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不许故意惹我生气
    蓝亦城一看叶西见这表情,心里就明白了。

    伸手去捏了下她的脸,“小笨蛋,你怎么不想想,他为什么要打顾恒言?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还不是因为吃醋了?”

    可是蓝傲琛,从来没有对她说过在乎喜欢此类的话呀。

    叶西见还是有点儿懵。

    “吃醋发狂的男人,打了他的情敌,有什么好奇怪的?”蓝亦城继续在旁叨咕。

    “更何况顾恒言这么特殊,跟你有婚约呢!大哥能不把他视作眼中钉吗?”

    “而且刚才蓝染来招惹你,连大门都没能走出去,就被保镖连人带行李丢上了车!”

    “大哥发了话,今年过年之前,都不准蓝染踏进家门一步,让她自己在学校自生自灭,蓝家谁都不准管她。”

    “你心里也明白,在你来之前,我们全家是有多宠蓝染,除了天上的星星月亮,但凡蓝染要的,大哥从来都顺着她宠着她,全都

    给她最好的!”

    “你自己好好想想,大哥到底有多在乎你,才会这么对待蓝染?”

    叶西见听蓝亦城说着,想到昨天上午,蓝傲琛把她搂在怀里吻她,对她说,还有两个月她就彻底长大了。

    他……该不会真的像蓝亦城说的这样,是心里有她吧?

    蓝亦城见她呆呆的,也听不进去他的话了,又笑眯眯道,“好了,所以说,你就别生大哥的气了。”

    “大哥他从小就是这样的脾气,谁也摸不清楚他,有事儿从不放在脸上。”

    “可他这么在乎一个人,可真的是生平头一回!”

    “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一个人琢磨会儿,我不打扰你,自己注意着点滴瓶,别回血了。”

    蓝亦城说完,替她掖了下被子,便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眼叶西见。

    看她半卧在那儿,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样子,忍不住撇了下嘴角。

    他是斟酌了有一会儿,才决定当这个好人的。

    谁让这两人拧巴得天翻地覆,都倔得要死不说清楚呢?

    他要是再不管,估计要出大事。

    自打叶西见进了蓝家大门,蓝傲琛就对叶西见不一般。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蓝无极特意嘱咐,要蓝傲琛多关心叶西见一些。

    可到后来慢慢发现,并不是的,蓝傲琛对叶西见的关心,可谓是无微不至。

    蓝傲琛喜欢叶西见,也是上回,蓝傲琛警告他不要离叶西见太近,他才彻底琢磨出的,心中才有了数。

    他关了门,朝门口的佣人低声嘱咐道,“注意着点儿里面,别又摔了也没人发现。”

    “知道了八少爷。”佣人诚惶诚恐地回道。

    还好回来发现的人是蓝亦城,要是蓝傲琛,她们可全都完了!

    ……

    叶西见身体实在不舒服,挂完了水,下午感觉稍微好些了,但是刚吃完晚饭,又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蓝傲琛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去,她又无聊,只能在床上躺着。

    想着心事,没一会儿,便又睡着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察觉到,有一只手在摸她的额头。

    她睁开眼来,看了一下,昏暗之中,一道高大的黑影,正站在她的床头。

    蓝傲琛没开灯,怕惊扰了叶西见休息,她睡觉时不喜欢有光。

    叶西见睁开眼睛的瞬间,两人恰好对视上了。

    蓝傲琛看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暗暗叹了口气。

    哪怕她再惹他生气,他对叶西见,也没法硬得起心肠。

    叶西见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缓了会儿,从睡梦之中彻底清醒过来。

    是蓝傲琛没错。

    他不是还在生她的气吗?怎么进来了?

    两人安静地对视良久,蓝傲琛转身,走到净水器边上,倒了杯温水,放到了叶西见床边。

    又倒了两颗感冒药出来,放在手心里,另一只手,将叶西见从床上抱着坐了起来。

    叶西见没有挣扎,生病不舒服,实在也没力气挣扎。

    昨晚那场大雨,真是把她淋得不轻。

    老老实实看着他,把沾了他体温的药片喂到了她嘴边。

    想着蓝亦城早上对她说的那些话,她不由自主地,乖乖张开了嘴,咬住了两片药片。

    蓝傲琛被她的唇触到了手心,有些痒,心头微动。

    那只手顺势,便扣住了她的后颈,随后给她喂了两口温水。

    目光灼灼地,看着叶西见把药片吞了下去,便低头,朝她压了过来。

    叶西见犹豫了下,依旧没有挣扎,乖乖的,任凭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假如,蓝亦城说的是真的呢?

    假如,蓝傲琛是真的喜欢她呢?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想了一天了,也没想明白,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蓝傲琛温柔地吻进来的时候,她的内心深处,丝毫没有抵抗的念头。

    相反的,刚才他看着她的时候,她竟然希望,他可以对她解释些什么。

    蓝傲琛的舌尖是破的,吻至深处,她尝到了一点儿血腥味。

    那是她昨晚咬的,他肯定特别痛。

    蓝傲琛的呼吸,一点点变得滚烫,比她发烧呼出的气息,还要烫。

    她鼻子因为感冒,是堵着的,被他吻着,几乎快要不能呼吸,只能微微张着唇,任凭他霸道而又温柔地侵略进来。

    他轻轻咬着她的唇,叶西见感受着他的温度,闭着眼,心跳如擂。

    他像是能烫化她似的,此时,她身体里,又渐渐涌上了那天在他办公室里的那种感觉,心尖有点儿痒。

    他的一只手掌,顺着被子探了进来。

    刚触上叶西见的一瞬,叶西见猛然间抖了下,下意识往后缩了些。

    他是她大哥啊!在今天之前,她不明白她和蓝傲琛之间这样到底意味着什么。

    然而现在懂了点儿什么,忽然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

    蓝傲琛的手,僵了一瞬。

    这次却没有强迫她,只是紧紧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拖得离自己更近。

    随后,额头抵住了她的额头,轻声道,“蜜儿,是我的错。”

    “只是往后,再也不许你用这样的方式,故意激怒我。”

    他虽然一整天都在开会,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整天,他全是心不在焉,脑子里除了叶西见,还是叶西见。

    她跪在雨地里朝他吼让他滚的样子,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闪过,搅得他心绪不宁。

    叶西见愣愣地望着他,没吭声。

    刚刚,蓝傲琛给她道歉了?!

    叶西见可从未见过蓝傲琛对任何人软过语气,更别提是道歉,哪怕在蓝无极面前,也从未有过。

    她刚才只是想,关于昨晚的那些事情,他能给一个解释。

    没承想,他会对她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