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你在哪儿?
    蓝傲琛转身,朝叶晚容那边走过去的一刹那,叶西见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就红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真的有点儿难过,眼眶止不住地发酸。

    然后,往后退了几步,飞快地,钻进了人群之中。

    她跑出宴厅大门的瞬间,听到蓝傲琛在里面说,“只是个误会而已,蓝家与叶家走得亲近,我一直都……”

    叶西见没有听到他接下去说了什么。

    胸口闷闷的,难受。

    她对门口的侍应生说,“麻烦,帮我叫个车过来!”

    侍应生看了下外面的雨,“这位小姐,没有人接送你吗?外面的雨下得不小啊!”

    “要你管!!!帮我叫车!”叶西见朝他吼了声。

    “好的好的!”侍应生随即跑到前台,替叶西见打电话预约出租车。

    叶西见一个人站在大堂门口,冷风一阵阵灌进来,吹得她浑身冰凉。

    脸上有点儿痒痒的,她伸手摸了下。

    摸到的,是比她指尖温度更凉的,一滴眼泪。

    “为什么要哭呢?好奇怪。”她看着潮湿的指尖,小声问自己。

    他都已经二十九岁了,一把年纪了,宣布结婚对象,不是很正常的吗?

    是因为讨厌叶家人,而她当作亲人的蓝傲琛,却要娶叶家的大女儿吗?

    是因为,对蓝傲琛太失望,所以,才会这么难过吗?

    好像被背叛了呢。

    换成谁不好呢?为什么偏偏是叶晚容?

    她不明白。

    而她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早上蓝傲琛才亲了她,不过几个小时而已,就在生日宴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假如他娶了叶晚容,以后,就不会管她了吧……

    可她不就是希望,他们全都不要理她吗?

    那么现在,为什么要难过?

    为什么真的害怕,蓝傲琛真的再也不理她不管她呢?

    出租车没几分钟就到了,叶西见没有接侍应生递来的伞,浑浑噩噩,顶着雨,上了出租车。

    “姑娘,你要去哪儿啊?”出租车司机问她。

    “去……”叶西见愣了几秒,回道,“去军区附属第一中……”

    讽刺的是,除了学校,她好像也没其它能去的地方了。

    下车的时候,雨下得更大了。

    叶西见看了眼外面,顶着雨,就下去了。

    走到校门口,岗亭和保安室没有人。

    她又走到围墙边上,翻了进去。

    下雨的泥地特别滑,叶西见跳下围墙的瞬间,后脚跟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地上有一些枯枝,她用手撑了一把,正好掌心撑在了树枝上,痛得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着路灯看了一眼,才发现,掌心都戳破戳出血来了。

    “马有失蹄嘛!”她撇着嘴,嘲笑自己。

    翻过几十上百次的围墙,从没摔过,今天摔在这儿,真是讽刺。

    她茫然地坐在泥地上,盯着自己受伤的手,不知道要怎么办。

    脑子好像都卡住了,只是一遍遍地在回放,蓝傲琛捂住她耳朵抱住她的那个画面。

    好久好久,才意识到,她揣在口袋里的手机在叫。

    她用冻僵了的手摸了半天,掏出来,看了一眼,十几个未接来电,最新的一个,是顾恒言打来的。

    正好她看着手机的时候,顾恒言又打来了。

    她想了会儿,还是点了接听,递到了耳边,“喂?”

    “西见,你在哪儿呢?在不在宿舍?我有件事要跟你说。”顾恒言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不冷静。

    顾恒言打着伞,跑到操场看台的时候,叶西见在那儿坐了有一会儿了。

    一动不动坐在那儿,看着手机上的一条短信。

    是两天前,她小时候,在南方的玩伴发给她的短信。

    短信上写着:“小米儿,你想办法回来一趟吧,你外婆今晚是第二回抢救了,医药费,你妈妈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打算把房子

    卖掉呢,但是卖了她们住哪儿呢?”

    从第一次外婆入院抢救,她的玩伴就给她偷偷发了短信来。

    虽然,外婆不是亲的,妈妈也不是亲的,可在叶西见心里,在南方的那十四年,是她人生中,最温暖的时光。

    没有血缘关系,却比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还亲。

    所以,她要想办法筹钱,给外婆付医药费。

    屏幕的光,照得她脸色惨白惨白的。

    “下这么大雨,怎么不打伞呢!”顾恒言将伞举到了她头顶上,惊讶地问。

    “没带伞,没事儿的,我抵抗力强。”叶西见按掉了蓝傲琛打来的不知道第几个电话,抬头,朝顾恒言笑着回道。

    “抵抗力再强,也不能穿得这么单薄在外面淋雨啊!”顾恒言有点儿生气了,叶西见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看在眼里,只觉

    得生气。

    “我先送你回宿舍!你换身干的衣服!”

    说着,便伸手来拉叶西见。

    叶西见轻轻挣脱了他的手,看着他,只是笑,“什么事儿啊,说了再走不迟。”

    顾恒言又不好意思再伸手去拉她,皱了下眉头,回道,“理综试卷批好了,我刚在办公室陪老师一块儿登记月考成绩,看到了你

    的成绩,二百九十二分,比我低一分。”

    叶西见朝他眨了下眼睛,“是么?竟然只比你低一分?你没看错吧?”

    “怎么可能看错?我确认了好几遍。”顾恒言肯定地回道。

    叶西见不知道为什么,一点儿也没觉得开心。

    考得好又能怎样呢?真能考入年级前二百名,能怎样呢?

    没有意义了。

    其实她原本就算不听蓝傲琛的话,也没关系的吧。

    最多就是,他真的彻底放弃她,不要她了。

    走就走吧。

    她恍惚间想起,自己开始变得不可理喻的那一天,想的是:警官叔叔一定会回来的吧?

    然而四年过去了,他没有回来。

    蓝傲琛,却成为了那个人。

    官方宣布,养父失踪的那一天,她没有哭。

    只是脑子空白了好几天,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就像是,有人从她身体里,拿走了什么似的。

    现在,好像又有了这种感觉。

    蓝傲琛大概从没没想过,这样的消息对她的打击有多大。

    或许是她太傻太天真,表面上假装,对他们蓝家人毫不在乎。

    所以蓝傲琛才会,一点儿都没有顾虑她的感受。

    可是,没有人在乎这样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叶西见,不是很正常么?

    他不要她了,那便算了吧……

    只当,四年前的叶西见,已经是个孤儿了。

    包括面前的顾恒言,不也是因为叶修律对她好,才会对她好的吗?

    她沉默地坐在看台上,和顾恒言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忽然,笑着伸手拉住了顾恒言的一只衣袖,让他坐在了自己身边。

    然后,微微歪着脑袋,朝他凑近了些。

    顾恒言诧异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叶西见认真地看着他,轻声开口问他,“我想知道,在酒吧那天晚上,我们到底,有没有接吻?”

    顾恒言愣住了,脸颊染上了一丝绯红。

    “没有……”他定定地看着她,轻声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