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他心里的人,是你
    “少爷出去了……”女佣小声回道。

    “去公司了吗?”叶西见继续追问。

    女佣继续摇头回道,“我们也不知道啊。”

    是啊,为难这些佣人也没用。

    蓝傲琛向来都是这样,没有谁能掌握他的行踪。

    叶西见咬了咬牙,正要从窗户跳出去,外面的两个佣人立刻拦在了窗户前面,“小姐,不可以啊!”

    叶西见随即冷笑,“你们今天谁敢拦我试试!”

    “我们不敢!”女佣焦急地回道,“但是少爷离开前吩咐了,假如我们看不住小姐,让小姐走出蓝家大门一步,就会惩罚我们今天

    在场的所有人!”

    “小姐!您行行好,等少爷回来了,有什么事情再说不迟啊!”

    蓝傲琛可真是会威胁人啊。

    知道威胁她可能不管用,就用这么一大帮子人来压她!

    可偏偏,叶西见的性子,就是不喜欢拖累人。

    一旦拖累了别人,就证明,她一定会亏欠对方!

    现在光一个顾恒言,就已经够够的了!

    她心里憋着火,无法发泄出来。

    半晌,还是从窗户上跳回了屋里,抓起边上的凳子,就狠狠朝上锁的大门砸了过去!

    旁边屋里的蓝染,听到这边的动静,一边收拾着早上上课要用的东西,一边问佣人,“那边怎么了?”

    “好像是六少把十二小姐锁在房间里了,不让她出来。”

    “十二小姐?呵……”蓝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又不姓蓝,在这个家里,没叫她叶小姐就已经是抬举她了,还真当自己是棵葱

    了。”

    说着,抓着包便走出了房间。

    走到院子门口,想想还是有点儿不妥。

    又回身,走到了叶西见房门前,透过窗子往里看了两眼。

    随后嘲讽地开口道,“叶西见啊,你发火管什么用呢?你大姐,叶晚容,注定是将来成为我大嫂的人,你不服气,也没用啊!”

    “你消停点儿吧,不然只会越来越惹人嫌!”

    叶西见原本恼火的不是这件事。

    然而经蓝染这么一提,她心里更是烦躁,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请问我的事跟您蓝大小姐有什么关系!”

    “是跟我没关系。”蓝染隔着窗子,朝她笑了笑,“但我就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

    叶西见随手抓起一只窗边的花盆,就朝蓝染砸了过去!

    “叶西见,你有种!”

    蓝染尖叫着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往后时间还长,你等着!”

    叶西见目光冰冷地看着她,神色毫无波澜,“你再多说一句试试。”

    蓝染被她这种眼神,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了,咬了咬牙,没继续闹下去。

    叶西见这小贱种打架可不是一般的厉害,现在没人帮着她,闹起来她会吃亏,她可不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哼!”她朝叶西见冷笑了声,抓着自己的包,便转身出去了。

    叶西见站在窗前,一直死死瞪着蓝染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用力甩上了窗户,阻隔了那些佣人偷偷打量她的目光。

    蓝染怎么威胁她,她都无所谓。

    只是她说的,蓝傲琛和叶晚容的事情,又扎了她的心。

    她站在满室的狼藉之中,就站在那儿,拳心死死捏着,单薄的身体,不住地发着抖。

    不知道是因为高烧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了,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发抖。

    她眼眶有点儿发涨,眼前也是模糊的。

    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去,没走两步,便被地上的东西绊了下,狠狠摔在了地上。

    她倒在地上的一瞬间,只感觉自己下意识伸出去撑住身体的手,都痛得麻了。

    趴在地上,好半天都没能爬得起来。

    痛死了。

    然而这点儿痛,跟心里的痛比起来,算什么呢?

    她没有起身,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慢慢蜷缩成了一团。

    她烧得脑子有点儿晕,浑身都疼。

    然而此刻,她的脑海里,清晰地出现了一个人的样子:云落北。

    他说,只要她想离开蓝家,任何时候,他都可以帮忙。

    可她叶西见,又从来都不喜欢欠别人的。

    烧得浑浑噩噩间,她忽然听到有人在她耳边惊讶地叫了一声,“西见!”

    她勉力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蹲在面前的人。

    是蓝亦城啊。

    “三哥……”她小声叫了他一声。

    蓝亦城看她烧得嘴唇都干裂发白的小可怜样,心里别提多心疼了。

    “怎么能睡在地上呢!”他皱着眉头,一把将叶西见抱了起来,抱回到了床上,随即又忙着去给她叫医生给她倒热水。

    等到收拾好了重新给她挂水,蓝亦城才松了口气,坐在了她床边,难得正经地轻声问她,“怎么了?跟三哥说说?”

    叶西见闭着眼睛,咬着牙,没有吭声。

    蓝亦城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的,表面上看着远不如蓝傲琛他们,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暗忖了下,朝叶西见低声道,“大哥也是担心你醒来之后,出去找顾恒言,所以才把你门反锁上的,他是担心你啊!”

    “你也不想想,顾家的那个主母,跟个母老虎似的,发起泼来什么都做得出,才出了事,你要是去找顾恒言,不得被她撕碎了?

    ”

    “他要是真担心我,就不会打顾恒言。”叶西见轻声回道。

    蓝亦城砸了咂舌,“我跟你说,大哥这脾气上头的时候我可是见过的,他能放过顾恒言,已经是奇迹了。”

    “连我跟你亲近大哥都不许,更别说顾恒言,每天跟个苍蝇似的黏着你,大哥对他已经忍了许久了,你也得站在大哥的立场上替

    他考虑一下,是不是?”

    叶西见睁眼,冷淡地望向蓝亦城,没说话。

    蓝亦城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接着道,“我知道,昨天晚上那件事,让你委屈了。”

    “我不是他,所以不知道他心里对叶晚容到底什么看法,但是娶她,是绝对不可能的!肯定是误会!”

    “你怎么知道是误会?你不是叶晚容,也不是他。”叶西见这气性一下子又上来了,冷冷反问道。

    “因为大哥心里的人是你啊!”蓝亦城恨铁不成钢地回道,“你该不会连这都看不出吧?”

    蓝傲琛心里的人,是她?!

    叶西见彻彻底底呆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