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血脉宝物
    混沌阴阳斩乃是阴阳传人最强大的攻击之一,而且如果有足够的蓄力的话,那么爆发出的威力,甚至可以达到原本攻击十倍百倍的效果。

    对于石像试探的一击,连一道印记都没有出现,李瞳自然意识到这个石像的防御之强大,那么想要破开,自然再不能掉以轻心。

    “给我破!”

    这一次李瞳将混沌阴阳斩蓄力到极致,这一次的攻击,怕是刚才随意一击的百倍威力不止,即便是真正炼制而成的神器都要避其锋芒,对于这一剑,李瞳可谓是信心十足,他可不相信,如今的地球世界,还能有什么可以抵抗他这样的一击。

    “嘭!”

    沉闷又炸裂的巨响在天空发出,犹如闷雷和霹雳同时炸响,李瞳的身影也如同被巨锤一击,飞速的射向高空。

    “怎么会?这个石像怎么可能如此坚硬,就怕是八方罗盘的本体都不至于有这么强大的防御力吧,而且随着我攻击威力增加,居然开始反震力道,如果不是我有所警惕防止其中的血祖偷袭,怕是这反震之力都能让我受到不轻的伤害了。”

    这一下李瞳是真的有些不明所以了,眼前的石像之坚硬,已经超出了李瞳可以理解的范畴。

    要知道,每一片空间的任何物体存在,都有其极限和限制,而地球世界怎么可能出现这种让神级强者都束手无措的防御,这明显不符合天地至理。

    “除非,这个石像不是出自地球?”就摸心中一跳,感觉自己应该是真的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这难道是来自宇外的产物,否则明明连阵法都没有加持,怎么会有如此坚不可摧的坚固。”

    李瞳犯难了,刚才的一击,可是李瞳现在可以发挥的最强战力,可是使用出来依旧不能破开那奇异的石像,那该如何对付血祖该隐,难道真要等到血祖自然出关才行?

    真要是那样的话,连李瞳都有些发怵了,毕竟血祖该隐可是上古时代的神级存在,而且还是一族老祖,底蕴之深厚绝对不是李瞳可比。

    如今李瞳是达到神级没错,是有上千神级强者相助不错,甚至还有笼罩地球世界的大阵可以辅助,可是那些手段只不过是用来对付一般点的神级强者,可以多出更多胜算的。

    而如果真的碰到不世强者,如血祖该隐躲在石像之中如果能够原本的实力,那么李瞳根本没有信心可以战而胜之。

    “绝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如果不能尽快解决掉血祖,怕是手刃了蚩尤,反而我会最终折在血祖该隐的手里,这个石像,我就不信它真的无坚不摧,如若真是那样,岂不是也要跟阴阳剑一样,是属于混沌祖器级别的存在?”

    李瞳一脸沉吟,心中百转千回,想着应对之法。

    随后,李瞳将大五行剑法展开,先是招牌的极阴极阳两种能量,然后金木水火土,五行极致能量,没有对石像造成破坏后,又是变异能量,往上招呼,然而,结果是,不论李瞳如何攻击,那石像岿然不动,片角不伤。

    李瞳的脸色难看无比,千算万算,想过血祖该隐如何强大,想过这里神阵重重,可是没想到过会被这么一个死物阻挡的,束手无策。

    “太诡异,太反常了,要这世上真的存在什么坚不可破之物,我自然是相信存在,毕竟我手里的阴阳剑就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如阴阳剑这等混沌祖器,全都诞生于太古混沌之中,乃天生地养,乃是规则本源实质所化,也因此才具备了这么强大的特性。

    可是混沌祖器乃是宇宙万族魁宝,被称为通灵之宝,只有祖器传人才能驾驭。

    眼前的石像以及血祖该隐绝对不是什么祖器和传人,要血祖与混沌祖器有什么相似之处,那么只有一点,那就是诞生于混沌之中。

    不过阴阳剑这等混沌祖器乃是与混沌一体,在太古时期就已经存在,而血祖该隐却是混沌化界时出现,充其量也就是个混沌之中出现的边角料罢了,这石像或许跟血祖都是那个时期的产物,那么如同血祖有些奇绝的能力一样,这个石像的优点就是坚不可摧,但越是这样,就在其他方面必然有所缺陷。

    血祖该隐,既然你乃是混沌之中神灵之血中诞生,那么你重伤之后,最好的恢复之地必然也与血密不可分,可是偏偏你躲藏在这个石像之中,看似这石像坚不可摧,乃是最好的躲避之所,可是我怎么感觉,这个石像似乎主要的原因,是应该与血有关呢。”

    李瞳眼中精光闪烁,隐隐感觉抓住了重点,然后略微看着那些被冻结的面具男及其他人一眼,李瞳摇了摇头,抬头望天,意念直冲天际。

    “杰西卡,你看到光明教堂之上的那个石像没有,我想让你以你鲜血为引,融合其身上,传递其打开防御的意念,你试着沟通一下。”

    李瞳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杰西卡耳中,让杰西卡一怔,原本有些奇怪李瞳的声音怎么出现,但看到下面李瞳抬头望着这里,知道其应该是通过什么秘术与她沟通。

    心中虽然颇为疑惑,李瞳的吩咐到底有什么深意,不过杰西卡却不需要去问,她的身影翩翩从高空落下,来到石像不远处,施法从手指逼出一滴鲜血,然后一股意念沉入其中,然后屈指一弹,手上的鲜血就电射而出,直中石像眉心所在。

    “呵呵,果然如此,这显然是一件血脉宝物,很可能是与血祖一同诞生的,这石像居然隔绝一切,却唯独不会阻碍血祖的血引意志,还真是血祖该隐最好的藏身之所啊。”

    只见杰西卡的一滴鲜血,刚一接触到石像,却没有像是碰到一个实物时顺势滴落,反而稍一碰触,就融入其中,而后就看到石像表面那一层灰白色的石质表面,由眉心之处,被杰西卡的一滴鲜血印记扩散,迅速向着周身蔓延,很快石像就变成了一个血色的光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