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不自量力
    “你?是你对不对?你究竟是什么人?”秦长老忽然厉声怒喝,对着四面八方问道。

    “谁?你是谁?”上官长老怒眼瞪着秦长老追问。

    “还能是谁?就是那个子,我们算计的那个子。”秦长老肯定的道。

    “吆,不错啊,秦素天,你这老子几十年没有活到狗身上啊,还就是本公子,怎么,现在我在你们跟前,是不是想亲自动手抢夺那玄字令牌啊。”李瞳见被认出,也不再躲藏,从门口施施然绕了进来,直面两个玄武门长老。

    “真是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来玄武门究竟有什么企图?”秦长老一瞬间倒是冷静不少,冷声追问。

    “企图?老子原本就是随便过来拜山访友,哪知道居然要被你们这些杂碎算计,要不是老子福大命大,怕是直接就被你们毒死了吧,回头你们还要给老子安一个私闯山门的罪名,是也不是?”李瞳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没想到玄武门居然有这些败类,阴谋篡位不,还牵连无辜,丝毫没有人性。

    “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你哪只眼看见我们要毒害你,又是哪里听的什么阴谋篡位的言论,你要是真有什么误会,那也是我门下人所作所为,可与我没有一点关系。”秦长老顿时着急的辩解。

    “哼,任你再狡辩也没有什么用,这一次要是没被我撞到,那你们或许还有先机会可以成就你们的计划,不过现在嘛,有我在,你们这些宵奸佞,全都要伏法覆灭。”李瞳看似在跟秦素天话,可是眼神却不时瞟向一边似乎事不关己的上官长老。

    “大言不惭,原本我还顾念几分道义,不想对你这辈出手,不过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在在我这素天峰有天然大阵笼罩,没有法令,任何人不能擅入,我就算在这里将你碎尸万段,也无人来阻我,你会死的神不知鬼不觉。”秦长老忽然脸色一变,不再慌乱,反而是一脸残忍,镇定自若。

    此时图穷匕首现,秦素天刚才的装模作样,也只是为了维持他那内心中仅有的一点道义罢了,实际上,秦素天既然有那阴谋夺权的心思,又哪是什么好人。

    只不过秦素天是属于那种谋定而后动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暴露自己的本性,只不过现在不得不为。

    秦素天不等李瞳回话,忽然一只手虚抓,无形气劲在掌间升腾,一股恐怖绝伦的吸扯之力就来到了李瞳的脖颈之上。

    “过来吧你……”

    秦素天一脸残忍,他堂堂天级中期的强者兜兜转转的要从一个看上去地级初期的子手里拿一面令牌,原本手到擒来,但他偏偏害怕有什么牵扯,一直不愿亲自明着动手,倒让李瞳一次次躲过去,可是现在,他再等不急,亲自动手,那么岂能再放过李瞳。

    秦素天甚至都开始在想,既然动手了,那么这个子屡次挖苦嘲讽,他应该在得到令牌后,用何种方式让李瞳死的凄惨。

    “嘭……”

    一道黑白两色的屏障突兀的出现在李瞳的身前,直接挡住了秦素天的虚空一抓,然后两两消散。

    “什么?你……”秦素天猛地眼睛瞪圆,惊诧的望着李瞳,此时李瞳居然也表现出来天级中期的气息,不比他弱。

    “怎么可能?你才多大年纪,就算从娘胎开始修炼古武,也绝不可能现在就达到天级的境界,哼,肯定是什么古怪的秘术,让你短暂表现出天级中期的实力。”秦素天根本不相信李瞳是跟他一样境界的强者,要知道古武界古往今来,天才无数,能人辈出,可是从来没有听到过有谁能三十岁之前就修炼成天级强者的。

    秦素天脸色铁青,认为这是李瞳在压榨潜力才爆发的实力,因此根本没有在意,不过却没有开始时的随意,而是须发皆张,怒不可揭的单手直接抓向李瞳的脖颈。

    “不自量力?区区天级中期的实力就敢对我出手,你不知道我的手下就算是天级顶尖强者也损落不少了吗?”李瞳后发制人,在秦素天惊骇的目光中,错过抓来的手臂,一个贴身靠,只是近身在其肩膀一撞,秦素天就直接倒飞出去,直接砸在了客厅上方的供桌上,木屑翻飞,一片狼藉。

    “嘭!”秦素天从地下翻身跳起,临空而立,脸色羞怒,像是刚刚被侵犯了的无辜少女一般,看着李瞳的表情,仿佛要择人而噬。

    “子,你彻底的惹怒我了,我承认你确实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最有天赋的天才,可是你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天才如果夭折了,那就不叫天才,而是叫死人。”秦素天一字一句,任谁都听的出来他引而不发的杀意。

    即便刚刚被李瞳打倒,可是秦素天却毫不退缩忌惮,他认为刚刚只是一时大意,没有想到李瞳会突然出手,而且也看了李瞳的实力,这才吃了一个闷亏。

    不过现在不同了,秦素天已经放下了心中的轻视,全部心神都集中在李瞳身上,开始动用全力要让李瞳感受一下他的强大,他要让李瞳绝望。

    他可是在几十年一步步寒暑不休的才修炼到如今的地步,虽然天赋有限,但是却稳扎稳打,每一个境界都打磨的极其扎实,而修炼的也是玄武门这种有着上古传承的古武功法,他不相信李瞳再逆天,境界再高,但是短短十几年再是天级,底蕴和积累岂能跟他堂堂的一派长老相提并论。

    “崩山拳,一拳碎山。”秦素天从天降下,一拳击出,声势浩大且惊人,光是拳风就把四下的桌椅推动的七零八落,甚至有的被四散的拳劲震的崩碎。

    秦素天含怒出手,毫不掩饰怒气杀意,誓要一拳把李瞳直接打的残废。

    李瞳脸色平静,无喜无悲,秦素天刚刚来到身前,一脚踢出,这一次却不是开始时那样随意而动,阴阳诀运转极阴能量伴随而出,又是秦素天没有碰触到他一点衣角,就被李瞳一脚踹飞,又摔回了供桌所在的地方,这次却再也爬不起来,一落地就变成一座漆黑的冰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