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该隐现身
    “果然如此,这血祖该隐不愧是诞生混沌的生灵,连这种宝物都能得到,要不是杰西卡现在完全臣服于我,面对这血脉宝物,我怕是只能干瞪眼了。”

    李瞳得到了无数的传承,这些传承不只是功法武技,而还有一些太古、远古、上古的一些传记秘闻也在其中,而眼前的血脉宝物李瞳就看到过介绍。

    据混沌宝物之中还有一些也只是比混沌祖器低上一级而已,可以是属于混沌祖器的半成品,这些宝物极其稀少,恐怕也不必混沌宝物来的多,而且一个个都是功效各异,妙用非凡。

    血祖该隐的这个看上去如同一件空间宝物,其中空间不大,可是却完全隔绝外人的窥探,可谓金刚不坏。

    不过这是一件血脉宝物,而血脉宝物是与混沌生灵一同诞生,可以是混沌生灵的伴生宝物,显然眼前的如人形一般的空间血脉宝物是与血祖该隐一体同源的。

    当然了,这个东西防御强大归强大,但却是需要不断以能量温养的,或者伴生者自身,也或者血脉后代。

    血祖在其中闭关,按理有这件血脉宝物在,即便是李瞳要将其破开也是要大费周章,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光明广场的一切聚能阵法破坏,断了血脉宝物的能量来源,那么以血祖该隐如今的状态,自然无法维持宝物的坚不可摧。

    然而,李瞳想要的只是灭掉血祖该隐,而光明教廷这个势力是他这一次而来的目的所在,破坏这里的大阵,不易于将光明教廷的底蕴也毁灭,这样还如何与东方大陆的修炼者抗衡。

    因此李瞳才想到让作为血祖后裔的杰西卡来解除血脉宝物的限制。

    当然这里李瞳幸运也不是没有原因,血脉宝物想要开启,必须要血脉传人心甘情愿,没有一丝抵抗意志的血引才能生效,如果是因为被李瞳操控或者威逼的血祖后裔,即便把血放干,也对于血脉宝物没有一点作用。

    李瞳看到出现的血色光膜,其中血雾蒙蒙,还是看不清内里的情景,不过此时即便是站立在远,也能感觉到其中没中血影诡异的气息。

    阴阳剑一挥,随意的斩出一剑,一道剑光向着血色光膜扑去,李瞳想试探一下,这个禁止是否真的被接触。

    “噗!”

    剑光眨眼就落在了血色光膜之上,而血色光膜却只是如同一个泡沫一般稍微凹陷一下,剑光就穿透进去,射入了血雾之中。

    原本只是自然翻涌,安逸稳定的血雾,在李瞳的剑光进入其中之后,就像一枚炮弹,炸入了平静的湖面。

    瞬间,风起潮涌,血雾之中像是出现了一只巨兽在其中翻滚奔腾,血雾滚滚,激荡不已。

    “谁?是谁胆敢破坏我的重生之机?可恶的崽子们,我不是过,不论天塌下来与否,都不能打扰我的恢复吗?你们……”

    很快血雾之中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传出,语气森冷又愤怒,与此同时涌动的血雾在其中由内而外顺时搅动起来,而后在龙卷中心处,一团血雾鼓出,很快凝结成一张俊美却满面寒霜的脸庞,越来越大,像是要撑破血色光膜一般,其叫嚣着,并且也像光膜之外看去,他直接由着血脉感应看向了呆立的杰西卡,然后血色光膜之中就有一道血箭射出,直接向着杰西卡胸口心脏所在的部位刺去。

    “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居然想要在我面前伤害我的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李瞳阴阳剑出手。直接就有一道剑光将血箭拦截,将其击碎。

    也是这时候,血色光膜之中的大脸才看向李瞳,但是只是一眼,他的话音就嘎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李瞳,更看到了李瞳手中黑白分明的阴阳剑。

    “阴阳剑?这是阴阳剑?子你是谁,难道是轩辕儿,到现在才想到秋后算账,怕一个后辈子来此跟我清算当年的仇怨?”

    血雾巨脸神情变换不定,最后有些惊异的问道。

    “你就是血祖该隐?看样子你状态不错嘛,居然可以意念化形,看来你的灵魂是彻底恢复了,不过就算你真的恢复以前的状态,轩辕大帝又怎么会把你放在心上,对轩辕大帝来,你只是当年不自量力的跳梁丑罢了,他哪会费心思还记得你的存在。

    而我之所以到这里,只是因为如今的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时代,已经不容许你这样的存在再现身世间,否则会破坏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地球世界,所以我这一次就是为了彻底解决你而来,让地球世界可以一劳永逸的发展下去。”

    李瞳这话确实不是虚言,血祖该隐的时代早已过去,其重创隐蔽的这段时间外界也早已今非昔比,血祖当年引以为傲的实力,在当时可谓一时无两,可是现在他还能保留几分,世界规则不全,他再如何恢复,也只能算是介于伪神级与神级的存在,再加上血祖当年肉身破坏,只是逃出了一点灵魂,那么现在让神级实力的李瞳面对,更是无所畏惧。

    “哼,子猖狂,看样子你居然是达到了神级的实力,不过那又如何,原本我正在融合新的躯体,到了关键时刻,你破坏了我的好事,我应该很生气才对,可是你居然是一个刚刚突破神级的子,那么只要拿下你,我完全可以借用你的气血恢复本源,那样我就能彻底恢复原来的躯体,而不是委屈这么一具化身了。”

    血祖该隐不怒反笑,看着李瞳的身影无比贪婪又渴望,像是盯着绝世珍宝一般。

    在血脸所化的血祖该隐完后,血脸突然崩溃,向着血色光膜外面全面涌出,很快就将血色光膜淹没其中。

    然而在光明教堂的顶部,原来光明神像的位置,出现了一个血色光球,那血色光球出现之后,就像是活了一般拉扯涌动,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正常人形的模样,而后慢慢的人形一点点的清晰,最后化作了一个身穿着血色长袍的俊美青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