们往来,难免又多了猜忌。”秦长老脸色难看,不满的道。

    “怕什么,我们贵为一峰长老,相互走动,再正常不过,他掌门管天管地,还限制我们自由不成。至于他有所猜忌,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人家要认定我们是一伙,那何必在乎他呢,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得到玄字令牌,这样我们就相当于又有了一位太上长老的支持,如此一来,一旦我们再起门派长老会,就能再次提议让掌门退位让贤了,到时候一旦路长老继位,那我们绝对是他最嫡系的功臣啊。”

    被叫做上官的人不以为意,神色兴奋的道。

    “好吧,我这边你也放心吧,虽然总感觉那子有点邪乎,不过年纪轻轻,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一会我就让弟子将那令牌取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秦长老眼看那上官长老毫不在意,想想其的也确实是那么回事,虱子多了不痒,他也再懒得去计较那些琐碎,在上官长老的影响下,也是一脸得意的保证道。

    “嗯,那就再好不过,要你这家伙就是太心,明明你直接出手抢夺再稳妥不过,可偏偏多此一举,要让弟子去兜个圈子,难道你还以为那子真是什么世家大族的隐世公子呢,出了事,好让弟子背锅?”上官长老有些无奈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