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确实委屈了你
    叶若寒朝叶晚容理直气壮地回道,“为什么不去?蓝染这段时间都跟你商量了多少回了?你还在考虑考虑考虑!”

    “姐你不是很喜欢蓝傲琛吗?蓝染既然想帮咱们,那就去!”

    蓝染说的那个计划,叶若寒觉得,真的挺不错的!

    叶晚容脾气比较温柔一些,她能忍,叶若寒可不能忍!

    现在只要是能让叶西见吃瘪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

    “可是……”

    叶晚容刚说了几个字,叶若寒随即打断了她的话,“没有什么可是的!姐,你好好想一想吧,叶西见的存在,让我们失去了多少

    东西!”

    “你再看看我的脸!”

    叶若寒一边说着,一边哭了起来,“前天晚上妈把我打得这么狠,不就是嫌我们没用吗?”

    叶晚容确实也心疼自己的妹妹。

    前天晚上叶若寒回来,说自己被叶西见诬陷作弊,老师当时就说外语考试零分计。

    钱思玉不由分说,就狠狠打了叶若寒两巴掌。

    不能考班级前三的女儿,对于钱思玉来说,和废物无异,无论过程是怎样的,她只看结果!

    更别提,是败在了叶西见手上。

    钱思玉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有一丝是落后于叶西见的。

    所以干脆就把叶若寒锁在了家里,没让她去学校。

    叶若寒脸肿着,也没脸继续去学校考试,所以就没有反抗,留在了家里。

    哭了两天了,眼睛肿得像是核桃一样。

    “应该是你的,为什么不去抢?”叶若寒继续朝叶晚容叫道,“姐,你不要再这样了!”

    “叶西见回来,就是为了抢走我们的一切的!先是爸爸,然后是家产,然后是恒言哥哥,现在她连蓝傲琛都要抢!”

    “假如没有她叶西见,没有蓝烟那个贱人小三生下她!咱们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叶晚容心里明白,叶若寒说话偏激了。

    他们上一辈的那些恩怨,主要错在叶修律。

    叶若寒还小,所以不是很明白那些事情,但是当初蓝烟生下叶西见的时候,叶晚容已经五岁了,已经开始记事了。

    有些事情,她心里清楚,但她不会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别人。

    可是,叶若寒有一点说的是对的。

    她真的不想失去蓝傲琛,她真的喜欢蓝傲琛,从她看到蓝傲琛的第一面起,她就喜欢他了。

    喜欢了十几年将近二十年的男人。

    从蓝染口中,频频听到蓝傲琛是怎么对叶西见,她心里早就不舒服了。

    “姐!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叶若寒眼泪汪汪地,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旁的不说,你能舍得放弃蓝傲琛吗?你和蓝傲琛认识了那么久,叶西见才回来几年?凭什么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

    自然,是舍不得的。

    叶晚容静静和叶若寒对视了会儿,撕掉了脸上的面膜。

    ……

    叶西见在自己房间里坐着,窗户开了小半扇,她托着下巴,透过窗户缝,看着对面蓝傲琛的房间,看了许久了。

    蓝傲琛生气了。

    可是她也很生气啊,她也很委屈啊。

    就这么被蓝染得逞。

    难得看在蓝无极面子上懂事一回,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有这么听话过了,还得看蓝傲琛的脸色。

    真是烦死了。

    蓝无极刚才说,也让叶西见出席今天晚上的生日晚宴,特意让乔许他们一步不离地,在外面看着她,不让她偷溜出去。

    加上她感冒又没好,大姨妈也隐隐作痛,更是心烦。

    她抽了张纸巾,擦了下鼻子,愤愤地丢在窗户底下。

    窗户底下满是她擦鼻子擦冷汗的纸巾。

    乔许忽然从外面伸了脑袋过来,朝叶西见笑了下,“小姐,要不要再喝点儿感冒药?”

    叶西见被这忽然伸出来的头吓得一抖,“吓死宝宝了!”

    乔许又是笑,“要不然咱们去医院吧?去医院挂水?”

    叶西见有点儿疑惑,现在都快要四点了,他们要早些去晚宴大厅,乔许忽然叫她去医院,为什么呢?

    而且蓝无极特别嘱咐了,让她也一起去的啊。

    “不用这么夸张吧,就有点儿乏力,有点儿流鼻涕,过几天就好了。”叶西见摇摇头回道。

    “我看小姐的情况比前两天严重了,挂水会好的快一点儿。”乔许继续低声朝她道。

    严重了?

    没有啊。

    她前两天头可重了,考试都得用手撑着下巴才能撑过去,今天倒是好一点儿了。

    乔许还想继续劝下去,蓝无极亲自来接人了,在门口朝叶西见道,“西见,跟外公一块儿走吧。”

    叶西见也懒得换衣服了,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眼远处镜子里的自己,带上了充满电的手机,就这么出了门。

    按照以前的脾气,她肯定会把身上的衣服换了,换她平常的那些衣服。

    可一想到蓝傲琛,还是觉得,今天不要再惹他生气了吧。

    晚宴肯定无聊得要命,以往她跟蓝家人一起参加的宴会,都特别无聊,没人愿意跟她这个怪胎说话,她也不愿意跟那些人进行

    虚伪的社交。

    手机可以给她续命。

    她上车时,蓝无极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慈爱的笑,“西见啊,这样挺好的,往后也就这么穿吧。”

    叶西见低着头,打开手机玩手机游戏,没吭声。

    蓝无极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外公其实知道,你是因为不想留在蓝家,才这么叛逆,你想让我们都讨厌你。”

    叶西见正在激烈打怪的动作,顿了一秒。

    仍旧是低垂着双眸,继续默不作声地按着手机屏。

    “可是外公怎么会讨厌你呢?你是外公的宝贝,前些年在外面缺了的,外公会全部补偿给你。”

    叶西见咬着自己嘴上的一小块死皮,因为感冒,嘴干得都有点儿开裂了,喝多少水都没用。

    把死皮咬了下来,才闷闷地低声回道,“我在养父母那儿,从没缺过什么。”

    “他们宠你,没有亏待过你,外公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直到你十四岁才将你接回来,确实是委屈了你。”

    这些话,刚回蓝家的时候,蓝无极跟她说过一回。

    游戏输了,死得透透的。

    叶西见锁上了屏幕,扭头望向窗外。

    蓝无极一句句话跑到她耳朵里,叶西见恍若未闻,她看着玻璃窗里,自己的倒影,不过四点多点儿,外面天色就暗了。

    南方可不是这样,南方的十二月,五点才会天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