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你跟他很熟吗
    进去之后,三人谁也没提云落北和叶西见之间的渊源。

    倒是之前见过叶西见的蓝亦城的朋友,都不敢相信,面前这个清纯漂亮的小丫头,是之前那个浑身反骨叛逆的小痞子。

    看叶西见的眼神都变了。

    “你们一个个的把嘴合起来啊!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是我大哥的宝贝疙瘩,看上了也不会是你们的!”蓝亦城搂着叶西见的

    肩,朝那些人半认真半打趣道。

    云落北手里抓着牌,又抬眸扫了眼叶西见。

    看来叶西见这几年,过得还不错,蓝无极和蓝傲琛他们对她挺好的。

    看蓝亦城这护犊的样子,就能看出了。

    那他就放心了。

    叶西见没打牌,也没理这帮人,自己安安静静地坐在蓝亦城边上打游戏,头都没抬一下。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思都不在游戏上,打几下就死了,打几下就死了。

    桌上他们聊天的话,她也听了几句。

    云落北只跟其中几个人熟悉,大家不了解,所以就聊到了他。

    云落北在国外进修的是高级刑侦,一回国就步步高升,现在都是副级领导了。

    他在南方,偶尔会来京都这边开会。

    这次是凑巧,在这儿开交流研讨会。

    叶西见隐约记得,距离最后一次看到云落北,至少有五六年了,她刚上初中,那时候,云落北好像还在上大学。

    都这么久了。

    他果然还是当了警察。

    直到管家打了电话来催,一帮人才停下了牌局。

    叶西见一句话都没说,进了宴厅,便跟蓝亦城他们分开了,自己找了个有沙发的偏僻角落,对着手机发呆。

    脑子里有太多尘封的记忆,迎头扑来。

    她以为,自己已经快要忘记了。

    但是云落北的出现,打开了这扇尘封的门。

    作为今晚男主角的蓝傲琛,出现的时候,叶西见也一点儿都没察觉到。

    倒是呆坐了好一会儿之后,云落北找到了她,走到她跟前,低声叫了她一声,“蜜儿。”

    蜜儿,是养父母给她起的乳名。

    养父也姓叶,所以没来京都之前,大家都习惯叫她,小蜜儿,叶蜜儿,小米儿。

    云落北叫她这声蜜儿,和蓝傲琛叫起来,是不一样的。

    她看着云落北雪白的西装裤脚,半晌,才慢慢抬头,望向云落北。

    “我应该早些回来的。”云落北低头看着她,朝她继续轻声道。

    叶西见的养父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跟自己那边家人关系比较生疏,几乎是独门独户,跟谁都不怎么亲近。

    但,云落北年轻时念的是警官学院,将来职业会和叶西见养父一样,所以云家单单只有一个他,跟叶西见养父关系亲近。

    他对叶西见养父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所以,去年他回国,听闻叶家的事情,很难过,云家也只有他一个人难过。

    但是叶西见的抚养权,已经被蓝家拿走了三年了,再想拿回来,很麻烦。

    所以,他也没法管这个事儿。

    今天看到叶西见,看到她过得很好,他心里,感慨万千。

    “你早些回来,又有什么用呢?”叶西见朝他笑了笑。

    “而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再提,有什么意思呢?”

    看上去,叶西见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像是已经忘却了她的养父母,忘却了她在南方的那些年。

    云落北看着她,忽然,朝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蜜儿,你要是在这里过得不开心,你要是想回去,我可以想办法,将你接回去。”

    这是这几年,头一回,有人关心她,在京都过得开不开心。

    叶西见看着他朝自己伸出的右手,又笑了。

    “公公对我挺好的,而且他很喜欢我,我不会走的。”

    只是不会走,而不是她在这儿过得开心。

    叶西见不过是个孩子,不懂得说虚伪的话,所以云落北一下就听出了,她在京都,确实是不开心。

    “手机给我。”云落北没有收回右手,继续朝她道。

    叶西见愣了下,将手机放到了他手上。

    云落北飞快地输入了他的电话号码,存上了,又拨了他的号码。

    这样,两人就互相有了联系方式。

    “这个号码我永远不换,无论何时何地,你需要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云落北说话间,将手机还给了她。

    叶西见正要说什么,眼角余光,瞥见了云落北背后的蓝傲琛。

    蓝傲琛往这儿走的时候,就看到云落北拿了叶西见的手机。

    叶西见莫名有点儿心虚,立刻从沙发上起身,朝蓝傲琛笑,“琛哥。”

    蓝傲琛缓步走到叶西见跟前,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叶西见的手机。

    随后,不动声色地,给云落北递了一杯酒,“云局,刚那边有人在找你。”

    “今天是蓝少生日,先敬你一杯吧。”云落北朝他温文尔雅地笑,碰了杯之后,先喝了。

    蓝傲琛冷眼盯着他,等云落北放下了杯子,他一口便将手里的酒,喝了个精光,将杯口朝下,一滴不剩。

    叶西见莫名觉得,这两人之间,好像有一股子火药味。

    而且喝酒就喝呗,干嘛要这样,把杯口朝下,就怕对方看不到自己喝光了似的。

    云落北默默看着蓝傲琛手上的动作,又朝他勾起嘴角,笑了笑,“那我就先失陪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

    叶西见有些困惑地问蓝傲琛,“琛哥,你怎么会认识落北哥哥?”

    蓝傲琛自然认识云落北,上回云落北跟蓝亦城一块儿玩的时候,他碰见过,互相介绍过。

    因为是姓云的,他当时便觉得,云落北是有目的性地接近了蓝亦城,就调查了他,将他查得清清楚楚。

    云落北第一次跟蓝亦城提出,要见叶西见,蓝傲琛便拦住了。

    没想到这次,还是让他成功见到了叶西见。

    蓝傲琛回眸,冷冷看向叶西见,“落北哥哥?”

    蓝傲琛这是在生气吗?

    叶西见愣愣地看着他,有点儿不太明白,哪里出了问题。

    “不叫哥哥叫什么呢?”她问。

    “你跟他很熟吗?”蓝傲琛微微眯起双眼,不答反问。

    “……不是很熟吧,但以前都叫他哥哥的。”叶西见脑子再蠢,也看出了蓝傲琛在生气,老老实实回道。

    而且因为这个生日宴,蓝傲琛还在生她气呢,她可不敢再惹他更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