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只怪你太年轻
    “必须要速战速决,只有把血祖该隐斩杀或者血河大阵破坏,才能解脱现在的困境,不过血河大阵乃是由神灵化身为阵基建立,先不我对于这种阵法没有研究,无法准确找到阵心所在,况且就算找到了,神灵化身也无法轻易损毁,看来,只能尽快将血祖该隐的神魂灭杀,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李瞳身在金光罗盘的防护之下,乾坤颠倒,天地不分,脑子都像是要变成浆糊一样,因此只能努力的想着应对的方法。

    “必须先暂时摆脱这种仿佛没有止境的冲撞,然后伺机而动,找到血祖该隐的神魂,一击必杀,也许换作别人无法做到,但是对于堂堂的阴阳传人来,阴阳空间只要在,随时可以从这种战斗中脱离出来。”

    阴阳剑的储物空间可以是李瞳一路成长起来,最可靠的底牌,其他的能力无论如何在这时候都无法有效的躲避血影的极速如闪电的冲撞,不过储物空间却只需要李瞳一个念头就可以让李瞳躲进里面。

    想到就做,李瞳心念一动,幽光不经意一闪,九道血影兀自还是按照原本的轨迹袭击冲击,可是飞来往去,却马上发现,根本就没有碰到任何的人影,李瞳居然像是突然之间蒸发一样,再也无法锁定其踪迹。

    “咦,什么情况,那子怎么突然消失了呢?这是怎么回事?”

    九道血影立刻停了下来,盲目四望,想要找到李瞳的踪迹。

    “好啊,就是他了。”

    李瞳一进入储物空间之中,阴阳剑就持在手中高举,开始蓄势能量,只见阴阳剑之上不仅仅是金色的火焰升腾,并且还有一道道的闪电‘刺啦刺啦’的闪动。

    对于此刻血祖该隐凝聚的血身来,无论是极致的火焰还是诛邪克魔的雷电,都是最大的克星。

    而此时李瞳就是以雷火能量凝聚着最极致的混沌阴阳斩。

    在储物空间之中,李瞳相信血祖该隐一时之间根本摸不清李瞳的手段,而且就算血祖该隐知道了李瞳躲在了储物空间,并且神级强者可以有实力破碎空间,但是阴阳剑就是储物空间的载体,可以隐于混沌,想要确定所在,也根本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李瞳可以放心的在力量积蓄最强能量的混沌阴阳斩。

    李瞳在储物空间之中,神念却尽力的探在外面,虽然被血河大阵的血雾有所伤害,可是却很快发现了在九道血影之中,在自己消失后有其中一道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这完全也在李瞳意料之中,九道血影看似一模一样,轻易无法判断真身,可是如果在突发状况下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那么作为主导者必然会第一时间感受到变化,然后有所反应。

    事实上,血祖该隐也没有意外,果不其然,对于突然失踪的李瞳,表现出了刹那的异样。

    李瞳先知先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发现,然后他盯紧了那道确定的血影,混沌阴阳斩之上的能量积聚到了极致,幽光一闪,李瞳瞬间现身,一个跳斩,电光火石之间,热炎灼灼,雷电如织,阴阳剑携着无尽极致雷火神威,朝着瞄准的血影斩下。

    这一切的发生,突如其来,即便是血祖该隐反应极速,可是却被混沌阴阳斩锁定之后,神威瞬间将其镇压,根本来不及躲闪,仓促之下,只能双翅下意识的撑起,想要来阻挡惊天一剑。

    “呲啦……”

    就像布帛被割裂,这一瞬间那刚刚对李瞳造成无尽困扰的如神兵利器一般的血翅连一点停滞都没有给阴阳剑造成,完全就是神剑切豆腐,没有悬念的通穿。

    而且这还不止,在斩过叠起阻挡的血翅之上,又斩开了头颅,顺着脖子,又穿过心脏,再由腹部,最后滑开到尾部。

    庞大的血影之身一分为二,切口之处犹自有雷电火光闪动,下一刻,那血影之身化作一片血雾显然不见。

    “呼,终于结束了,这血祖该隐真是……”李瞳长舒一口气,忍不住的就想感概一下这一次战斗的艰难和侥幸。

    可是李瞳转头之际,却看到原本要是血祖该隐的神魂被完全灭杀的话,那么作为其凝聚的其他八道血影分身,按理必然是要在其神魂消散的瞬间也化为无形的。

    然而现实确实,其他八道血影全部流露出讥讽的表情,接着每一道血影都吐两个字的道:“臭子,你刚才是借用了界宝躲进了里面才逃脱我的攻击吧,你还真是个运气逆天的家伙啊。连那种传中的秘宝都能得到,要知道那可是诞生于混沌之中,只比混沌祖器差让那么一丝威能的奇宝啊。

    不过那又如何,你以为你捕捉到了我的神魂所在,灭掉那道血影就万事大吉了吗?

    实话告诉你也不怕,我这九道血影分身,任何一道其实都是烙印了我的神魂印记,一念之间就能相互转化,你即便锁定一道将其灭杀,但却根本无济于事,因为在你动手的时候,我的神魂早就跑到另一边去了。

    实话,要不是天地有定数,九为极致,我只能凝聚出九道血影分身,不然以我神魂可以分化万千的天赋,要是凝聚千万血影分身,只是一击也能将你瞬杀。

    不过就算只是这九道血影分身,也可以以多欺少的戏耍欺负你了,等到你的本源能量被消耗一空,那么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当然了,你也可以躲进界宝,做缩头乌龟,不过只要在血河大阵范围内你躲进去,我就有办法确定你的界宝空间,到时候就算不能灭杀你,可是我却能将你封印永久的岁月,直到我重聚肉身,我必然把你流放无尽空间乱流。

    怎么样,臭子,现在后悔来找我麻烦了吗?感觉到那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困窘了吗?

    要怪,只怪你年轻,跟我当初一样,实力还是太弱,结果就强出头,不过我可比你运气好点,我现在还有未来,而你命运就只能终结于此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