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不许背对着我
    叶西见其实白天时也在想,到底要不要离开蓝家,蓝亦城说的话也不一定是对的啊。

    此刻,忽然间,眼眶有些发酸。

    “对不起……”蓝傲琛又向她道了声歉。

    因为真的害怕失去她。

    她昨晚的样子,显然是发了狠,蓝傲琛从未如此害怕过,她会离开他。

    哪怕发现顾恒言给她写了情书时。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叶西见轻轻吸了下鼻子,撇了下嘴角,没说要原谅他,可这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难过到像是有一只手伸进去,狠狠揉碎了

    。

    她早上摔得痛成那样,因为发烧,下午又吐了好几次,都没哭一下。

    可听到蓝傲琛对她道歉,一下子便忍不住了,眼泪直往下掉。

    她不是要故意惹他生气的,顾恒言找她被他碰见,真的只是凑巧而已。

    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啊,他连道歉都要讲得这么霸道。

    蓝傲琛见她垂着双眸在哭,忍不住叹了口气,低头,一点一点,吻掉了她脸上的眼泪。

    叶西见死死咬着自己的唇,推开了他,背过他躺了下去,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

    刚转过身去,就被他又搂入了怀里。

    叶西见刚想挣扎,蓝傲琛的手便又加重了几分力道,不让她逃脱。

    蓝傲琛隔着被子搂着她,让她窝在自己怀里,低头,轻柔的吻落在了她的发上。

    “往后,就算生气,也不许背对着我生闷气,不许发完脾气就去找别人,不许在我面前赌气护着别的男人!”他在她耳边用不容

    置疑的语气沉声道。

    叶西见刚想回说关他屁事!蓝傲琛继续又道,“我和叶晚容也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只是因为蓝家与叶家是多年的世交,前些年家长都有撮合我和她的意思。”

    “我这几年和她连话都说不上几句,又何来婚约这种无稽之谈?”

    他怎么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说得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叶西见听他说着这些话,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直接就朝他摸着她脸的手,恨恨咬了下去。

    “属小狗的?”

    蓝傲琛虽然痛得钻心,却一动不动,任由她咬着,在她耳畔低声问。

    叶西见咬着就是没松开,直到心里的怨气发泄得差不多了,才没好气地回道,“你自己是属狗的,说别人属狗?”

    “那倒是巧了。”蓝傲琛轻轻笑了声。

    随后掀开她盖在头上的被子,黑暗之中,又朝她吻了过来。

    叶西见被他堵住唇之前,清清楚楚听到他又轻声说了句,“小母狗不是正好跟我相配?”

    叶西见脑子“轰”了下,面红耳赤地,被他抱着坐在了身上。

    蓝傲琛一分钟前决定了,今天就要了她。

    免得日长梦多,防着顾恒言,又来了个云落北。

    他心里实在不爽。

    他咬着叶西见的唇,拽住了她没有受伤的右手,来到了他的领口前。

    叶西见有点儿懵了,她有点儿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要让她做什么。

    “把它解开。”蓝傲琛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朝她吩咐。

    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沙哑。

    “我……”叶西见刚才还在因为,自己跟蓝傲琛之间的关系,而有了强烈的负罪感。

    他竟然让她脱掉他的衣服?!

    她穿着短睡裤,露出的一截小腿,很直接的触到了他身上的热度。

    吓得连忙往边上缩,然而蓝傲琛搂着她腰的手,直接将她又拉了回去。

    “不行的!”她焦急地回道。

    偏偏又怕外面的佣人或者什么人听到,连抗拒他都不敢大声,怕别人进来会看到这一幕。

    “为什么不行?”蓝傲琛咬了下她小巧的耳珠,贴在她耳边,轻声问。

    叶西见哆嗦了下,急忙回道,“要是被外公知道了……”

    “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接受。”蓝傲琛不徐不疾地回道。

    然而现在叶西见脑子完全混乱了,三观都是颠倒的,她甚至不知道蓝傲琛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脑子里只有两个字:不行!!!

    肯定不行!

    她害怕看到蓝无极对她露出失望的表情,她平常无法无天不听话就算了,还睡了自己哥哥?!

    要是真的睡了蓝傲琛,这件事传出去,会有什么后果,她不敢想!

    她拼命想逃开,蓝傲琛却又抓住了她一截小腿,将她紧紧圈禁在自己身上。

    被子里的热,让叶西见额头上背后都发出了一层薄薄的热汗。

    蓝傲琛嗅着她身上越发浓郁的香味,眼神更是深邃了几分,翻了个身,将小小的她,压在了自己身子下。

    叶西见甚至能触到他腰腹间紧实的肌肉,两人不过吻了一会儿,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松散开了。

    他身上的温度,烫得惊人,而且有淡淡的酒味。

    叶西见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吃了那个什么药?他确定知道被自己压在身体底下的,是谁吗?

    “哥!”她小声惊叫,“你是不是被人下药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他有没有被下药,是否喝醉。

    蓝傲琛只知道,他唯一想要的女人,就是叶西见。

    “我要的就是你,蜜儿!”他的拇指,轻轻滑过她的唇。

    随后,便撕开了她身上的睡衣,低头,在她脖颈间留下斑斑点点的红痕。

    叶西见愣了几秒,却根本没有推开他的力气,不知道怎么的,被他吻得一点儿脾气都没了,浑身越发软得不像话。

    “我大姨妈还没走!”她情急之下,忽然脑子一个激灵,涨红着脸朝他道,“不行的!”

    蓝傲琛动作顿了下,脸上随即闪过一丝懊恼。

    他竟然忘了这件事。

    叶西见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湿漉漉的,亮晶晶地瞅着他,尤有后怕。

    好险!她也是刚反应过来,自己的月经还没结束。

    差点儿就被他吃干抹净!

    两人对视了会儿,叶西见看到蓝傲琛的脸色,似乎有点儿不爽。

    忽然自己心里觉得爽了。

    这可是她头一次看到蓝傲琛吃瘪的表情。

    她一咕噜打了个滚,从他怀里钻了出去,用被子一角严严实实盖住了自己的身体,只是心还跳得飞快。

    蓝傲琛从床上坐了起来,半撑着身体,微微侧头,皱着眉头,无声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