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陪我躺一会儿
    他上身的衣服只剩了件纽扣全解开的衬衫,外面花园里有一点点的灯光透进来,照在他身上。

    叶西见扫了一眼,便轻轻咬着下唇,挪开了目光。

    不得不说,蓝傲琛这身材,比她课上偷偷看的那些杂志封面男模的身材,还要性感,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得就是他了。

    其实睡了他,她真不亏。

    但可惜,不可以。

    两人相对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眼角余光,看的蓝傲琛忽然起身下床了,心里这才长松了口气,小心翼翼从床脚挪回到了床中间

    。

    然后像鸵鸟似的,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她悄悄摸了下自己的脸,还是烫得惊人。

    脑子也还沉浸在刚才的画面里,他刚才吻她时,有些用力了,她摸着,只觉得到处都痛得厉害,肯定好多地方都青紫了。

    刚想起身,开个台灯看看身上,却听到他就在隔壁卫生间里,有洗澡的声音。

    他竟然还没走?

    今晚要睡在她这里吗?

    叶西见有点儿慌了,正要跳下床去,找件睡衣裹上,蓝傲琛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全身上下,就腰上裹了一条浴巾。

    叶西见立刻老老实实缩在被窝里,不动了。

    看着他迈着修长的两条大长腿,走到了她的床边。

    “你今天……睡我这儿?”她憋了会儿,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轻声问他。

    虽然蓝傲琛不是第一次睡在她的房间了。

    可这次跟以前性质不一样。

    蓝傲琛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嗯”了声。

    叶西见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她可不敢跟他睡一张床了!

    蓝傲琛又扫了眼她脸上的表情,忽然俯身,朝她凑了过来。

    叶西见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直勾勾看着他。

    “你最好,要习惯跟我一起睡。”他朝她勾了下嘴角,轻声道。

    这什么意思?以后他会经常跟她睡一起吗?!

    怎么可能!

    要是被蓝无极知道了那还了得!反正她以后再也不要跟他睡一张床上了!

    蓝傲琛看着她吓得不轻的样子,只是又笑了下,没继续往下说。

    其实他是担心,叶西见会在睡着的时候高烧反复,不放心她一个人。

    但是,她知道害怕了才好。

    这样,往后才能知道要和顾恒言他们保持距离,知道分寸。

    “乖宝贝,睡吧。”他低头,又在她唇上浅啄了下。

    随后走到了叶西见办公桌前,打开了他自己的电脑,坐了下去。

    他刚……叫她宝贝?

    叶西见吃惊的同时,飞快地用被子把自己紧紧裹成一团。

    想了下,又侧过身,悄悄地看蓝傲琛的背影。

    看着看着,便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叶西见觉得身上松快了许多,也不觉得头晕了。

    撕掉退烧贴,摸了下自己的额头,好像是烧退了。

    刚翻了个身,就看到蓝傲琛躺在自己身边,跟她盖着一床被子,闭着眼睛,睡姿规规矩矩的,好像还没醒。

    叶西见愣住了,有点儿不太敢动弹,盯着他看了两眼。

    这才忽然发现,他好像脸颊有点儿微红,不太正常的样子。

    昨天他们接吻的时候,她还在发着烧,不会是传染给他了吧?

    她暗忖了下,这次吸取了教训,没有直接去摸他的额头,被窝里的手,悄悄钻到了他那边,摸了下他的手。

    确实有点儿烫,至少比她手心的温度,要烫得多了。

    不会真感冒了吧?

    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去摇他的肩膀,“琛哥?你发烧了?”

    蓝傲琛睡梦之中也是微微拧着眉头的,眉心中央像是怎么也抹不平。

    躺在那儿,表情只是略微有了丝变化,还是没醒。

    叶西见有点儿急了,立刻爬下床去穿衣服。

    因为她和蓝傲琛都没穿衣服,她也不好叫医生过来,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转身又拿着他的衬衫,坐到了他身边,往他身上套。

    只穿了一只袖子,便没办法了,她一个人就算抬得动他的上半身,也没法同时把他另一只袖管穿进去。

    好不容易,把他的头和肩膀,抬到了自己腿上垫着,刚抓住他另一只手,忽然间,便察觉到,他反握住了自己的手。

    她愣了下,垂眸望向他的脸,蓝傲琛正静静睁着眼,望着她。

    “我没事。”两人对视了几秒,他低声朝她道。

    叶西见有些不自然地,别开了视线,问他,“确定吗?不会是被我传染了吧?”

    蓝傲琛没说话,抓着她的那只手,微微一用力。

    叶西见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扯着倒在了床上,扑到了他怀里。

    “我……”她下意识地想挣扎。

    “老老实实地,陪我躺一会儿。”没等她挣脱开,蓝傲琛便在她脑袋上面沉声道。

    叶西见于是就不动了,任由他紧紧抱着她,脑袋缩在他怀里,他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她连脑袋都没法动一下。

    隔了会儿,忽然觉得有哪儿不对劲。

    她现在未免也太孬了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而且,她脸贴着他的胸膛,能明显地感受到他的体温变化。

    从刚刚的滚烫,慢慢恢复了正常。

    睡在他这边的被窝里,鼻尖充斥着他身上沉木的淡淡香味。

    还夹杂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气味。

    她反应过来的同时,脸一瞬间就烧了起来,“你该不会是……”

    她又不是小学生啊,跟朋友之间说点儿带颜色的笑话什么的,看了点儿带颜色的小说书,多少也明白一点儿的!

    根据他刚才的表现,很有可能,刚才是做了什么梦了!

    蓝傲琛顿了下,淡然回道,“你若是想现在浴血奋战,我自然也不介意。”

    叶西见拼命推开了他,跳下床,往后退开了几步,瞪圆了眼睛回道,“我介意!!!”

    蓝傲琛一双深邃的墨色眸子,盯着她,没说话。

    叶西见被他看得有点儿后背发毛,结结巴巴地又道,“我……我刷牙洗脸去了,我得上学去了!”

    她这辈子,从未如此迫切地想念学校,恨不得现在立刻插了翅膀飞到学校去,离蓝傲琛越远越好!

    说完,便转身冲进了隔壁卫生间,关上了门。

    想了下,又回身把卫生间门给反锁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