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惨败的魔咒
    入目的大门口,看似敞开无人把守,可是事实上却是有一层透明的屏障阻拦的,李瞳取出来报名凭证,将其贴在屏障之上,一行四人这才得以进入。

    “几位是要有预订,还是第一次来,可需要有专人引路。”

    一进去就是一个半圆形大厅,靠近门口有柜台和衣着统一血红色却有袖口一圈白色的一队人迎了一人过来询问道。

    “我来参加赌斗,第一次来,烦请有个人指点一下。”李瞳客气的道。

    “好的,先生请随我来吧。”刚刚接待李瞳的青年走在前,引领着向大门相对的斜坡通道走去。

    “哥,不是幽冥斗场一直都是人山人海,人满为患的吗?怎么我们进来,都没有发现什么人出入?”李瞳其实一直就想要问了,总有种感觉是不是来错了地方,毕竟不论是老高他们听,还是他对于这种性质场合的了解,都不至于萧条到如此啊,可是自己一路过来,居然没有感觉到那种拥挤的感觉。

    “先生是第一次进来我们幽冥斗场吧,其实按理这个原因不应该我的,之所以这边鲜有人通行的原因,那是因为早在数十年前,有心人居然总结了一下,幽冥斗场东西南北四处出入口的选手们的获胜几率,而其中让人诧异的是,唯有我们这处西门居然从幽冥斗场建成后到现在,选手获胜几率居然是零,就像是一个魔咒一般,几乎从这里进入的选手,都是惨败第一场,就算是挑战比自己低品级的选手,都无一幸免。这种情况,有过一些自视甚高的人想要打破,可是只要从这里进入,居然都毫无意外的以惨败身死收场,因此,慢慢的再也没有人胆敢从这里进入,所以才会这么平淡。”

    青年虽然露出几分为难,不过还是道。

    “嘎?”李瞳停的一愣,僵立在地。

    “嘭嘭嘭……”后来的老高三人,原本都是跟在李瞳身后,他们也听到了,不过却是失神的还往前走,结果都一个个撞了上来。

    李瞳也被几人推的一个踉跄,眼神不善的瞪了三人一眼,又看向那带路的青年,问道:“就一次也没赢过吗?”

    李瞳可不相信这种黑暗玄,除非是有人故意做手脚,要不然这幽冥斗场建成不知道千万年,从这里进入的人不知凡几,怎么就没有人从这里进入,怎么就没一人胜出。

    “倒不是没有胜场的,而且这一次统计的也是近千年的选手,基本上就算有赢个几场,可是却最终全都在后续的赌斗之中身死,无一幸免。”青年老实的道,并没有想着隐瞒,毕竟如果在外面乱,可能有些影响,不过李瞳他们是报名赌斗的人选,这个时候也不怕他反悔,而已经走到这里,李瞳也不能退出去,从其他处再进入。

    “真尼玛不是个好消息。”李瞳郁闷无比,他当然不相信这只是进门的方向不对就注定了失败身死的定论,不过那太过变态的失败几率确实是有点影响心情,不过报名凭证并不能随意的出入幽冥斗场,所以想要退回去再来一次是不可能了,即便不爽,也只好埋头往前走了。

    青年显然看出来,刚刚所的已经打击到了李瞳他们,于是一边走一边安慰道:“先生其实不用太过在意这个消息,毕竟只是一个法,不是注定的规则,先生气宇不凡,必然百胜不败,我倒是感觉先生或许就是第一个改变这种不靠谱传言的天才强者。”

    “好吧,那就借你吉言了。”李瞳勉强笑笑,随意的应了一句。

    青年看出来了,由李瞳到随行的三人,显然都彻底被影响到了心情,心中一叹,也有几分无奈,起来,他们这些在这处入口接待的人,因为这个入口处的厄运传,其实也是深受其害的,毕竟这里出入的人少,接待的人自然就少,那么他们这些人的收获待遇自然也就不如别人。

    然后,幽冥斗场的规矩却是不能随意调动岗位,所以他们也是期待有人能打破魔咒,让这个方向也成为来往幽冥斗场的川流之所。

    不过真想等到那一天,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

    青年显然也不想看到李瞳他们一蹶不振的模样,于是岔开话题的道:“几位都是第一次来幽冥斗场,应该对于幽冥斗场的分部格局都不是特别清楚。

    首先幽冥斗场一共分为七层,除了最底层是用来由幽冥城发生不可调节矛盾的双方生死斗的特别场所外,其他的六层全部都是用来赌斗的围场。

    幽冥斗场的每一层都没有乾坤,自成空间,而且是主神级强者布置出来堪称世界级的阵法空间,每一层每都有九个赌斗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生死搏斗。

    在斗场之外的围观席是可以切换任意所在一层的战斗的。

    通常来,由低到高,每一层往上,战斗的选手境界也相对要高一些,而最顶层就几乎全部都是偏神级强者的战斗了。

    第一次报名进入幽冥斗场之后,首先要去确认自己的身份信息,确认修为境界,所使用兵器,然后就是先确认是发起挑战特权,还是直接随机选择可以对战的对手。”

    “如果要押注的话,有什么讲究没有啊。”李瞳对于那些基本的信息不至于关心,他这一次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通过赌斗获得更多的元晶资源,所以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先把押注的事情了解清楚,以免有什么疏漏。

    李瞳问道这里,老高三人也没有那么萎靡,而是精神一震,盯着青年,全神贯注。对于他们来,赌斗的胜负他们其实没办法操心,又不是他们上场,他们实在里要做的就是在李瞳参加赌斗的时候,适时的押注赌李瞳赢就好了。

    青年倒是没有想到这几人的转变这么快,诧异的看了一眼要参加赌斗的李瞳,不明白这一位是真的信心十足,还是神经大条。

    看更多好看的! 威信公号:hhxs665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末日世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